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是否正把「過分的特權」武器化?

2018-08-23
1.jpg

特朗普政府看來偶然發現了把美國“過分的特權”武器化的方法。這個詞語的創造者是上世紀60年代的法國財長、後來成為法國總統的吉斯卡爾·德斯坦,它指的是美國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發行國所獲得的好處。

在全球經濟動蕩時期,“過分的特權”意味着避險資金的流動有利於美國的金融環境,尤其有利於“零風險”的美國國債市場。如果這種流動與美聯儲短期利率的緩慢上升以及美國政府的大規模財政擴張相結合,全球性的動蕩實際上可以讓美國在經濟上跑贏世界其他國家。

特朗普總統的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最近誇口說:“來自世界各地的成千上萬億美元資金正流入美國,因為我們的經濟、我們的投資者、我們的勞動力現在是碾壓式的。我們是碾壓式的。”要知道,外部資金流入美國,是因為此處有更好的經濟前景和對短期利率的更高預期,但同時也是因為國外的經濟動蕩加劇。而這一次,國外經濟動蕩的部分原因是由於白宮所採取的經濟行動。

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已經形成了一種弔詭安排:只要全球經濟風險上升,資金就會流入美國,美元就會升值。哪怕經濟動蕩來自美國本身亦不例外。

美國房地產泡沫破滅的時候,其金融體系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閉後幾乎處在凍結狀態。即使在這種極端危險的環境下,全球資金流動仍然青睞美國,使美聯儲得以迅速下調利率,向經濟注入資金,而且還不存在資金迅速外流和貨幣危機隨之而來的風險。

正如許多發展中國家意識到的,這是一種過分的特權。經濟危機通常導致本國和外國投資者撤離,因為他們要為自己的資產尋找避風港。 在極端情況下,這種“突然的中斷”會引發貨幣危機。但由於美元是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當情況不妙時,所有人都會逃向安全的美國資產,尤其美國國債這種在全球最具流動性的市場上交易並被視為風險最小的一類資產。

這也許就是“過分的特權”最大的好處所在。當然也有弊端,比如幣值不適當地過高,從而導致出口競爭力喪失和經常賬戶出現巨額逆差。不過,人們通常還是認為它的好處更大。

最重要的是,美國受益於更穩定的宏觀經濟,因為不存在貨幣危機的風險。美國欠的都是本幣債務,所以它唯一要做的就是印更多的美元。這有助於緩和資本主義從繁榮到蕭條的周期。當世界其他地方出現問題的時候,所有人都趨向美元,從而讓美聯儲有了更多的政策空間去刺激經濟。

1980年以來,所有導致避險資金流向美國的經濟危機往好里說是意外,往壞里說是因為市場參與者和決策者的愚蠢。例如,許多人認為美聯儲不夠謹慎,未能預先阻止房地產泡沫,但卻沒人指責美聯儲是惡意製造房地產泡沫,以獲取更多的權力。不過說到底,美國的決策者還從來沒有為了吸引避險資金和降低美國利率,尤其是長期利率,而刻意製造經濟危機。

我們有可能正在進入一個新的時代。特朗普政府不大可能考慮並以一種有預謀的方式製造當前這場對美國經濟前景有利的經濟動蕩。而且,是一系列因素共同起作用,才使這一切成為可能。不過事實是,美國似乎正“贏得”與中國的貿易衝突,而且肯定對土耳其佔了上風。

就土耳其來說,由於經常賬戶逆差持續擴大,以及政治干預讓人們對土耳其央行的有效性失去信心,這個國家的經濟已經有大的麻煩。對經濟觀察人士而言,土耳其本來就走入經濟困境,上演着一場教科書式的新興市場危機。

然而,特朗普政府出於政治原因對土耳其實施經濟制裁,把土耳其經濟推向了崩潰邊緣。這是典型的經濟脅迫,而且,人們對危機蔓延到其他新興市場的擔憂正促使避險資金流向美國。

這一回,資金流入美國經濟的過渡機制格外強大,因為聯邦政府正通過減稅和巨額支出法案實施大規模經濟刺激。其結果是美國長期利率較低(美聯儲正在調升短期利率,雖然十分緩慢),政府能夠以相對低的利率借錢,經濟刺激措施的成本更小。這自然會讓人們對美國經濟前景產生更大的信心,進而出現良性反饋環。

中國的情況也是自身使然,但同樣,特朗普政府發起的貿易衝突似乎比它的對手更能傷害到中國經濟的前景。拉里·庫德洛甚至認為中國經濟“看上去糟透了”。儘管言過其實,但中國股市確實正處於熊市,而且自2018年4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已經將近貶值10%。

中國市場低迷的部分原因是北京掀起債務去槓桿運動,同時加強了對中國地方政府基建項目融資的監管。然而,白宮的經濟制裁顯然意在給中國帶來痛苦。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們加劇了經濟的不確定性,導致出現有利於美國的避險資金流動。

關於這一點,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院長李曉指出,中國經濟崛起“實際上是(中國在)美元體系中的地位上升”。雖然中國從美元體系中受益,並成為這一體系的主要支持者和風險承載者之一,但從結構上說它仍然處在從屬的地位。

與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一樣,中國在全球貿易和金融方面對美元多有依賴,其國民儲蓄中的相當一部分也是美元。儘管北京具有政治優勢,中國服從於政治的經濟讓它能承受更多經濟上的痛苦,但中國仍被逼進了牆角。特朗普政府越是加大賭注,北京就必然越擔心資本外流和金融不穩。

似乎特朗普政府通過在國外製造經濟危機找到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方法。然而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把美國“過分的特權”武器化與特朗普一心想減少美國貿易赤字是背道而馳的。

也許特朗普最終想要的,是世界經濟崩潰引起美元大規模反彈。這樣一來,美國就會有更多的貿易逆差,成為全球經濟中的最後消費者,這是“過分的特權”內置的一種天然穩定器作用。但這也意味着龐大的貿易逆差和美國工業全球競爭力的喪失。

特朗普不顧一切地使用經濟制裁和關稅,這種做法正在釀成許多意想不到的後果。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以這種方式濫用“過分的特權”,有可能給美元的主要國際儲備貨幣角色帶來長期災難。目前沒有可行的替代者,但為了鞏固自身經濟而製造經濟危機,作為一個儲備貨幣發行國,它也許很快會發現,全世界對其國際經濟管家角色的信心正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