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孫成昊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

北約「印太化」與中美歐關係的未來

2022-07-15
孫成昊.jpg

在今年的北約峰會上,北約發佈了新版“戰略概念”文件。自從1991年開始,北約基本上每隔10年會發佈這樣一份文件,以闡明戰略立場,並規劃未來10年的行動路線。這份文件從一開始就受到外界高度關注,一方面是因為俄烏衝突爆發後,歐洲安全格局面臨冷戰後最大的衝擊,另一方面則是北約在美國引領下正快速推進以“印太化”為核心的“全球化”進程。

這兩方面的內容集中體現在文件對俄觀和對華觀的歷史性轉折。隨着北約盟國的不安全感上升,北約調整了此前對俄羅斯採取的“新思維”,轉而將俄羅斯定義為影響同盟安全和歐洲-大西洋地區和平穩定“最重大和直接的安全威脅”。對中國,北約認為中國“公開的野心和脅迫性的政策挑戰我們的利益、安全和價值觀”,給歐洲-大西洋安全帶來“系統性挑戰”(systemic challenge,亦有學者翻譯為“體制性挑戰”“制度性挑戰”“體系性挑戰”等)。同時,文件還多次將中俄“綁定”,渲染兩國對“基於準則的國際秩序”的挑戰。

對中俄的“綁定”實質上是拜登政府推動北約“印太化”的重要一步。烏克蘭危機升級後,拜登政府看到平衡甚至聯通大西洋和太平洋戰略的新機遇,通過協調北約與“印太”盟友的互動塑造中國周邊環境,在亞太地區渲染“中國威脅”,輸出北約“小國聯合對抗大國”的理念,以此制衡中國發展。因此,今年的北約峰會一反常態,首次邀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領導人共同參會,力圖初步構建“北約+”新機制。

然而,北約“印太化”面臨兩大阻力。一是美國與北約歐洲盟友對中俄以及歐亞、亞太兩大場域的認知並不相同。儘管新版“戰略概念”文件首次將中國列入並稱之為“系統性挑戰”,但也強調對華建設性接觸,這多少體現了北約內部在對華問題上仍存分歧。而且,文件中對俄羅斯的定位更為負面,表明北約歐洲成員國仍將俄羅斯視為歐洲安全面臨的更緊迫問題,而不是遠在亞太的中國。

二是北約與歐盟在歐洲安全主導權上的認知不會長期一致。俄烏危機迫使歐盟反思其引以為豪的“規範性實力”,意識到需要在威懾和防禦俄羅斯方面發揮更強大的作用,僅靠“軟實力”無法實現所謂的“戰略自主”。面對戰後歐洲安全格局的歷史性變化,一些歐洲學者已經意識到,只有加強自身防務建設,成為真正的一極,才不會成為“大國競爭”的工具和犧牲品,而不是永遠依賴北約的安全保護。雖然現階段歐洲追求自主的行動不會擺脫歐美同盟框架,但如果歐洲在防務領域只是依靠美國主導的北約,就絕不可能實現“戰略自主”的目標。從長遠看,這種自主與依賴的深層次矛盾將決定歐美在歐洲安全上的潛在博弈,並將對北約這一美歐同盟的安全紐帶產生重大影響。

與北約“印太化”緊密相關的問題是中美歐戰略關係的未來走向。如果歐洲逐步被美國納入對華“大國競爭”的戰略軌道,北約推動“印太化”將因為成為美歐的共同需求而加速,中國面臨的戰略環境將變得更為複雜。展望未來,中美歐關係的走向將受到三方面因素的影響。

第一個因素是,歐洲對美國的認知將決定美國能否成功拉攏歐洲。拜登執政後努力謀求重振跨大西洋關係,歐洲方面雖然期待但也保持謹慎。歐洲很清楚,特朗普的當選說明美國政治底色出現變化,這種變化對支持跨大西洋合作不利,也將影響特朗普以後的美國總統。歐洲認為,拜登執政之後的“中產階級外交”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沒有本質區別。歐洲近期對美國國內墮胎權的爭議極為關注,認為美國國內的保守主義、本土主義等思潮勢力強大,擔心這意味着在2024年,特朗普式的政治人物很可能捲土重來。

第二個因素是,歐盟推進“戰略自主”的前景將決定歐洲在中美競爭中的自主能動性。俄烏衝突確實打亂了歐盟謀求戰略自主的腳步,甚至遲滯了進程,但歐盟的決心更加堅定。尤其在防務領域,俄羅斯的行動讓歐盟更加清醒地意識到,實現“戰略自主”與自身是否擁有強大的防務能力息息相關。歐盟的“戰略自主”目標未必是脫離美國的自主,但如果歐盟實實在在地增強在歐洲安全架構中的作用,客觀上將會帶來在一定程度自主於美國的可能性。

第三個因素是,歐洲對中國的認知和相應政策將影響中歐關係的穩定性。由於歐盟對華態度的複雜性,針對不同事務和政策,歐盟會採取不同的方式與中國接觸。近兩年來,歐洲對華認知和政策逐步向消極面移動,但同時也呼籲應當與中國在氣變、全球衛生等領域繼續合作。在政策實施方面,歐盟不斷升級對華工具箱,如在意識形態上加大對華打壓甚至制裁力度,經濟上加強投資保護、產業鏈審查,軍事上英國、法國、德國等國不斷增強在印太地區的“存在感”,與美國打造針對中國的技術聯盟等。

總體看,在對華“大國競爭”這個問題上,美歐並不相同,美國的戰略目標是護霸,因此針對中國的是體系性競爭甚至對抗;歐洲的戰略目標是發展,因此針對中國的是在同一體系內的影響力之爭。儘管北約峰會再次證明,美國正努力綁定歐亞和印太兩大地緣板塊,但中美俄歐的關係絕不是簡單的美歐對陣中俄的陣營式對抗,美國力推的北約“印太化”也並不符合中國、歐洲以及地區國家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