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

特朗普對中國貿易訛詐背後的政治因素

2018-08-01

在中美兩國政府發佈首輪關稅清單後,特朗普政府又升級了雙方的貿易矛盾。美國談判代表辦公室公布了新一輪高達2000億美元的加征關稅清單,覆蓋了大量美國民眾的日用消費品。美國財長姆努欽稱除了中方讓步以外,並沒有其他解決問題的辦法,兩國的談判已經瀕臨破裂。這一表態無疑進一步加劇了外界對於這場貿易對抗的擔憂。在解決中美經貿問題上,特朗普採用了和在朝核、北約類似的策略。特朗普的支持者們稱之為“極限施壓”,即利用美國在一些領域上的優勢不斷向對方施加壓力,最終迫使對方讓步。但事實上,這種策略與訛詐並沒有本質區別。在經貿領域,該策略並不能通過威懾讓對手放棄抵抗,與之相反,美國的經貿對手會採取報復行動,從而令局勢不斷升級。在這種局面下,美國也將承擔相當大的代價。美國的一些政界和商界精英已經看到了這種風險。國會兩黨議員一致向財長姆努欽表達不滿,眾議院議長瑞安稱,關稅不應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近期,美國經貿代表團訪問中國,希望延續和擴大兩國之間的商業合作。

諸多研究表明,加征關稅的做法無法解決中美兩國經貿的不平衡問題。一些企業表示,為了避免用戶流失,企業將墊付部分關稅。另一些企業也可能採取轉口加工的方式規避關稅。無論採取何種方式,增加的成本都將由兩國企業和消費者最終承擔。這將削弱兩國的消費能力和商業活力,拖慢經濟增長。《金融時報》稱,貿易戰將摧毀特朗普所有的經濟成果,特朗普不會不清楚這一點。但是,人們往往忽略了特朗普如今已經是一名政客,除了讓美國再次偉大以外,特朗普更關注如何讓自己更長久的掌握總統大權。中美貿易戰有利於特朗普繼續在國內推行反建制、反全球化的理念,使其在今年的中期選舉和2020年大選中得利。這場經濟衝突並不是中國與美國兩個國家之間的貿易戰,而是特朗普針對兩國支持全球化、支持自由貿易、支持中美協作群體的一場戰爭。

首先,特朗普將利用這場貿易紛爭讓各界接受中國作為美國“戰略競爭對手”的定位。中美關係今天的波折讓人們難免記起四年前兩國之間的良性互動。在奧巴馬任內,中美在氣候變化、宏觀政策協調等領域保持着積極的合作勢頭,也能夠通過對話手段妥善處理“網絡安全”等新議題。這種中美在全球領域協作和及時處理矛盾的態勢給了雙方通過合作共贏邁過“修昔底德陷阱”的希望,愈發接近基辛格所述“中美共同演進”的理想目標。然而,這種建設性態勢卻不利於特朗普讓美國選民相信他的“美國優先”經濟民粹理念。中美兩國存在的眾多對話機制和合作默契也形成一股慣性,使美國內部存在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的擔憂。特朗普無理、粗魯、單邊的貿易訛詐做法試圖打破這種慣性和中美兩國的合作習慣,讓雙方客觀上形成高度對立的局面。這樣,他就能夠在即將舉行的中期選舉中繼續向選民灌輸危機感和緊迫感,將自己塑造為一位“戰時總統”。

其次,特朗普有意借貿易戰繼續打壓美國國內的建制派和全球化支持者。特朗普的主張和訴求並不能代表絕大多數的美國民眾。特朗普上任後的一系列政策帶有很強的保守色彩,新移民、跨國公司、知識精英等受益於全球化的人群並不在特朗普的考慮範圍。這也導致特朗普勝選後主流媒體對其批評聲不斷,美國精英擔心特朗普會將美國引入到一條更加封閉、守舊的道路。中美經貿關係是美國所主導的全球化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進而成為特朗普攻擊的目標。特朗普希望利用惡性的貿易競爭形成兩國產業界的“脫鉤”狀態,改變美國跨國公司的運營布局,讓更多跨國公司迴流成為美國的本土公司。這種做法將使支持全球化的企業和利益集團受損,而反對全球化的人群將從中獲益。

最後,特朗普將藉此加強對跨國公司的控制。跨國大型企業是美國經濟的支柱,在美國經濟、政治等各領域擁有不可比擬的影響力,是美國政治中最強的遊說力量。冷戰後的美國歷任總統均有重要產業集團支持的背景,在國際領域,這些政治強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成為了跨國公司的代言人。但特朗普卻有所不同。跨國公司在其競選過程中採取觀望態度,勝選後,美國科技巨頭、金融企業等市值居於美國前列的公司也有意與特朗普保持距離。特朗普粗暴解僱前國務卿蒂勒森更讓跨國公司加深了對於特朗普的擔憂,因為後者被視為美國企業界最受尊敬的職業經理人之一。跨國公司的這些擔憂和疑慮很有可能轉化為對特朗普反對者的支持,這是特朗普十分擔心的情況。在中美貿易衝突中,特朗普一方面將中國作為訛詐目標,另一方面也利用中國方面的反擊措施來脅迫美國跨國企業。在後續談判過程中,特朗普將利用跨國公司對於中國市場的需求和對中國方面報復措施的恐懼提出要求,從而在與跨國公司的博弈中佔據主動。這將消除特朗普長期執政的潛在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