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的貿易謬誤

2017-09-19
S3.jpg
運輸集裝箱在格魯吉亞花園城的格魯吉亞港務局碼頭等待運輸。 美國對外貿易赤字在去年年底上升到三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2012年3月14日(美聯社)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似乎有意要犯一個危險錯誤:為降低貿易逆差對美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據報道,他8月份在橢圓辦公室的一次會議上對顧問們說:“我要關稅。”然而,加征關稅可能是徒勞的,甚至弊大於利。美國商品貿易逆差揮之不去的背後原因,是無法靠關稅來糾正的。

特朗普總統的憤怒似乎主要針對中國。就在2017年8月14日,美國貿易代表宣布根據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對中國侵犯知識產權展開調查。中國的實體非法抄襲美國知識產權的確是一個由來已久的貿易問題,動用301條款會讓特朗普政府得以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而廣泛的關稅。果真如此,這種懲罰性行動要麼可能導致中國報復,嚴重影響美國的企業,要麼讓美國在WTO接受中國的挑戰,因為301條款偏離WTO多邊框架。

儘管實際上美國政府中對中國貿易做法最持批評意見的斯蒂芬•班農已經離開白宮,但這些舉措還是實施了。為什麼特朗普政府如此執迷於關稅這個更常見於100年前的貿易政策呢?

按斯蒂芬·班農的話說,特朗普政府一直認為美國正在“與中國打一場經濟戰”。的確,中國意圖追趕發達經濟體,並願意為國內技術發展投入巨資,這不是什麼秘密。如果成功,中國因其龐大的規模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使美國的全球經濟影響力下降。

但美國仍可通過與中國正面競爭,發展高效的科技投資項目,來保持技術上的優勢。無奈,特朗普政府的怒氣直指美國龐大的經常賬戶逆差,這一數字2016年為4690億美元,特朗普上台後仍處在類似水平。特朗普政府認為這是不公平貿易行為和“糟糕的”貿易協議的產物,所以政府不僅瞄準中國,還有韓國、德國、其他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成員國以及任何與美國有貿易順差的國家。

這方面韓國的情況尤其說明問題。韓國作為對遏制朝鮮核和導彈發展計劃舉足輕重的美國親密盟友,卻成為被逼着重新談判美韓自貿協定(KORUS)的目標。特朗普稱該協議是“破壞”美國的“可怕交易”,威脅在短期內予以終止。在本屆政府來看,難辭其咎的就是在KORUS生效後的2012年到2016年,美國對韓國商品貿易逆差翻了不止一番。

然而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對韓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翻番主要發生在兩個領域:電子產品和汽車。這兩個領域要麼並不受協議的影響,要麼將來才會受協議的約束。

事實是,2016年美國與100多個國家有貿易逆差。讓美國經常賬戶逆差30多年來揮之不去,實有更根本性的原因。簡單說就是,美國長期存在着國內儲蓄赤字。當一個國家的儲蓄不敷投資與消費需求的時候,它就必須進口資本(資本賬戶盈餘),而這種關係的另一面就是經常賬戶逆差,就美國而言驅動經常賬戶逆差的就是龐大的商品貿易逆差。

這種逆差當然給美國流通商品的生產帶來可怕後果,上世紀80年代以來尤甚。人們對美國鐵鏽地帶存在大量廢棄工廠的事情耳熟能詳。不能低估產業空心化給美國中西部地區造成的社會問題,它讓特朗普在2016年贏得了總統大選。

不過,美國是國際經濟社會中相當幸運的一員,因為美元迄今為止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儲備貨幣,所有人都願意以低利率借錢給美國。這樣一來,美國公民就能不斷以遠遠超過國內儲蓄的能力進行消費和投資。

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它們要囤積大量美元抵禦投機性狙擊,並作到未雨綢繆。極為諷刺的是,華爾街的投機活動迫使較窮的發展中國家儲蓄過多,導致前美聯儲主席本•伯南特所說的“全球儲蓄過剩”。這些儲蓄以美元形式保存,且大部分迴流到美國,導致利率走低,而這又抑制儲蓄,鼓勵消費。其他經濟體如何得到美元呢?就是通過出口多於進口,這樣就有了對美貿易順差。

特朗普政府要想認真解決美國貿易逆差問題,就應該關注美元及其巨大的國際影響。美國的“囂張特權”——不在乎入不敷出,因為外國人對美元永遠有興趣,甚至被迫以低利率購買美國債務——讓美國的金融和產業精英獲益匪淺,同時,與其他方式相比也讓中下層獲得了更高的消費能力。削弱“囂張特權”將給多數美國人帶來嚴重後果。也許最糟的是,失去“囂張特權”將削弱美國的防務投資能力和地緣政治影響力。

特朗普政府的全盤經濟民族主義正專註於對付貿易逆差,並打算對進口商品加征關稅。但這是重大而極度危險的謬誤。只要美國提供主要儲備貨幣,貿易逆差就會存在。加征關稅就像打地鼠遊戲,壓下一個國家的逆差,另一個國家又會冒出來。只有美元全球作用的價值和重要性不斷下降,久而久之才會導致經常賬戶逆差減少。但此舉的成本可能遠大於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