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余永定 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前會長

特朗普如何在幫助中國

2018-11-06
e.jpg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美國政府今年初發起的中美貿易戰正在迅速升級。特朗普政府已經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同時對另外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了10%的關稅。除非兩國領導人能在下月舉行的布宜諾斯艾利斯G20會議上達成協議,否則情況可能還會惡化。而這個消息對中國比對美國更為有利。

到目前為止,中國一直拒絕屈服於美國的壓力。雖然實施了報復,但它在行動上保持着適度,以避免事態過度升級。但沒有理由認為曾經威脅要對所有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特朗普政府會轉向。畢竟在特朗普看來,一個存在雙邊貿易逆差的國家肯定是被它的合作夥伴佔了便宜。

當然實際情況是,美國與中國進行貿易所付出的代價遠不及它所得到的好處。首先,由於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成本低廉,美國消費者花更少的錢就可以買到從鞋到電子產品等各類商品。

此外,美國存在巨額經常賬戶逆差,這意味着它從其他國家——特別是中國——借的錢遠遠超過放貸。沒有中國資本的流入,美國財政部將面臨更高的利率,從而增加政府的債務融資成本和房主的抵押貸款成本。

對華貿易逆差的確讓美國蒙受了就業損失,但流失的只是那些低工資崗位,並且被其他領域的新就業所抵消。據美中貿易委員會2006年的報告,美國在接下來四年里流失的50萬個製造業崗位將由同等數量的服務業新就業所補償。這些預測是否成為現實是另外的問題,關鍵的問題是——並且永遠是——美國能否實現經濟結構的升級,並確保在國內更公平地分配國際貿易所帶來的好處。

也許,對這種成本效益的計算正是歷屆美國政府樂於保持對華貿易逆差的原因,哪怕他們表面上假裝反對。中國政府大體上也滿意這種安排,雖然部分中國經濟學家一直警告說,出於某些關鍵原因,對美貿易順差並不符合中國的長遠利益。

首先,對美國的順差意味着不斷累積外匯儲備。正如已故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魯迪·多恩布殊所指出的,對於較貧窮國家的居民來說,更有意義的做法是把他們的資源投向提高國內的生產率和生活水平,而不是購買美國國債。而中國開始持續保持貿易順差的時候,它的人均收入剛剛超過400美元。

而且,儘管中國是外國直接投資的主要接受國之一,但它未能把所有的資本轉化為經常賬戶逆差,為不斷增長的國內投資和/或消費提供資金。相反,通過持續保持經常賬戶順差,中國建立起了並不合理的國際投資地位:雖然已經積累大約2萬億美元的凈海外資產,但十多年來卻一直保持投資-收入逆差。

美國國債不僅回報率低,而且並不像看上去那麼安全。畢竟,美聯儲隨時可以認定其債務負擔過重,進而印刷更多的美元,利用通脹減輕其債務。在更極端的情況下,它甚至可以扣押中國以美元計價的海外資產。

簡單說就是,相對世界市場來說中國的體量過大,它的經濟迫切需要進行重新平衡。雖然2008年以來中國在這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但其外貿在GDP的佔比(37%)和出口在GDP的佔比(18%)仍然遠遠高於美國、日本和其他大型經濟體。

但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經常賬戶的迅速惡化將對它構成嚴峻挑戰。如果中國必須減少對美貿易順差,它就必須同時減少對東亞經濟體的貿易逆差。而這種再平衡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可能真的非常嚴重。

中國有必要停止積累外匯儲備。如果要積累外國資產,那麼這些資產應該比美國國債更有利可圖。無論如何,中國都應該減持所費不菲的外國國債。為此,它必須平衡進出口,同時通過消除地方政府不惜一切爭奪外來直接投資或用其他形式進行不當干預的動因,為在中國市場運營的外國公司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

最後同樣重要的是,中國註定將在自主創新與創造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以減少對外國技術的依賴,因為外國技術一向不容易獲得,而且會越來越難以保證其安全。

對中國當局來說這些目標並不新,但由於特朗普的貿易戰,中國的決策者們如今是以新的緊迫感來追求這些目標。從這個意義上說,貿易戰可能最終讓中國因禍得福。

2005年,當美國政府迫使中國讓人民幣升值的時候,小布殊總統的經濟顧問委員會成員菲利普·施瓦格寫道:“如果中國貨幣像一些人所說的被低估27%,那麼美國消費者一直是從所有中國製造的商品上得到27%的折扣,而中國人一直在為美國國債支付27%的溢價。”施瓦格斷言美國的決策者肯定明白這一點,而且他們“一定要明白,自己那些非常公開的喊話只會讓中國人更難採取行動”。

但正如斯瓦格爾所承認的,也許這才是關鍵所在。美國推動中國讓人民幣升值其實是一種“狡詐的企圖”,是讓中國付出代價來維持美國從固定匯率中獲得的“巨大利益”。即使這只是一個意外,但最終它卻是“讓美好時光延續的絕妙策略”。

有特朗普在,那些美好時光大概就得結束了。特朗普聲稱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在“很多年前就讓那些代表美國的笨蛋蠢貨們輸掉了”。但作為一個傻瓜讓人們記住的,卻最有可能是他自己——一個拙劣的、反覆無常的領導人,他對中國發動攻擊只是讓中國經濟變得更為強大,而且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讓美國付出了代價。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How Trump Is Helping China”(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