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震 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學所研究員,法學博士

美國撤軍後阿富汗反恐何去何從?

2021-09-08

8月31日,美軍從阿富汗境內悉數撤出。然而,在美軍撤離過程中,阿富汗境內卻接連發生了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其中,8月26日的恐怖襲擊已造成至少170人死亡,包括13名美軍士兵,另有上百人受傷,臭名昭著的“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IS-K)已宣布對此事件負責。面對如此慘烈的恐怖事件,國際社會的疑慮和擔心也居高不下。美軍撤出之後,阿富汗反恐將何去何從?

對於阿富汗這樣一個戰後初定,內部部族、種族和教派矛盾紛繁,跨國恐怖分子雲集的國家來說,要想預測其境內恐怖活動的發展走向確非易事。筆者以為,理解未來阿富汗境內的反恐形勢,需要我們從三個角度來認識。

首先,阿富汗塔利班(簡稱“阿塔”)執政後,其境內跨國聖戰武裝必然出現新的分化。在全球範圍內,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成功將激勵一大批跨國聖戰勢力,後者或會把美國撤軍解讀為“聖戰士”對全球超級大國的又一次重大勝利。但是,全球聖戰勢力從來就不是鐵板一塊,阿富汗境內也是如此。其一,塔利班在阿富汗執政後,與其長期不和或對立的聖戰恐怖勢力勢必面臨塔利班政權的打擊和排擠,比如“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及與之結盟的“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簡稱“烏伊運”)等;其二,一旦塔利班執政,少數與“阿塔”關係密切的極端組織或會轉變以往激進立場,以維繫同“阿塔”的歷史聯繫,比如“哈卡尼網絡”等;其三,極個別曾經受到“阿塔”庇護的跨國恐怖組織,因為擔心塔利班履行對國際社會的反恐承諾,或會選擇離開阿富汗,乃至轉而投靠其他大的武裝組織。

其次,未來“阿塔”的政策取向將對其境內恐怖活動產生重要影響。這主要體現為三點:其一,如果“阿塔”能真正通過建立聯合政府消除國內的派系和部族鬥爭,逐步恢復國內秩序和穩定,國際恐怖組織的生存空間勢必被極大地壓縮;其二,如果“阿塔”決定完全履行對國際社會的承諾,短期內或會造成報復性恐怖活動的快速增多,但長期看會削弱其境內主要恐怖組織的活動空間和行動能力;其三,不排除塔利班選擇性地履行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只打擊與自己為敵的恐怖組織,比如“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等,但對與自己聯繫密切的恐怖組織則網開一面。可以預料,如果塔利班選擇性地履行國際承諾,它將很難化解國際社會的猜疑,更無助於其獲得國際承認和外部援助。對於“阿塔”來說,它或許可以約束這些恐怖組織不再利用阿富汗作為基地發起攻擊,但這些恐怖組織龐大的全球網絡和劣跡斑斑的血腥歷史,無一不決定了其未來仍將是塔利班手中的一塊“燙山芋”。

最後,國際社會對塔利班的政策將直接或間接地影響阿富汗反恐形勢。其一,阿富汗反恐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外部支持,這一支持既體現為消除阿富汗內鬥、推動政治和解的努力,也體現為反恐情報共享、經驗交流、裝備升級等直接支持。在反恐戰爭中,空中打擊、情報共享等往往是取勝的關鍵,而這恰恰是塔利班自身的薄弱環節。其二,如果部分周邊國家或域外大國為謀求地緣政治利益,在阿富汗反恐問題上採取選擇性合作,也會造成阿富汗反恐形勢的複雜化。其三,西方國家在塔利班問題上自相矛盾的立場或會惡化阿富汗境內的恐怖活動。一些西方國家一方面要求塔利班完全履行對國際社會的承諾,消除其境內恐怖勢力,一方面又以各種借口繼續對塔利班進行制裁,拒絕對其進行援助和支持。試想,如果塔利班無法去除西方加諸的“鐐銬”,其反恐鬥爭的意願和成效從何而來?

簡言之,未來阿富汗反恐形勢既取決於塔利班自身的努力,也需要國際社會的共同支持。只要國際社會能夠真正吸取20年來全球反恐戰爭的教訓,我們就有理由對此保持謹慎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