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黎洪和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

適用於朝鮮的越南模式

2019-03-04
b.jpg

來到越南河內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舉行第二次峰會的朝鮮35歲領導人金正恩並不僅僅是為了與美國就核問題達成協議。他的長期目標是要讓他的國家擺脫外交孤立,從多年國際經濟制裁中得到解脫,改革貧困的“隱士王國”,從而使自己在未來幾十年內繼續掌權。

在繪製國家未來的路線圖時,金正恩有可能發現越南過去30年的經歷是最有用的可效仿模式。這也是他本周單獨對越南進行的雙邊訪問同樣具有重要意義的原因,這一點在圍繞特金會的大肆宣傳中不應該被淹沒。

今天的朝鮮與上世紀80年代後期開放並實施所謂“革新(Doi Moi)”的市場改革之前的越南有許多相似之處。那時越南實行的也是由效率低下的國企主導的指令性經濟。過多的國防支出導致普遍的貧窮和落後,由於佔領柬埔寨,該國還面臨著嚴厲的國際制裁。經過30年改革後,越南經濟增長30倍,2010年擺脫了低收入狀態。現在越南是世界上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貿易總額為GDP的兩倍多。

更重要的是,雖然越南沒有被金正恩這樣的強人統治,但越共對權力也有類似的壟斷。越南過去30年的經濟改革加強了越共的統治,尤其提高了黨在國內和國際的合法性。毫無疑問,這會讓非常擔心自身和政權安全的金正恩感興趣。

在對外關係方面,越南同樣曾經是美國的死敵。直到1994年美國才解除對越南的經濟禁運,為來年兩國關係的正常化鋪平道路。自那時以來,美越雙邊關係穩步加強,直到今天達到了准聯盟水平。如今美國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場和第十一大外來投資方,越南則是美國公司日益重要的市場,也是美國地區安全戰略中的重要合作夥伴。

如果金正恩真心想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實行經濟改革,那麼越南提供的模式比中國模式更適用。首先,越南的體量與朝鮮更接近。相比之下中國有超過14億人口,它給予中共的政策實施空間是朝鮮和越南望塵莫及的。其次更重要的是,金正恩不希望因為採用中國模式而顯得更依賴中國,因為從長遠看這會讓朝鮮變得更脆弱,破壞它與美國關係正常化的努力,後者正日益把中國看成是威脅。

與上世紀80年代越南不得不先解決柬埔寨問題,然後才能擺脫國際制裁併開始與美國關係正常化一樣,朝鮮也必須先解決它的核問題,之後才能指望從美國獲得可觀的回報。而且,考慮到雙方面臨的巨大風險,指望通過區區幾輪談判來達成重要的美朝核協議也是不現實的。

儘管如此,由於這是第二次峰會,我們有理由相信雙方將爭取在河內有具體的進展。金正恩需要有一些積極成果來表達他的善意,促進與美方的進一步談判。特朗普則需要另一件外交政策戰利品,在2020年總統選舉前鞏固他在國內的地位。談判的一個可能結果也許是更清楚地定義朝鮮半島的“無核化”,或者美朝試圖發表聲明正式結束朝鮮戰爭。自從1953年根據停戰協議停火以來,這場戰爭從技術上說仍在進行中。

不管峰會結果如何,金正恩也許都願意從越南與美國的交往中吸取另一個政治教訓。一些越共領導人曾經擔心美國企圖通過“和平演變”顛覆他們的政權,也就是通過鼓勵越南的自由經濟和政治改革,最終侵蝕黨的統治。為減輕這種擔心,2013年的美越雙邊聲明寫入了雙方彼此尊重對方政治制度的承諾。

本周朝鮮也可能想從美國那裡得到類似的承諾,指出破壞金氏政權不符合美國的利益。在目前以及未來幾十年里,美國在東亞的重中之重是遏制中國的崛起。就像越南自從“革新”以來越來越獨立於中國,一個更有經濟活力的不那麼孤立的朝鮮遠比一個貧窮而依賴中國的朝鮮更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

確實,我們不應當對第二次美朝峰會有太多的期待。我們不知道金正恩是否會認真考慮放棄他的核武器,我們不知道特朗普究竟有多大誠意與朝鮮接觸。但正如過去30年美越關係顯著改善所顯示出來的,敵意不一定是永遠不變的。如果朝鮮尋求走越南的道路,美國也將受益。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Vietnam Model for North Korea”(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