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華盛頓不應在朝核問題上指責中國

2017-08-24
S1.jpg

朝鮮正在發展核武器和洲際彈道導彈,許多美國人已經把中國當成主要替罪羊。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多次宣稱北京“幾乎完全控制朝鮮”,並且在朝核問題上“沒幫到我們一分”。很多美國議員和評論家對此也表示贊同。

德州公共政策基金會的查克·德沃爾竟然聲稱平壤“是中國代理人,並非獨立行為者”。為此他主張美國宣布“任何來自朝鮮的核打擊都將被視為來自中國”。

這一建議愚蠢至極。將朝鮮和中國綁在一起,會把與一個弱小、破產、落後國家的潛在衝突,變成與一個初具規模並最終可能成為超強力量的大國的衝突。

更要緊的是,認為平壤不過是中國的傀儡只是一種錯覺。真這樣倒好了。事實上,那也許正是金正恩的忌憚之一,也有助於解釋今年早些時候其同父異母兄長為何明顯被暗殺。金正南生活在中國保護下的澳門,顯然有望在一個更順從的聽命於中國的朝鮮政權中擔任主唱。

可惜,朝鮮不受任何國家控制。這也是抱着中國所駁斥的朝鮮核計劃“中國責任論”不放走進死胡同的原因。

古代朝鮮王國是一個附庸國,處於其北方鄰國的勢力範圍之內,即使對方沒有正式授權。但日本1895年戰勝中國後控制了半島,並最終把它變為殖民地。

金日成是蘇聯支持的抗日游擊隊領導人。日本戰敗後,美國和蘇聯在朝鮮劃分了各自的佔領區。莫斯科安排金日成執掌後來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金在爭取到斯大林支持後欲強行統一半島,由此引發朝鮮戰爭。

但美國出手干預後,蘇聯人不願冒與華盛頓的超級大國對抗風險。所以阻止美國主導朝鮮統一的任務落在中國肩上。經過近三年戰爭,最終達成了停戰。

雖然毛澤東的兒子死於這場戰爭,但朝鮮對中國的援助並不領情。金日成通過把自己描繪成抗擊“美帝國主義”、“南朝鮮傀儡”和“歐洲衛星國”的英雄(就像我今年6月訪朝時被告知的)來鞏固權力。在祖國解放戰爭勝利紀念館,我看到它對付出巨大犧牲的中國軍隊參戰隻字不提。

此外,因嚴重誤判而發起的近乎失敗的戰爭結束後,為鞏固權力,金日成清洗了朝鮮勞動黨內的親蘇派和親華派。北京作出抗議但無濟於事。到上世紀50年代末金的地位已穩如磐石,執政理念也變成“主體思想”或自力更生。他與西方作對,同樣也與名義上的共產主義盟國作對。

多年來中朝關係起起伏伏,文化大革命期間尤其艱難。1992年平壤容忍了北京承認韓國,因為它別無選擇,尤其是俄羅斯已行動在先。自那時以來,如果有什麼一成不變的話,那就是金氏(現在已成為君主制傳到第三代,中國人對此是反對的)絲毫不顧忌中國的意願。北京多來年一直敦促金日成的兒子和繼承人金正日效仿中國的經濟改革,但沒有成功,金正日顯然害怕經濟變革會帶來大亂。

中國官員如今感嘆自己對朝鮮尤其對它的核武器和導彈活動缺乏影響力。不能把這種公開表達的情緒斥為把朝鮮變成軍事代理國後耍的滑頭,因為根本沒有證據表明中國在操控,反而有充足證據證明雙方不合。讓一個數十年來嚴守獨立性的國家成為傀儡,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北京的挫折感也反映出什麼才是中國的固有利益。北京已經具備核威懾力,讓朝鮮成為核國家並不會增加中國的實力,反會削弱中國對它的控制。事實上,大量歷史事例表明所謂的傀儡國都會仆大歁主。中國並不想看到它的邊境爆發核戰爭。

中國肯定是期望能有一個獨立但卻友好的緩衝國。為此,它拒絕美國提出的對朝鮮實施毀滅性經濟制裁的要求。但這種立場並不代表它想惹怒美國,而是北京認為這攸關國家安全。

中國並不希望有一個與它接壤的失敗國家,這個國家有可能因暴力而劇變並陷入混亂。中國也不希望有一個與美國結盟並讓美國軍隊駐紮在鴨綠江邊的統一朝鮮,畢竟這正是北京1950年參戰的原因。華盛頓要求中國把它的軍事盟友交給營建遏制中國的同盟網絡的超級大國,反過來的話,華盛頓也是不會同意的。

特朗普總統應該進行談判,而不是在讚美和譴責北京之間搖擺不定。例如,主動提出美國軍隊撤出統一後的朝鮮,承諾一旦金氏政權倒台中國可以在北方放手行事,承諾如果數百萬朝鮮人逃過鴨綠江美國將給予援助。

無法保證中國會同意,但與提出更多要求、發出更多威脅和虛張聲勢的恐嚇相比,這種策略有更大的成功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