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誰更具有優勢?

2020-03-24
289.jpg

美國對外政策近年發生重大轉變,從奧巴馬政府被動應對大國競爭,到特朗普政府確定中俄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美國正式放棄單極格局,進入“大國競爭新時代”。基辛格2018年對特朗普如此評價:“也許是美國歷史上不時出現的標誌一個時代終結並迫使美國放棄舊有幌子的人物”。美國的精英界定其大國競爭政策為“確保美國實力和經濟活力,維持地區力量平衡優勢,清晰表達美國利益與紅線”,以保持一個自由、開放的世界。

弗里德曼曾把經濟全球化描述為“圍繞各種網絡而建立的體系”,互聯網普及和信息革命使這些虛實網絡結成立交複合、互聯互通的“大網絡”,把各國緊密連接在一起。

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各國對全球化複雜變化、非傳統安全威脅層出不窮、地緣政治矛盾凸顯深感困惑。“大國競爭新時代”的來臨將帶來新的國際格局和競爭模式,主要大國關係被不斷刷新重塑,其所代表的不同政治經濟制度和發展模式對經濟全球化與全球治理的影響有很大不同,成為各國政府和眾多學者反思和比較的焦點。在這次應對新冠疫情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時,不同制度下國家的治理體系和發展模式應對全球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收效大相徑庭,競爭力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新冠疫情暴發後,中國憑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國家治理體系的強大動員、執行力,迅速啟動從國家到基層的公共衛生應急機制,採取了一系列有力有效的措施,控制疫情蔓延。同時,中國政府根據形勢變化出台各項財政和貨幣政策,包括超常規、階段性措施,如加強信貸、減免企業稅收,千方百計支持企業復工復產,保障供應鏈、產業鏈暢通。黨和人民同心同德,收效明顯。

記得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來襲,中國與其他主要經濟體“同舟共濟”阻擊金融海嘯和經濟衰退,在G20嶄露頭角,發揮了全球性大國作用,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治理體系的優勢。這次面對新冠病毒施虐,中國再次充分展示其制度和模式“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強大能力,為其他國家抗擊疫情和國際合作提供了經驗。

目前,美國、伊朗和意大利等歐洲國家疫情日趨嚴重,下一步新冠疫情如何發展尚難逆料。這對一國經濟政治制度及其治理體系在應對危機時的動員執行能力將是嚴峻考驗。

值得注意的是,近來美國學者推出“資本主義衝突論”,把中國為代表的“國家宏觀調控+市場經濟”的社會主義經濟發展模式定性為“國家資本主義”,把美國為代表的資本主義制度定性為“自由精英資本主義”,強調資本主義已經“統治世界”,社會主義“皮之不存”,認為兩者不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競爭,而是兩種“不同資本主義模式”之間的競爭,承認前者有經濟增長較快的特點,突出後者包含的“自由民主”要素,以從根本上抹殺中國政治制度、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模式、獨特國家治理體系的制度性優勢。

如果認同上述觀點,美國冷戰結束時宣稱世界政治制度競爭的“歷史終結”、美國“獨步世界”時代就將長期持續下去,即使世界邁入“大國競爭新時代”,美國代表的資本主義制度也不會過時,只不過國際秩序貼上了“後資本主義”標籤。

特朗普政府對外政策轉向大國競爭後,正推行對中國的“脫鉤”,特別是科技封鎖,如今有些人更是利用新冠疫情對全球供應鏈的短暫衝擊鼓噪供應鏈重構,為美國對華脫鉤政策添加“依據”。蓬佩奧、羅斯等美國官員先是借新冠疫情鼓動美國企業回歸,再以供應鏈臨時斷裂為藉口敦促美國企業尋找替代供應商。這些做法脫離了經濟全球化範疇的公平競爭,是赤裸裸的霸權國家對新興大國的打壓和遏制,是“惡性大國競爭”。美國尋求與中國脫鉤的政策在全球化大趨勢下難以完全實現,但試圖以抹殺中國制度優勢來抬高漏洞百出的美式資本主義制度,經濟全球化就會被扭曲,全球供應鏈會脫離正常軌道,應對公共衛生危機等非傳統安全威脅的國際努力所需要的大國合作也將受損,進而危及國際社會的整體利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今年美國大選逐漸白熱化,民主黨競選人桑德斯、沃倫等不僅自稱是“社會主義者”,其提出的競選綱領也含有大量旨在消除美國社會日益嚴重的不平等現象的“社會主義思想”。

看來,中美製度和治理體系優劣之爭還將持續相當長時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重要的是,中國要堅持制度等四個自信,堅定不移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時力所能及地提供全球公共產品,為世界和平和經濟增長繼續做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