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押注美中經濟關係未來

2018-05-03
a.jpg

今年,美國實施了一系列威脅破壞美中經濟關係和全球經濟的貿易行動。根據三項幾乎從未被援引的貿易法,美國啟動了五次貿易調查,特朗普總統將對進口自中國的幾千種貨物徵收或宣布徵收關稅。

北京對此展開了針對性的反擊。至此,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貿易保護主義升級態勢已經成形,一場極具破壞力的貿易戰也並非完全不可能發生。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行為激進的同時也令貿易與投資領域的緊張態勢得到緩解,機會增多變得不無可能。

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貿易政策與過去85年美國政府一貫遵循的方針大相徑庭。特朗普之前的13位總統,無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都一直將貿易視為互惠互利、彼此共贏,而這會促進經濟增長以及國家間的友好關係。但特朗普視貿易為零和遊戲,認為這場遊戲會帶來明確的贏家和輸家。對於特朗普及其顧問團隊而言,美國相對中國龐大的貿易逆差意味着美國在與中國的貿易競爭中正逐漸成為輸家,而美國輸掉比賽正是因為中國作弊。因此,特朗普大談發動並打贏貿易戰,因為中國人對美國市場的依賴高於美國人對中國市場的依賴。

這些想法極其荒謬。但就算特朗普將雙邊貿易逆差這種全球經濟中的無關指數賦予意義(貿易流中有2/3都是中間貨物,一部蘋果手機中只有3.6%的價值是由中國人創造的,但整部179美元的手機卻全被算成從中國進口,這進一步拉大了貿易逆差),事實卻是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中美之間的這種貿易摩擦就開始加劇了。

貿易失衡、違反貿易規則指控、補貼國有企業、操控產業政策、歧視外國企業及其他貿易投資保護主義措施在過去十年里一直困擾着華盛頓。美國步履蹣跚地走出一場極具破壞力的經濟衰退後,愕然發現中國已經取代自己一躍成為世界最大製造國,並着眼於跳躍式地不計任何代價在科技前沿超越美國。奧巴馬總統——某些程度上小布殊總統也一樣——尋求通過訴諸WTO爭端解決機制來處理與中國的貿易問題,同時鼓勵受中國影響的國內行業通過訴諸相關美國貿易法來緩解傷害。此舉不失為明智,因為這兩種辦法都沒有將美國政策目標設定為“解決”貿易失衡。但現在回想起來,美國抨擊中國的科技重商主義並迫使北京停止強迫技術轉讓和竊取知識產權,這或許顯示出美國過於自滿的心態。

從特朗普採取的一系列貿易措施來看,201調查保護的太陽能電池板和大型家用洗衣機都是小菜一碟。這一措施在經濟上是愚蠢的自我鞭撻,但這些爭端不會給兩國雙邊關係帶來深刻影響。出於維護國家安全考量出台的針對鋼鋁製品的232調查,刺激北京推出了一些報復性措施,但同樣,這並不是攸關兩國關係生死的爭端,只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被放置腦後。

而更具重要意義的是301調查,因為它直搗中美經濟關係中最重要的核心問題。特朗普發動的單邊主義行為加劇了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崩潰的危險。

這一次,特朗普政府似乎執意要讓中國政府和那些被指控多年以來竊取知識產權和強迫轉讓技術的中國公司付出代價。這種方式的問題是,首先,如果美國需要用來製造產品的原材料、部件和其他中間產品受到關稅影響,美國企業和消費者也將為此支付更高的價格。此外,來自中國的報復性措施將嚴重影響(很可能拉低)出口銷售收入。同時,如果美國言出必行,真的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這將令其他政府變得毫無顧忌,在自身需要時隨意出台關稅政策。這種連帶損害將是極其深遠的。

本周,特朗普政府官員正對北京進行訪問,預計雙方將就尋求解決貿易問題進行協商。中國方面或許希望通過承諾購買更多的波音飛機和更多穀物來換取一時安寧。而美國方面或許會要求在關稅以及開放服務市場和投資市場上享受對等待遇。但是,中美關係中一個長期存在的摩擦之源就是規則與信任的缺位,而規則與信任是各個國家承諾進行創新與科技商業化的基石。過去十年來的高科技貿易摩擦已經接近演變成各國科技自給自足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外國公司、外國資本和外國研究者都將被禁止進入他國市場。這種狀態帶來的結果將是對兩國企業和消費者的懲罰,同時令世界變得更加貧瘠。

美中兩國間穩定而增長的商業關係對於全球經濟福祉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解決我們目前面臨的問題的一個更明智、更持久的方法應是要求華盛頓和北京列出各自的所有不滿,將這些不滿擺到檯面,共同探討這些雙邊貿易或投資協議中的不滿是否以及在何種程度上可以得到解決或緩解。對於出台一份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前景,美國和中國仍未嚴肅地予以對待,而鑒於目前的氣氛,這種談判將很難展開。但是否還有比雙方通過白紙黑字、簽訂文書來解決紛爭更好的方法來避免一場危害極大的貿易戰,我們仍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