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

展望下個十年的中美科技關係

2020-01-10
lizheng.jpg

2010年,根據第二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共識,中美兩國建立了創新對話機制。這是中美在創新、科技、產業等領域搭建的雙邊溝通機制,意在推動深度合作,緩解潛在競爭風險。從今天的情況來看,該機制有先見之明,卻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2020年,中美科技關係又將到達一個關鍵時間點。近年來,兩國在科技領域的矛盾和分歧顯著上升。美國將中國科技崛起視為威脅,正通過國會立法和行政干預對中美之間技術、數據、資金、市場、人才的自由流動設置障礙。一些學者擔心,中美可能在未來十年走向科技脫鉤,雙方的技術產業鏈將會斷裂,並採用互不兼容的技術標準、產品和服務。

脫鉤理念與中美建立創新對話機制的初衷相悖。十年前,中美曾對科技合作的預期過於樂觀,認為兩國能在自貿談判前率先建立平等、相互開放的科技市場。這種判斷高估了商業因素在科技領域的作用,企業界的合作意願最終輸給了美國軍方和情報機構的安全擔憂。

如今,脫鉤也可能是對兩國科技競爭過於悲觀的預期。脫鉤支持者認為,安全關切將成為壓倒一切的因素,為了確保絕對安全,中美兩國將減少對對方的依賴,強化對本國科技生態的控制。

由於科學進步日新月異,預測往往會出現偏差。一種常見的偏差認為科技發展可以超出同時期的社會發展水平,這就產生了對科技進步過於樂觀的預期。另一種偏差是認為科技帶來的安全問題難以通過自我修正方式得到解決,這些問題會不斷擴大最終失控。這產生了對科技進步的安全恐慌。歷史走勢是中庸的,科技發展無法超越現實,所產生的問題一般是依靠技術手段來解決。

未來十年,影響中美科技關係的三個宏觀背景是可預期的。第一是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技術進步將維持高速發展。依靠更先進的半導體材料和設計方案,算力成本將依據摩爾定律繼續下降,到2030年單位成本可能下降到今天的7%以內。這意味着信息服務和電子產品的成本也將繼續下降。這些產品和服務在落後國家的滲透率將與發達國家接近。這種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將促使各國產業界仍然將發展和成本控制放在首位,政治和安全因素並不是業界優先考慮的內容。

第二是國際社會對科技安全的關切將繼續提升。信息技術對社會的滲透將引起政府、社會和學界的擔憂,這意味着基於工業革命建立的社會制度和倫理標準不再有效。現有法律制度無法解決機器代替人決策或個人行為被大規模複製所引發的問題。如今,不僅美國和中國,更多的發展中國家也開始意識到這一問題,並且開始對部分信息技術的應用施加限制。這種趨勢在未來十年內將會延續。

第三是只有少數平台和標準能夠在國際市場競爭中勝出。脫鉤其實是科技市場的一種常態。每個企業都希望能建立自己主導的科技生態,從市場中獲得最大利潤。2010年微軟推出自己的手機操作系統,試圖與蘋果、谷歌搶奪市場,但這一嘗試在四年後宣布失敗。科技市場天然排斥與效率和便利性相悖的系統、生態或技術路線。新的系統如果不能證明其在技術和功能上的卓越性,就很難與開發成本更低的已有系統競爭。脫鉤一旦失敗,將給主動選擇脫鉤的國家或企業帶來巨大損失。

基於以上推測,我們還不能確定十年後的中美科技關係是否會進入全面脫鉤的狀態。或許兩國企業能從技術角度找到針對當前安全擔憂的解決方案,或許脫鉤只在很小的層面和範圍內發生,或許社會擔憂促使科技界調整技術進步的方向,導致某些技術災難的最壞情景不會發生。這些假設的可能性也是中美兩國在處理科技分歧時需要考慮的。中美科技競爭不僅是兩國之間的競爭,也將給全球帶來巨大影響。這種影響是雙向的,如果對於技術問題的國際治理行之有效,那麼中美當前存在的擔憂就能通過國際社會加以解決。為了避免潛在的成本巨大的脫鉤,這應當是兩國未來十年共同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