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錯失更多抗疫良機釀成的悲劇

2020-08-19

我今年4月份發表的第一份新冠疫情報告,側重點主要是疫情從中國向西歐和美國蔓延,以及從華盛頓到布魯塞爾等西方國家抗疫動員遲緩,控制疫情失敗。

由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發佈的我的最新報告《錯失更多抗疫良機釀成的悲劇》,則重點關注那些疫情中新錯過的機會,以及全球最大經濟體為此付出的人力成本和經濟損失——特別是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

按照目前的速度,到8月底,全球確診病例可能超過2500萬。如果速度不減下來的話,到今年年底,這一數字可能飆升到5000萬至6000萬,死亡人數可能達到150萬至170萬。而且,正如4月份報告所預測的,事實將證明這場災難在美國尤其嚴重。

這份新的報告展示了在過去一個季度里,由於舊的公共衛生系統崩潰,過早結束隔離,以及政策不斷失誤,我們如何錯過了更多的機會,世界低、中、高收入經濟體如何因此而蒙受了附帶損害。

2月中旬,世衛組織和中國的聯合報告就得出結論,認為中國堅定而嚴格地使用非醫藥措施控制新冠病毒在多種情況下的傳播,為全球應對疫情提供了重要的經驗。通過採取這些標準化措施控制疫情,中國經濟開始反彈。相比之下,正如第一份報告所預測的,那些遲遲才開始動員抗疫的經濟體,它們第二季度的情況是災難性的。

在美洲,由於美國未能遏制疫情,且危機管理不善和過早結束了隔離,再加上拉美地區相對貧窮,衛生系統較弱,導致當地出現了全球最嚴重的區域性危機。不過,加拿大以往的記錄表明,儘管該地區風險上升,但適當的預防措施還是可以發揮作用的。

與全球經濟體相比美國各州受疫情影響最大

今年1月,特朗普總統曾就中國成功遏制新冠疫情向習近平主席表示祝賀。但由於特朗普政府反應遲緩,危機管理不善,未能遏制疫情在美國蔓延,特朗普後來改變了他的立場。為了贏得連任,白宮指責中國造成疫情,並急劇升級貿易戰,把貿易戰擴展到了技術、金融和外交領域。

然而與白宮的說法相反,這場全球疫情的發展實際上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主要涉及湖北武漢的中國病例,而且很快就得到了控制。第二階段主要發生在西歐和美國,尤其是美國,而且不斷推動着全球大流行。

為了全面理解負面溢出效應的規模,我們且把美國各州看作獨立的經濟體。假如這些州是主權實體,那麼到8月為止,全球25個受病毒影響最嚴重的經濟體中,有近1/4是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和紐約州位居前10,只排在巴西、印度、俄羅斯甚至南非等大型經濟體之後。

不過,除非按人口規模進行調整,否則這些匯總數據很難反映實際的情況。為更有效地了解疫情的嚴重程度,讓我們把重點放在人口調整後的數據上(每百萬人口的病例數)。從這個角度看,在全球感染病毒最多的25個大型經濟體中,美國的州佔了23個。在這個序列中,路易斯安那州、紐約州、佛羅里達州、新澤西州和密西西比州排在智利前面。即使是人口眾多、病毒感染嚴重的巴西,也落後於美國的許多州,包括小小的愛荷華州(320萬人)和康涅狄格州(360萬人)(見圖表)。

圖表 全球經濟體和美國各州疫情*

丹.jpg

截至2020年8月1日的累計確診病例

來源:Worldometer、Difference Group

新冠疫情發展的兩個階段

我的最新報告研究了所有主要經濟體的新冠疫情發展進程,涉及到官方通報第一起病例的時間、疫情的擴散、有效二次傳播的人數(Rt值)、傳播類型、曲線變平、新的加速擴散,以及對新一波疫情的潛在敏感度。

雖然這種病毒是中國最先正式記錄的,但歐洲和美國反應遲緩、控制失敗和過早結束隔離加劇了這場全球大流行。疫情儘管是在湖北武漢暴發,但它的源頭卻更為複雜。

在高收入組中,西歐主要經濟體(德國、法國、英國和意大利)、美國、加拿大、日本和韓國1月底報告的第一宗病例都與中國有關。然而,後來確診的病例卻與來自西歐的旅行者和本地傳播有關,與來自美國、亞洲、中東和中國的旅行者也有一定關係。

中等偏上收入經濟體(阿根廷、巴西、中國、印度尼西亞、墨西哥、俄羅斯、泰國、土耳其)和中等偏下收入經濟體(孟加拉國、埃及、印度、肯雅、尼日利亞、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的第一宗病例有一半與中國有關,另一半則與西歐甚至日本、中東和美國有關。不過,後來確診的病例則與西歐和本地傳播有關,在一定程度上也與美國、中東和日本有關。

低收入經濟體(阿富汗、剛果、埃塞俄比亞、馬達加斯加、莫桑比克、蘇丹、烏干達和也門)的第一宗病例與西歐有關,在較低程度上與中東、日本和本地傳播有關,而後來確診的病例與本地傳播有關。

中國反彈,美國歲月逝去

用人均收入(大致反映了生活水平)增長預期的下降來衡量,疫情影響對大多數經濟體來說是毀滅性的,而對於疫情暴發前已經困難重重的國家來說相對最嚴重。

在高收入經濟體中,大多數國家可能會面臨5-7年的停滯。而在那些情況特殊的經濟體,如意大利和日本,先前已有的挑戰正在導致更嚴重的衰退。

在中等偏上收入經濟體中,中國,也許還有印度尼西亞,可能會順利渡過危機,而不會出現負面收縮。就中國而言,經濟反彈是因為相對成功地遏制了新冠疫情。至於印度尼西亞,它的長期增長潛力推動了經濟復蘇,不過,檢測率過低仍使它的整體狀況不明。而大多數國家已經失去5-7年的發展,一些拉丁美洲的經濟體,如巴西和阿根廷,失去的時間可能是其他同等收入國家的兩倍。

此外,較貧窮經濟體的經濟受破壞程度可能遠高於目前人們所知道的。由於檢測水平極低,加上新冠病例數字被低估,像剛果民主共和國和也門這類國家,它們的日常實際情況與官方公布的低病例數據出入極大。一些人過早死亡也許被歸因於“之前的健康狀況”,而不是因為這次疫情。

更糟的是,前沿研究表明,新冠肺炎的發展有可能因為病毒的不良突變而擴大。最初,病毒在中國武漢和亞洲主要是原始的D變異,今年3月在西歐和美國進化出一種新的G變異,之後的感染主要是這一類。這令人不安。較貧窮的經濟體可能很快會面對毒性更強的病毒,而西方國家的封鎖和旅行限制迄今為止一直是有限的。

激進單邊主義的巨大代價

多邊主義在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失敗進一步加大了人力成本和經濟損失。令人震驚的是,世衛組織最新的籌款目標僅佔世界(目前)累計產出損失的0.01%。

強有力的全球多邊行動,將遠勝於單邊行動(成本只是單邊行動的零頭),而單邊行動加劇了這次疫情已經造成的損害。

2020年上半年,僅主要經濟體用於緩解疫情附帶損害的財政刺激計劃,就已經達到11萬億美元。這些計劃的最終成本還會高得多,並可能導致主要經濟體出現一系列債務危機。

不幸的是,要戰勝新冠疫情和隨之而來的經濟萎縮,最需要的正是所有主要經濟體超越政治分歧的多邊合作。然而,一場錯誤的指責遊戲似乎更對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的胃口。

西班牙流感最致命的並不是第一波,而是第二波。如果人們到現在還不汲取這一慘痛教訓的話,那麼,一場有可能導致疫情延綿不絕和全球經濟蕭條的巨大危機會給他們上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