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

如何緩解中美科技競爭的安全困境

2019-10-30
181.jpg

中美貿易戰的降溫給兩國解決其他領域問題帶來了窗口期。除經貿問題外,科技競爭是兩國關係中最突出的議題之一。在發動貿易戰的同時,美國在科技領域對中國採取了多項施壓措施,包括加強對中國的出口管制,起訴中國科技企業,對中國科學家實施更嚴格的簽證審核等。這些措施引起中國國內的激烈反對,並引發了外界對於中美科技“脫鉤”的擔憂。如今,中美雙方有機會重新思考這一問題。

中美科技競爭的突出特徵是兩國似乎陷入了某種安全困境,即美國將中國科技發展視為對其國家利益的威脅,中國則認為必須加速科技發展才能應對美國潛在的打壓措施。一方面,這種安全困境來源於當今前沿技術的軍民兩用性。例如,美國軍方認為,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等前沿技術既可以應用於商業領域,又可以應用于軍事領域。美國企業的前沿技術被他國獲取將對美國的軍事優勢帶來威脅,而如果被中國獲取將更加危險。

另一方面,美國政府認為中國有意與美國爭奪全球科技外交的主導權。中國的“數字絲綢之路”和海外5G項目將挑戰美國政府的全球領導地位、美國企業的壟斷地位和美國在網絡空間的態勢感知能力等利益。隨着中國數字版圖的擴大,美國的版圖正在縮小。

這種安全困境導致中美兩國科技企業的商業合作受到阻礙。一旦該趨勢長期延續,世界各國將質疑科技全球化的可靠性,技術擴散和商業應用的速度將顯著減慢。

緩解安全困境需要回歸問題的本源。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等前沿技術當前仍然處於快速發展之中,這些技術能在多大程度上應用于軍事領域尚無定論。5G等信息技術在廣大發展中國家推廣有可能引發大國競爭,也可能為中美兩國塑造出一個更廣闊的發展空間,或者成為兩國新的合作平台。基於這些仍然可予塑造的不確定因素,兩國有可能化解科技競爭中的安全困境,讓競爭變得更加良性。

其一,中美應當積極推動建立前沿科技的國際規則,降低其軍事化的風險。將前沿技術應用于軍事領域是一種自然的衝動,但並不符合發展這些技術的長遠利益。技術軍事化將削弱這些技術的商業潛力,並引發圍繞這些技術展開的軍備競賽。對軍事應用加以限制需要通過國際社會各方合作完成。中美兩國可以探討建立國際規則,例如禁止人工智能應用於致命性武器,禁止人工智能引入核武器控制系統,限制量子計算應用於網絡戰等。這些安全規則可以成為全球軍控談判的新內容,並讓更多國家參與討論。中美雙方也應在聯合國的相關國際組織和專家組會議中發揮建設性作用。

其二,中美應當維繫前沿科技領域科學家的接觸與探討。當前,美國政府阻止前沿技術的中國科學家參與美國科研項目,甚至禁止其赴美參與國際會議。這種手段沒有實際意義,卻有可能擴大兩國科學界的認知差異,進而導致兩國技術發展的價值取向截然不同。美國應當改變這一做法,避免其他領域的摩擦影響到兩國科學界的交流。科學界的交流有助於減少雙方在科技政策、產業發展和技術應用上的誤解,減少非專業意見對兩國決策的影響。雙方也能夠從溝通中獲得更多合作的機遇,並稀釋雙方競爭的烈度。

其三,中美兩國政府應促使科技企業在第三方的合作。在此輪技術革命中,中美兩國均出現了一批經濟體量巨大的科技巨頭。與政府不同,這些企業並不認為兩國必然陷入安全困境,並不信奉零和思維。它們相信包容性增長的理念,即技術進步可以深化一個國家的產業分工,進而帶來不斷增長的商業空間。中美兩國政府應當意識到企業的商業和公益類項目不同於政府所主導的公共外交行動,不應強調這些企業項目的戰略性目的。兩國政府也可以鼓勵雙方企業在欠發達國家開展公益項目合作,以及在聯合國的減貧計劃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