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朝鮮和恐怖主義是重要的地區安全挑戰

2018-01-19
S3.jpg
(美聯社/安永俊)

對朝鮮核導試驗的擔憂,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是去年11月馬尼拉第31屆東盟峰會上討論的兩個最關鍵的安全問題。由於主要聲索國之間建立信任、進行外交接觸並一直就地區行為準則舉行談判,南海的緊張局勢已經緩解。最近的事態發展,使朝鮮核導試驗和恐怖主義問題走上前台。東南亞國家與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印度等主要大國領導人的會晤,正值美朝之間的口水戰愈演愈烈,以及國際恐怖主義因為伊拉克(摩蘇爾)、敘利亞(拉卡)和菲律賓(馬拉維)的武裝人員被打敗而退潮。

會議的召開也正好是中國和日本兩個地區大國成功確定了領導人。現任領導人習近平主席和安倍晉三首相被賦予新的任期,說明其國內外政策議程將保持連續性。美國因國內政治爭議無暇他顧,俄羅斯和伊朗在中東地區影響力上升,而中國有望進一步擴大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一帶一路”倡議和亞投行資助的連通計劃受到越來越多的歡迎。安倍會堅持讓日本成為正常的大國,並希望在海外包括在亞洲海域發揮更大的安全作用。

對話和無核化

正如東盟2017年9月就朝鮮核試驗發表的外長聲明所述,恢復談判和無核化是東盟在朝鮮半島的主要關注,第一點,也就是談判,是適當且很可能在短期內發生的。最近有報道說美朝願意進行直接對話,這是值得歡迎的進展。另一方面,第二點無核化,也許很難實現,因為在平壤看來,核導計劃是防止外部企圖更迭其政權的一個保障。事實上,任何以無核化為前提條件的對話都不可能取得進展。

東盟國家防長對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的升級表示了嚴重關切,他們強烈敦促朝鮮遵守聯合國安理會的所有有關決議,並支持以和平方式實現無核化。部長們還呼籲各方為緩和緊張局勢自我剋制,恢復對話。出於被迫,東盟切斷了與朝鮮的經濟關係,同時也為在外交上孤立朝鮮政權出了力。考慮到與同美國(以及同日本、韓國)的貿易相比,東盟與朝鮮政權的貿易微不足道,因此東盟可以接受前一項,但鑒於東盟的開放、包容、互不干涉和中立,它可能不會輕易採納徹底放棄朝鮮的建議。

美國、日本和韓國防長就朝鮮日益增長的核導能力威脅進行了討論。由於制裁無法阻止朝鮮繼續進行核試驗,或進行恫嚇,三國可能考慮在朝鮮再次進行試驗情況下採取進一步措施。美國或許要求擴大導彈防禦範圍,以覆蓋東亞盟國和太平洋沿岸的美國領土,這可能引起中國和俄羅斯的反對,因為這種防禦措施的覆蓋面將超出朝鮮半島,有可能危及它們的安全利益。例如北京就強烈抵制“薩德”系統,其有限的覆蓋範圍有可能讓中國的軍事能力曝露無遺,特別是在與朝鮮毗鄰的地區。至少,華盛頓、東京和首爾可以更好的為協調行動和聯合軍演作準備,並加強情報共享。

不過,雖然事實證明韓國歡迎美國參與水平更高的年度聯合軍演,但它不贊成美國不經商議就採取任何單方面行動。韓國、中國和俄羅斯與朝鮮接壤,在朝鮮的炮火和常規短程導彈射程之內,更別提朝鮮正在開發的遠程核彈頭導彈,而且,如果半島爆發戰爭,它們很可能得接收成千上萬的難民。因此,中國對在聯合國批准的制裁之外採取額外措施猶豫不決可能是出於多重利益考慮:為了自保,為了避免其境內發生衝突和承擔沉重的人道主義負擔,更不用說它還擔心美國在朝鮮統一後所扮演的角色。

攜手打擊恐怖主義

長達五個月的奪回馬拉維的戰鬥結束,相當程度上影響了東盟峰會。雖然不是沒有批評聲,但杜特爾特總統在整個棉蘭老島實行戒嚴,為軍方提供了所需要的時間,得以用最少的人員代價打敗恐怖分子,防止武裝分子死灰復燃或在臨近地區發動牽制性襲擊。東盟用最強烈的措辭譴責“毛特”恐怖分子對這個穆斯林城市的襲擊,它造成數百平民和軍人傷亡,人們流離失所,財產遭到損壞。東盟重申要承諾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

無論是在穆斯林人口占多數的國家(印尼、馬來西亞),還是在擁有躁動的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國家(菲律賓、泰國、緬甸、中國、俄羅斯),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擴張為跨境合作創造了天然交匯點。為支持這種合作而達成的大量相關文件,表明東盟及其對話夥伴的強烈共識。馬拉維有可能成為加強區域與全球合作的動力,尤其在本土激進分子越來越能接觸國際恐怖網絡的情況下。

合作的形式可以是情報共享、追查並斷絕恐怖分子的資金來源、聯合反恐演習和讓公眾意識到極端主義。與當地社區合作,推廣更寬容溫和的宗教教義,防止傳播仇恨與暴力,是非常重要的。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在蘇祿-蘇拉威西海進行的三國海軍巡邏,有助於防止恐怖和犯罪團伙利用東南亞島嶼漏洞百出的邊界四處流竄。美國向在馬拉維與恐怖分子作戰的菲律賓軍隊提供了情報和物質支持。特朗普總統去年9月在他的聯大首次講話中表示反對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因此,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仍會是美國參與地區安全事務的平台,讓美國能在這個快速變化的地區發揮持續的相關與領導作用。中國和俄羅斯在這一重現的非傳統安全合作領域也加強了參與合作。衝突後重建是區域合作的相關領域之一,中國為打擊與“伊斯蘭國”有聯繫的“毛特”恐怖分子提供了物質支持,它也是為馬拉維重建捐贈建築設備的首批國家之一。

朝鮮核導試驗和恐怖主義是東盟及其合作夥伴面臨的主要安全挑戰。然而,儘管表示嚴重關切,前者似乎仍然遙遠且不那麼至關緊要,而後者更為現實和緊迫。地緣政治和朝鮮政權的存亡繼續牽動着朝鮮半島的引爆點,與此同時,剷除當地恐怖主義並杜絕其獲得外來支持的共同願望,成為區域與全球合作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