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軍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

特朗普的假想敵

2017-03-20
S6.jpg

上個月,中國紀念經濟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逝世20周年。正是改革開放,讓這個國家迅速攀上了全球經濟階梯的頂端。而就在此時,經濟開放正面臨著威脅。如今,領導美國的是這樣一位總統,他相信“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辦法就是讓美國與世界隔絕。

特別是唐納德·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態度可謂咄咄逼人,他聲稱中國用貿易政策“強暴”美國,包括人為壓低人民幣的匯率。無論特朗普會採取什麼具體措施,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美國對華經濟政策顯然將更加強硬,甚至有可能觸發一場貿易戰。然而,對中國金融政策立場的深度研究顯示,中國並不是美國的敵人。

就在幾個月前,中國遭遇了遏制人民幣持續貶值和給過熱的房地產市場降溫的迫在眉睫的挑戰。這絕非易事,更重要的是,由於當局竭盡全力遏制人民幣的貶值,中國的外匯儲備快速縮水。

形勢如此嚴峻,以至於一些國際投資者和經濟學家建議政府放棄對房價的控制,重點支撐匯率,就像日本、俄羅斯和東南亞國家做過的那樣。他們覺得,中國不可以讓來之不易的外匯儲備付諸東流。

但自從2015年8月人民幣與美元局部脫鉤以來,中國人民銀行一直儘力避免用干預手段支撐人民幣匯率。隨着中國經濟不斷放緩以及美國持續復蘇,人民幣匯率在不斷下跌。

一些觀察人士也許想知道,中國人民銀行是否故意允許人民幣貶值,以便趕在特朗普贏得美國大選(很多人預計他會削弱美元)之前加強中國的貿易競爭力。也許是這樣,但中國人民銀行並沒有主動去讓人民幣貶值。

特朗普出人意料地當選美國總統,已經堅挺的美元進一步升值,這使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加大。從2015年夏到去年年底,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約15%。隨着人們對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的預期迅速升高,更多的投資者將資金撤出了中國。

中國人民銀行不得不採取更有力的行動遏制人民幣下跌。為穩定人們對匯率的預期,它加強了對短期資本流出的管制,同時進一步延續之前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努力(即從固定中間價制度轉變為以市場為基礎的一攬子匯率),在人民幣參考貨幣籃子增添了11個幣種。至此,中國的匯率風波得到平息,人民幣匯率建立起雙向波動區間,這是朝人民幣匯率機制市場化方向邁出的重要一步。

中國人民銀行在特朗普1月份就職前採取以上措施,適時地讓特朗普指控中國操縱匯率變得缺乏事實依據,因為中國人民銀行的干預是為提振而不是削弱人民幣。雖然持續限制短期資本流出可能還是會受到攻擊,但這種批評也是沒有什麼道理的。

長期以來,人們對中國的跨境資本流動管制一直爭論不休。幾年前,大多數經濟學家都建議中國開放資本賬戶,從而消除上海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關鍵制度障礙。

但在林毅夫和余永定等知名經濟學家看來,中國資本賬戶完全開放對中國風險極大。他們還指出,沒有證據證明資本跨國自由流動是經濟持續增長的必要條件。

正如近來的經驗表明,中國利用合格境外境內機構投資者的可調整配額來管理短期跨國資本流動,仍然是保護匯率和外匯儲備的有益手段。作為一個擁有大量儲蓄的、金融市場不發達的國家,中國自知必須謹慎行事。

誠然,當中國經濟形勢需要的時候,當局也曾採取措施減少對資本流動的管制。大約20年前,為吸引外來投資進入製造業領域,為促進出口和經濟增長,中國開始允許甚至鼓勵經常項目的開放。但直到2008年,為抵銷大量資本流入給人民幣帶來的升值壓力,中國的決策者才允許本國企業向海外投資。即使如此,這種投資也需要符合特殊條件。

同樣的,2013年中國建立了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探索如何便利短期資本流動,滿足美國和IMF的金融開放要求。但是,為了減輕可能的金融風險,中國在不斷構建其資本項目可兌換監管框架。

中國還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這一浩大工程將為亞太及其他地區國家加強貿易投資關係建立有型的和體制性的架構,從而加快人民幣國際化。在當時,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併購受到極大鼓勵,其目的是為2008年金融危機後出現的過多資本和過剩產能提供出路,就像美國為歐洲戰後重建而實施“馬歇爾計劃”。

鄧小平曾經對中國官員說,面對新的挑戰要 “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着應付”。到目前為止中國正是這麼做的。中國按照自己的需要和邏輯謹慎地推進金融開放,不管特朗普說什麼,這些都不會讓中國成為美國的敵人。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rump's Imaginary Enemy(2017-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