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國觀智庫首席研究員

朝鮮半島緊張局勢與地區戰略穩定

2022-09-14
a.jpg

朝鮮半島形勢自2020年再次趨向惡化以來已到了一個新的臨界點,東北亞地區的戰略穩定再次面臨嚴峻挑戰。

首先,半島可能爆發新的核危機。在幾年相對低調發展後,今年朝鮮已進行了近20輪包括洲際彈道導彈在內的各種導彈試射,並顯露出可能進行新核試的跡象。美韓則陸續開展多種軍事演習,並於8月底在時隔四年後恢復了 “乙支自由之盾”大規模聯合軍演(朝鮮立即將之稱為“瀕臨核戰爭邊緣的玩火行為”)。2018年半島形勢緩和存留的唯一成果“雙暫停”不復存在。在此形勢下,日韓兩國要求加強美國延伸威懾的呼聲越來越高。可以預見,一旦朝鮮進行新核試,一場新的朝核危機將瞬間爆發。

其次,南北雙方發生突發事件的可能性上升。今年春俄烏戰爭爆發後,朝韓雙方都迅速選邊站,南北關係更趨惡化。5月韓保守勢力代表尹錫悅上台後,對朝政策更趨強硬,韓美同盟進一步加強。在此形勢下,南北對話溝通已完全斷絕。2010年的天安艦事件、延坪島事件曾在南北間引發重大軍事危機,好在後來都逐步得到了緩解。但是,如果現在再發生類似事件,韓朝雙方還能使之緩解並避免軍事衝突嗎?

第三,朝鮮對其核政策做出新宣示,加大了半島危機升級、失控的風險。多年來,面對外來威脅,朝方曾多次宣示可能對美韓進行先發核打擊。但在2016年、2021年的朝鮮勞動黨第七、第八次代表大會上,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對朝核政策的提法有了變化,聲稱只要敵對勢力不使用核武器侵犯朝鮮主權,朝鮮就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然而,在今年4月26日人民軍建軍90周年的閱兵式上,金正恩重提可能首先使用核武器。金正恩的講話在美韓日引起強烈反應。其實,美國長期有對朝進行外科手術式先發打擊的考慮,韓國多年來一直在發展對朝“三軸反制體系”,日本則正在加緊討論發展“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在此形勢下,一旦半島危機再現,其急劇升級甚至失控的風險將居高不下。

第四,隨着中美、美俄關係嚴重惡化,防範與管控半島危機已變得極其困難,地區戰略穩定可能面臨嚴峻挑戰。2021年拜登上台後基本繼承了特朗普的對華戰略競爭政策,中美關係繼續惡化。美俄關係在俄烏戰爭爆發後更已陷入全面對抗。當前,美中俄三國不僅不再將朝核問題作為優先考慮事項,美國與中俄在半島問題上的分歧還進一步擴大。今年7月中俄在安理會否決對朝制裁新決議即為一例。在此形勢下,如果朝鮮持續推進核計劃,美國與盟國對朝採取更多核威懾措施,地區戰略穩定將遭到嚴重破壞,半島及東北亞地區有可能出現類似冷戰前半期“北三角”、“南三角”的對峙狀態。

面對當前十分緊張的半島形勢,有關各國決不應掉以輕心,必須儘快行動起來,為維護半島與地區和平穩定做出重大努力。

首要任務應是進行危機管控,全力防止半島再次發生核危機及其他任何突發事件,而一旦爆發危機則要全力避免其升級為軍事衝突。只有首先做到這一點,才能為下一步恢復半島無核化對話打開希望之窗。

為此,美韓應改變要求朝鮮無條件恢復對話的做法,採取積極措施鼓勵朝鮮重返對話。在恢復正式對話前,美國應與朝鮮保持“紐約渠道”的暢通,南北應先恢復2018年雙方建立的軍事信心措施。在接觸中,美韓與朝方的一項當務之急應是就恢復“雙暫停”重新達成協議或默契。

作為遠為強勢的一方,美韓還應明確向朝鮮做出安全保證,即使在重大軍事危機中也不會對朝進行先發軍事打擊,這對防止朝鮮在緊急狀態下鋌而走險、率先使用核武具有重要意義。

與此同時,中國也應與朝韓美三國恢復有關半島問題的雙邊對話。朝韓是半島的主人,中美是對半島影響最大的兩個大國,四國首先恢復對話最為重要。四方在雙邊對話中應明確表示,願為防止半島爆發新危機與軍事衝突共同做出重大努力。

在近期,聯合國安理會應考慮以減少部分制裁的方式對朝鮮進行人道主義援助,並明確宣示,如朝鮮願重啟無核化進程,將會進一步考慮根據可逆條款逐步減少對朝制裁。

其次是必須將維護東北亞戰略穩定作為一項重大任務提上日程。2017年朝鮮跨越核門檻,初步實現擁核,美國強化對朝軍事威懾與地區反導部署,東北亞戰略穩定曾受到嚴重衝擊。未來如果朝鮮按其勞動黨八大宣示的計劃繼續擴大核武庫,發展多種核實戰能力,而美國強化地區核導及反導部署,擴大對盟國的延伸威懾,則地區戰略穩定將受到更大的破壞。屆時,美日韓與朝鮮之間將無任何安全感,中俄兩國為維護戰略平衡將不得不採取反制措施,東北亞地區將出現日益加劇的軍備競賽與核安全困境。

為避免出現這一危險前景,美國應明確提出將不在東北亞重新部署戰術核武和陸基中導,更不會與日韓搞核共享,對其戰略武器平台重返半島地區進行軍演也採取審慎態度,以爭取朝鮮不恢複核試驗。

韓國新政府則應放棄加強薩德部署的考慮。這一系統不能有效應對朝鮮中短導威脅,但在美國手中卻可能削弱中國的二次核打擊能力,從而迫使中國準備必要的軍事反制手段。維護與加強軍事安全信心措施仍是中韓兩國管控在薩德問題上嚴重分歧的有效手段。

長期以來,對於中國提出的中美達成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協議的建議,美國總是以盟國反對作為拒絕的理由。但事實上,如果中美能建立這一核信心措施,不僅有利於中美兩國戰略穩定,而且有利於韓日及整個地區安全。美方應重新認真考慮中方提出的這一重要建議。

第三,最終目標仍應是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持久和平機制。對於這一點有關各國不應有任何改變與動搖。只有最終實現上述雙重目標,朝鮮半島的長治久安才能得到根本保證,東北亞地區的戰略穩定才能得到有效維護。

當前,希望立即重啟半島無核化對話是不現實的,但有關各國都應就堅持這一最終目標做出明確宣示。

各國智庫則可預先探討各方共同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和平機制的路線圖。去年中美韓的三個智庫曾就此進行多輪對話,達成了不少重要共識,下一步應爭取朝鮮智庫加入進來。這方面的努力可為未來政府間對話取得進展做重要準備。

2020至2021年,為重啟半島對話和穩定半島形勢,文在寅政府曾就美中韓朝四方簽訂終戰宣言提出建議並做出積極努力,後因美朝雙方立場差距太大而未能成功。但從長遠看,這仍將是實現半島無核化和建立半島持久和平機制須首先邁出的關鍵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