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唐新華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氣候變化與生態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

地球日氣候峰會牽動國際氣候治理進程

2021-04-19
1127363307_16191048402101n.jpg
4月22日晚,應美國總統拜登邀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領導人氣候峰會,並發表題為《共同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的重要講話。新華社記者 黃敬文 攝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2021年的地球日將極不尋常。全球仍在和新冠疫情大決戰,全球氣候變化的“灰犀牛”更是加速到來,國際氣候政治大博弈進入全新階段。美國總統拜登將在4月22-23日主持召開氣候領導人峰會,這為全球氣候治理進程增添了巨大不確定性。拜登召集的地球日氣候峰會將圍繞哪些議題,又將如何影響全球氣候治理進程,備受全球矚目。

爭取全球氣候治理領導權。拜登在競選期間就強調美國必須“再次領導”全球氣候治理進程,並將氣候議題作為其競選的“王牌”。他上任第一天即簽署系列行政令,並重返《巴黎協定》,但目前尚未公布其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目標(NDC)。拜登政府急於在地球日期間召開全球氣候領導峰會的戰略目的,就是要在重返氣候治理進程後贏得新的話語權和主導力,以4月22日世界地球日為契機,藉助全球氣候危機狀態和碳中和大趨勢,以所謂“氣候正義”旗號推動全球“碳中和”新議程。美國總統氣候特使約翰·克里稱,“召開本次峰會對於確保美國在2021年真正彌補過去四年的損失時間及在聯合國氣候大會的作用至關重要”。重返《巴黎協定》後召集盟友和夥伴國家塑造新的國際氣候治理進程,重塑美國對全球氣候新秩序的領導權是拜登政府的戰略核心。

2℃還是1.5℃?《巴黎協定》目標是將全球平均溫度升幅控制在2℃以內,並繼續爭取把溫度升幅限定在1.5℃。由於《巴黎協定》是以NDC形式自下而上地開展減排承諾,2℃目標顯然比1.5℃目標給予發展中國家的發展空間更大。但是,拜登政府卻想借地球日峰會將全球溫控目標提高到1.5℃。克里在年初慕尼黑安全大會上反覆稱,“如果要防止氣候危機帶來的最嚴重後果,我們必須將地球變暖的溫度限制在1.5攝氏度以內”。由於1.5℃目標深受廣大小島國集團支持,再加上今年極端天氣災害放大了全球氣候危機的國際輿論,此次峰會美國將極力說服參會國將全球氣候治理進程目標從2℃提高到1.5℃。

美國更新NDC。美國國家氣候顧問吉娜·麥卡錫1月27日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美國新政府將確保美國的NDC在世界地球日峰會前公布。美國原計劃在年底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締約方大會第26次會議(COP26)前公布其新的NDC,但為了增強美國在國際氣候治理中的底氣和對其他國家要價的砝碼,它大概率將在此次峰會前公布。克里近期也表示,保持1.5℃極限,制定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路線圖是關鍵。因此,美國新的NDC將錨定1.5℃和2050年碳中和兩大目標,並以此對發展中排放大國進行對等施壓。

重啟主要經濟體能源與氣候論壇(MEF)。拜登上台後一直計劃重啟MEF,該論壇是2009年4月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發起的,參與國由佔世界溫室氣體排放量80%的17個國家組成。克里近期在多個場合表示要重啟該論壇,稱“拜登總統已指示我和我們的團隊在4月22日峰會前舉行一次世界所有主要排放國峰會,我們將特別要求所有主要排放國在前往格拉斯哥COP26時提高氣候行動雄心”。MEF原來的主要作用是協調主要國家共同推進《巴黎協定》談判,而拜登政府此次重啟MEF的側重點是在全球推動“碳中和”目標廣泛協議,從而逐漸擺脫《巴黎協定》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中的“共同但有區別責任原則”,特別是對發展中排放大國際施加新約束。

重建綠色聯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近期訪問北約總部時表示,氣候變化為美國與同盟國面臨的全球性三大危機之一,要重新構建美國的同盟體系。拜登在發佈氣候行政令時也強調,“本屆政府的政策是考慮氣候因素應成為美國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重建以應對氣候危機為重點的綠色聯盟,將成為拜登政府重塑以“氣候安全”為中心的國際權力體系的支柱。為此,克里已於3月8-10日前往倫敦、布魯塞爾和巴黎,與歐洲國家一道緊密協調氣候政策立場,並與英國政府代表協調將於年底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COP26。美國兩黨領袖也都把重建美歐合作關係視為領導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支柱,欲重整美歐氣候合作紐帶“雄心聯盟”。克里在慕尼黑安全大會上還表示,拜登將在4月峰會期間與G7、G20、北極理事會協調政策立場。另外,拜登政府還計劃在“印太戰略”框架下與印度加強合作。

當前,全球氣候安全與氣候治理正處在關鍵期,需要國際社會在聯合國框架下推進《巴黎協定》的全面實施。中美兩國已發表應對氣候危機聯合聲明,這為全球氣候治理進程注入了正能量。地球日氣候峰會也應秉持公平原則、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和各自能力原則,推動落實《巴黎協定》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發達經濟體在減排行動上應率先做出表率,兌現承諾,承擔應有的歷史責任,這樣才能推動國際氣候治理走向公平與正義。環球同此涼熱,氣候變化是人類在21世紀將要面對的最大共同安全威脅,要戰勝這一巨大挑戰需要以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全球安全觀來推動全球的安全、和平和可持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