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友明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美國忌憚金磚機制染上「俄羅斯色彩」

2024-06-09
王友明.jpg
2024 年 5 月 30 日,金磚國家科學院院長會議第二天的全體會議。金磚國家首腦會議將於 2024 年 10 月 22 日至 24 日在喀山舉行。

在俄烏衝突延宕未央之際,俄羅斯輪值做東金磚主席國。更為難得的是,今年恰逢金磚大規模擴員後的開局之年,俄勢必將利用這一機遇拓展其外部戰略空間,進而最大化其全球戰略利益。

縱觀金磚18年的發展進程,輪值主席國幾乎都將自身利益訴求嵌入金磚議題,從而使金磚打上東道主烙印。同理,飽受美西方圍堵打壓的俄羅斯無疑會在今年的“大金磚合作”中竭力推進如下四大目標,從而使金磚染上濃厚的“俄羅斯色彩”,而這種色彩恰恰是美國最為忌憚、懼怕和防範的。

首先,俄羅斯力推建立“金磚國家能源夥伴關係”。

早在2014年7月,俄總統普京就提出建立“金磚國家能源聯盟”的構想。俄羅斯提此倡議緣於擁有豐厚自然資源的底氣,其天然氣儲量高居世界榜首,石油探明儲量佔世界9%。俄羅斯雖非歐佩克成員,但能源產業和能源政策對世界能源格局的影響舉足輕重,僅憑富蘊的能源稟賦,就足以讓其金磚成色不容懷疑。為此,利用今年東道主之便構建“金磚國家能源夥伴關係”,這一提法顯然與普京的“金磚能源夥伴聯盟”構想異曲同工。

俄羅斯稱,金磚能源夥伴關係旨在確保金磚國家能源供應和能源安全,更有利於提升金磚國家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議價權和影響力。當前,能源富集國沙特、伊朗、阿聯酋等新成員的加入使得“大金磚”站在塑造全球能源未來的前沿位置。為此俄能源部副部長謝爾蓋·莫恰爾尼科夫稱,俄將通過“深化金磚國家能源系統性合作、加強新能源技術創新、提升金磚在全球能源議題中的作用”三大舉措構建金磚能源夥伴關係,以此塑造金磚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決定性角色。如果石油探明儲量居世界第一的委內瑞拉能在俄推動下如願加入金磚,則金磚國家對全球能源格局的決定性影響更不言而喻,委總統馬杜羅倡導石油貿易“去美元化”的主張自會讓美國不寒而慄。

第二,俄羅斯主張構建“金磚國家糧食交易體系”。

俄對構建金磚糧食合作機制熱衷已久。金磚國家大多為糧食生產大國,擴員前的金磚國家糧食總產量已佔全球產量近一半,其中俄羅斯糧食年產量達1.3億噸左右,出口量超過6000萬噸。憑藉自身在全球糧食產業鏈和供應鏈中的大國地位,俄提出構建金磚糧食交易體系的倡議,意在以金磚國家糧食優勢為槓桿撬動全球糧食治理格局,拉升金磚國家在其中的制度性權力,提高糧食議價權和話語權。

對俄羅斯而言,此倡議更意在利用金磚糧食合作,打破美西方對自己的極限制裁和打壓,進而使糧食和化肥供應成為俄經濟外交工具箱中的“利刃”。據《南華早報》報道,普京已批准相關提議,俄正積極協調推動建立“金磚糧食交易合作體系”。外界普遍認為,一旦俄如願推動建成該體系,將對全球糧食供應格局產生震撼性效應,美澳等西方國家則失去在全球糧食市場准入、份額、議價等機制中的壟斷地位或主導權。同樣,這也將助推全球南方國家在糧食貿易中實現本幣交易和“去美元化”進程。

第三,俄羅斯竭力推進成立“金磚之橋”支付體系。

早在俄烏衝突之前,俄政學界主張建立金磚金融體系的呼聲就不絕於耳。衝突爆發後,美西方揮舞金融制裁大棒,將俄主要銀行悉數踢出SWIFT支付體系,使其金融安全遭遇重大挑戰,也讓俄各界主張脫離西方金融體系的願望愈發熾烈。接棒金磚主席國後,按照去年金磚南非峰會的部署,俄羅斯央行和財政部積極協調其他成員國相關部委,加緊研究和起草金磚國家支付工具和支付平台的可行性論證報告,並將如期在10月喀山峰會前提交建設性方案。

據俄媒體報道,俄已將金磚支付體系命名為“金磚之橋”,意在金磚成員國之間搭建獨立的貿易和投資支付體系,以確保金磚國家免受美西方一級和二級金融制裁,進而推動國際金融體系多元化進程。此舉得到金磚新成員伊朗的積極呼應,今年年初,伊朗宣布已和俄羅斯接通銀行間通信和轉賬體系,表明兩國已經拋棄西方把控的SWFIFT體系。

第四,俄羅斯主張搭建“金磚國家人工智能治理框架”。

人工智能已深刻改變人類生產生活方式,成為決定大國博弈成敗和未來國際格局走向的重要因素。美國依靠技術優勢,企圖建立全球人工智能單邊治理體系,招致俄羅斯與其他金磚成員國的抵制和反對。俄已將人工智能界定為未來國際戰略穩定的前沿要素,提出了相關治理準則,並有意聯手其他金磚成員國在新一輪科技革命的關鍵領域成為主角。為此,俄學界建議及早啟動“金磚人工智能研究組”,構建金磚人工智能治理框架和監管標準,聯合進行相關技術研究、人才培養和政策協調,並為處於劣勢地位的發展中國家爭取技術可及性權利,確保全球南方國家共享人工智能紅利及其安全防護。

上述四大目標雖帶有東道主俄羅斯色彩,但大多數主張符合其他金磚新老成員的利益訴求,畢竟,這些倡議和構想與金磚機制的宗旨同頻共振,都是為了打破美西方壟斷的國際利益體系,進而實現全球治理格局“再平衡”。然而,俄羅斯的自身意志不可能全部化為金磚國家的集體意志,在推進這些目標的進程中,內外製約因素不可小覷。內部而言,成員國都有自身的利益考量,在議題和目標設置上不可能是鐵板一塊。外部而言,美國不會坐視不管,定會竭力利用其超強實力地位阻擾上述目標實施。美國會利用與沙特的傳統盟友關係,恩威並施阻擾其與俄羅斯等金磚國家構建石油聯盟,更不會容忍其推進石油貿易“去美元化”。同樣,美國會利用其巴西第一大投資國身份,施壓巴西農業部門禁止與俄羅斯等金磚國家構建糧食合作體系。

一言概之,喀山峰會是俄烏衝突爆發後俄首場主辦的全球性峰會,身處困境的俄羅斯定會用足用好金磚東道主身份,“金磚俄羅斯年”呈現的亮點不會遜於去年風光無限的“金磚南非年”。預計俄羅斯將在“加強多邊主義,促進全球公平發展與安全”峰會主題框架下努力推進四大目標,以攜手金磚國家打破美西方“基於規則的秩序”,建立反映世界力量對比的國際新體系,合力構建公正合理的多級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