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如何輸掉一場貿易戰

2018-02-01
S6.jpg

從保護主義出發,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政府保護美國工人免受特朗普所謂“可怕貿易協定”之“屠戮”的這場公開運動,已經從夸夸其談轉向了採取行動。遺憾的是,這種做法往好里說是向後看,往壞里說有可能招致報復,徒然加劇美國中產消費者的困境。貿易戰就是這樣打起來的。

中國顯然是靶子。1月23日按《美國貿易法》第201條對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徵收的所謂保護性關稅,直接針對的是中國和韓國。重要的是,這一行動可能是系列舉措的開始。

去年8月,美國貿易代表對中國發起知識產權、創新與技術開發三大領域的“301調查”。它有可能導致後續制裁。而且,關於進口鋼鐵威脅國家安全的所謂“232調查”,也劍指中國這個世界最大鋼鐵生產國。

對於一年前在就職演說中承諾“保護(美國的)國界不受生產美國產品、偷走美國公司、毀掉美國就業的其他國家蹂躪”的總統來說,這些行動並不出人意料。但這也正是問題所在。雖然特朗普政府疾呼“美國優先”,但美國很可能發現自己是輸掉貿易戰的一方。

首先,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關稅與這兩個行業的全球供應鏈演變是完全脫節的。太陽能電池板的生產早就從中國轉移到了馬來西亞、韓國、越南等地,這些國家如今佔美國太陽能設備進口的2/3左右。作為主要外國洗衣機供貨商的三星,最近則在南加州開了一家新的家電生產廠。

而且,特朗普政府狹隘地盯着與中國的嚴重雙邊貿易失衡,仍在忽略廣泛得多的宏觀經濟力量,它導致美國出現與101個國家的多邊貿易逆差。國內儲蓄不足,又想消費和增長,美國就必須進口國外的儲蓄盈餘,保持經常帳戶和貿易逆差,以吸引外國資本。

因此,不解決儲蓄過少的根本原因,只盯住中國或其他什麼國家,就會像從一側擠壓水球,只能把水擠到另一側。由於最近通過了減稅法,美國未來十年的預算赤字至少會擴大1萬億美元,國內儲蓄壓力只會加劇。在這種情況下,保護主義政策會對美國本已處於困境的外部融資需求構成嚴重威脅,從而給美國利率、美元匯率或兩者都帶來壓力。

而且,預計美國的貿易夥伴會以牙還牙,使美國靠出口帶動的經濟增長面臨極大風險。譬如,作為美國第三大及增長最快出口市場的中國,其報復性關稅可能沉重打擊大豆、飛機、多種機械和汽車零部件等美國對華主要出口產品。當然,中國還隨時可以減少購買美國國債,進而嚴重影響金融資產的價格。

最後,必須考慮現有的貿易流動慣性可能帶來的價格調整。2010年以來,海外低成本生產的競爭壓力已經讓美國太陽能裝置的平均成本減少70%。新關稅將推高進口太陽能電池板的價格,等於給能源消費者加稅,也讓更多地使用非碳燃料的努力受挫。可以預計,進口洗衣機的生產商也會有類似回應。大型外國供應商LG電子剛剛宣布,每台洗衣機提價50美元,以應對美國加征關稅。在特朗普政府的首次小規模戰鬥中,美國消費者已經是失敗的一方。

與特朗普口頭強硬相反,貿易戰沒有制勝戰略。這不意味着美國政策制定者應該對不公平貿易行為置之不理。WTO爭端解決機制正是為這一目的而設計,這些年相當有效地維護了美國的利益。1995年WTO成立以來,美國將537起爭議中的123起提交給了爭端解決機構,其中包括針對中國的21起。雖然WTO的裁決費時費力,但裁決結果往往對美國有利。

作為一個法治國家,美國無法在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貿易體系之外運行。要說有的話,那就是特朗普政府退出TPP的悲劇。TPP本來可以提供一個新的強有力框架,解決中國貿易行為帶來的困擾。

同時,對於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市場運作,美國完全有權利堅持要求公平準入。多年來,世界各國簽署了3000多個雙邊投資協定確保這種公平待遇。美國和中國沒有這樣一個協定是突出的例外,其不幸結果就是制約了美國企業參與中國國內消費市場快速擴張的機會。隨着貿易關係日趨緊張,美中投資協定取得突破的希望幾乎已不存在。

貿易戰是屬於輸家的。這也許是對承諾讓美國將再次“獲勝”的總統的終極諷刺。1930年,參議員里德.司穆特和眾議員威利斯·霍利做了同樣空洞的承諾,導致保護性關稅的實施,加劇了大蕭條,破壞了國際秩序。可嘆的是,現代史上最痛苦的教訓之一已經被遺忘了。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How to Lose a Trade War》(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