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差異為中美談判前景埋隱患

2020-01-08
Zhang-Monan.jpg

曠日持久的中美貿易戰隨着12月13日兩國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達成一致有所降溫,這對雙方而言似乎都是一場“勝利”,因為在很大程度上,第一階段協議終止了貿易戰繼續升級給中美乃至世界經濟帶來的巨大衝擊。然而,雙方在表述和措辭上的不一致也說明,在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上,雙方尚未達成共識,不確定性依然籠罩着中美關係的前景。

從目前已確知的信息看,雙方為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都向對方做出了一定的讓步。例如,中國同意向美國採購更多農產品,允許美國銀行與信用卡擴大進入中國市場。美國則取消原訂12月15日起對1560億美元中國輸美貨品加征15%關稅,9月起對約120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征的關稅稅率從15%降至7.5%。此外,中方取消了原本將在同日生效的報復性關稅,包括對美國製造的汽車徵收25的%關稅。這體現了雙方緩和貿易衝突、降低貿易戰強度的共同訴求。

其後,中美分別發佈了《中方關於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聲明》,以及《美中貿易協議的事實清單》兩個文本,其中涉及序言、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九個章節。然而仔細觀察後可以發現,中美雙方在表述和議題側重上存在較大差異。

關於“降低關稅”,中美分歧主要集中於如何執行“分階段取消對華產品加征關稅”。美國一直希望把關稅籌碼作為協議執行機制的一部分,而關稅免除是中國堅持的關鍵內容。雙方曾在2019年 5 月接近達成一項協議,按照這份協議,隨着時間推移,雙方互征的所有懲罰性關稅將被取消。

關於“擴大貨物和服務貿易”,中美差異主要體現在具體金額方面。美方表示“中國承諾在未來兩年內進口美國各種商品和服務,並集中在製造業、能源、農業和服務業這四個主要領域,其總額在中國2017年這些商品和服務進口額的基礎上增加不少於2000億美元”。而中方表述則是“具體內容和數據今後再發佈”,並強調將“遵循世貿組織(WTO)規則和市場化、商業化原則,增加從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進口優質、有競爭力的產品和服務”。中方的聲明中並未提及具體數額。中國有關官員只強調,除農產品外,中國將按照市場化原則和WTO規則,按照需要,在能源、製成品、服務等領域擴大從美進口的規模。在中美貿易談判中,美國對華貿易赤字自始自終都是一個關鍵的目標變量。對於第一階段文本的購買金額,國際上有許多聲音表示疑慮,認為美國的這種要求是在全球範圍內“扭曲市場力量”的不公平採購,而鑒於中國實際採購能力有限,如此龐大的採購額也難以達成。

關於“雙邊評估及爭端解決機制”,美方表示第一階段達成了一份歷史性和可執行的協議,並建立了強有力的爭端解決機制,以確保迅速有效地落實和執行。另據美國媒體報道,美方在第一階段協議文本中納入了“快速撤回機制(snapback)”條款。按照美方表述,如果中國按季度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規模比協議規模低10%以上,美國對華關稅就將恢復至先前水平。而中方則聲稱,“第二階段磋商將取決於第一階段協議的落實情況”。

關於“第二階段貿易磋商時間”,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表示,“下一階段的談判會立即開始,而不是等到2020 年美國大選之後”。中方則未提及具體時間,而是表示當務之急是把第一階段協議簽下來、落實好,後續磋商什麼時候開始進行,有待雙方工作層繼續商量。相較之下,特朗普的表態似乎更加急迫,顯示出其為緩解彈劾案壓力以及助推2020選情而攢取政治籌碼的意圖。

雙方在表述和措辭上的不一致為未來埋下隱患,中美之間的分歧與對立仍具有長期性和嚴峻性。就目前而言,第一階段協議如何落實,如何評估,未來如何啟動並推進第二階段貿易磋商,這些問題都具有高度不確定性。中美能否在2020年真正達成貿易協定仍懸而未決,而美國大選後特朗普政治壓力消退,中美貿易戰或否再升級也未可知。對於全球經貿能否重回正常秩序,我們並不十分樂觀,WTO上訴機構停擺就是一個強烈的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