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魏尚進 哥倫比亞大學金融與經濟學教授

Tik Tok之戰有可能讓美國蒙受損失

2020-08-13
Wei.jpg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發誓要阻止Tik Tok在美國的使用,隨後,這款流行短視頻應用軟件的母公司——位元組跳動(ByteDance)一直在與微軟進行瘋狂談判。想必,它是打算在禁令生效前儘快賣掉這家子公司。

當然也許,甚至很可能,特朗普的真正意圖不是禁用Tik Tok,而是迫使它以較低的價格賣給美國買主。特朗普曾經說,他希望買主“很美國”。他甚至認為買下Tik Tok的公司應當向美國政府付一筆費用,因為是政府的威脅性禁令把價格壓下來的。

儘管特朗普的行為有可能讓美國獲得短期收益,但它卻給美國的利益——更不用說國際和國內商業規則——帶來嚴重的潛在風險。說到底,政府要是以為他們可以隨意勒索私人企業的話,那商業信心又會受到什麼樣的影響呢?

位元組跳動是張一鳴在2012年創立的,當時他只有29歲。這是一個白手起家的成功故事,就像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特斯拉的埃隆·馬斯克、亞馬遜的傑夫·貝佐斯和蘋果已故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一樣。張是一位不斷創業的企業家,他還參與創辦了其他幾家互聯網公司,如“九九房”,這是一個在線的房地產搜索和交易平台。

位元組跳動在中國有許多受歡迎的數字產品,包括與谷歌新聞類似的中文新聞聚合平台“今日頭條”。但在美國、印度和其他140多個國家,位元組跳動最有名的產品是Tik Tok,它允許用戶快速而方便地創建、編輯和發佈短視頻。這款應用非常火爆(有人說它會上癮),尤其在年輕人當中。它是2018年、2019年全球下載量最多的社交媒體應用之一,同時它還被用來進行教學。在中國和印度,抖音(Tik Tok)上有受歡迎的英語和美國文化教程。

藉助有效的視頻推薦算法和允許用戶打賞作者的功能,這款應用在很短時間內催生了一批新的個體數字創業者。現在,很多人靠創作Tik Tok喜劇、舞蹈、語言教程和時尚小貼士謀生。抖音(Tik Tok)很快在中國成為微信、在美國和其他地方成為YouTube和Facebook的競爭對手。

由於預見到美國對中國數字產品的敏感,位元組跳動已經採取了若干措施,讓Tik Tok成為一個獨立的實體。此外,它還將所有美國用戶的數據儲存在美國的服務器上(但在新加坡有備份),並聘請迪士尼前高管凱文•梅耶擔任首席執行官。特朗普政府認為,這些措施還不夠,因為美國用戶的數據正被或將被發送給中國政府。不過美國還沒有拿出這種說法的證據來。

強迫把Tik Tok以低廉的價格賣給一個“很美國”的買主,會危及中國市場上的許多美國公司。與在美國的中國公司相比,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更多。僅2019年,美國在中國新的投資總額就達140億美元,比2018年增加了10億美元。相比之下,中國對美國的投資還不到60億美元。截至2018年,美國在華累計投資約2690億美元,幾乎比中國的1450億美元在美投資多一倍。

此外,通用汽車、通用電氣、杜邦、默克、輝瑞、禮來、百時美施貴寶、波音、耐克、可口可樂、寶潔等美國製造業巨頭,以及高盛、摩根士丹利、微軟、星巴克、肯德基、麥當勞等大型服務公司,它們都在中國保持着相當規模的業務,這部分業務有可能佔到其全球利潤的30%。

如果中國效仿特朗普的策略,沒憑沒據地指控一些美國跨國公司是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它也可以迫使這些公司把業務出售給“很中國”的買家。雖然中國政府尚未這麼做,但這種風險現越來越高。

第二個主要風險是,美國有可能在其他事情上失去中國國內的支持。當美國歷屆政府就人權、法治、知識產權、信息流通和氣候變化提出要求時,許多中國企業家、學者和其他人都會呼應這些觀點。很多中國人渴望向美國學習,這樣他們就能在中國推進這些目標。

而當美國攻擊Tik Tok和其他中國私營企業時,在中國引起的反響是截然不同的。特朗普的行動看上去似乎是在打擊中國的企業家精神,這會使中國那些主張市場導向經濟模式的人立場軟化。既然所謂基於規則治理的倡導者都在按叢林法則行事,人們為什麼還要在乎國際規範呢?

如果美國確有正當理由擔心Tik Tok威脅個人隱私或國家安全的話,它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處理這一問題。例如,美國政府可以告知位元組跳動,只把美國用戶的數據儲存在美國是不夠的,同時為Tik Tok的所有者提供足夠交易時間,以便在公開市場出售在美國的業務,而不是移交給一個“很美國”的買主。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新加坡或日本公司同樣都應被允許競購。為了將來的業務,Tik Tok應當有機會有一個合理的出售價格。

這種替代方法本可避免這種公然的徵收,以及避免目前看來可能隨之而來的風險。從本質上說,特朗普做的正是美國長期以來指責中國做的事情:不尊重私人財產,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做有罪推定,無償侵害外國公司的合法權利,利用任意的不透明規則阻止它們在國內開展業務。

特朗普政府還有時間改弦易轍,避免美國的利益受損。但是時光正在流逝,滴答,滴答……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US May Lose in Trump's TikTok War”(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