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南海仲裁周年記

2017-07-19
S1.jpg

自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對南海案作出裁決已經過去了一年,很多人依然對菲律賓是否真的從這一歷史性裁決中獲益感到懷疑。遠遠超出馬尼拉預期的是,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87條和附件七組成的仲裁庭否決了中國的主張。仲裁庭宣布,中國基於“歷史性權利”的主張無效,而“歷史性權利”是北京在南海大片水域劃定“九段線”的基礎。

根據仲裁庭的裁決,中國基於古代地圖和歷史事件提出的主權主張與現行國際法不符,因為“並無證據顯示歷史上中國對該水域或其資源擁有排他性的控制權”。同時,仲裁庭在裁決中還譴責中國“侵犯菲律賓主權”,尤其是中國採取強制手段禁止菲律賓開發位於其專屬經濟區(EEZ)內容的碳氫化合物和漁業資源。

與中國主張相悖的是,仲裁庭還裁定,南沙群島不存在自然形成的“島礁”,因此爭議地物無一能夠產生專屬經濟區。仲裁庭同時裁定,中國在該地區大規模的填海造島活動屬於違法行為,違反了成員國保護海洋生態環境的義務,因為這些活動“對海洋環境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害”,同時“破壞了地物自然狀態的證據”。

從法律層面上看,該裁決具有終局性和約束力(參見《公約》第296條及附件七第11條)。不出所料的是,針對裁決,中國最初採取了“三不”原則,即“不承認、不參與、不執行”,同時稱該裁決“無效”、“不過是一張廢紙”。

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試圖徹底埋葬該議題,就彷彿仲裁程序從未發生過一樣,同時提議另立國際仲裁機構,作為其聲稱的現行全球秩序下西方主導的法庭的替代。北京同時開始系統性地推行一套針對仲裁庭和仲裁員的抹黑、扭曲以及去合法化運動。

北京甚至威脅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同時通過說服、勸誘、施壓等手段,成功令包括一些東盟成員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弱化、不予理會或徹底無視該裁決。

奧巴馬政府雖然強力支持菲律賓採取法律戰策略,但其立場隨後也軟化下來。美國政府呼籲雙方保持冷靜和耐心,並派出時任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出訪北京,試圖安撫中國。除了日本和澳大利亞兩國明確要求雙方遵守裁決外,幾乎沒有哪個國家完全站在菲律賓一邊。

然而,中國手中的王牌不是別人,正是羅德里戈·杜特爾特,這位新宣誓就職的菲律賓總統上台伊始,就立即在南海爭端上改弦更張。與慶祝菲律賓針對中國無可爭議的勝利相反,杜特爾特明確表示,他對誇耀裁判勝利毫無興趣,只想專註於南海問題的“軟着陸”。

時任菲律賓外交部長佩費克托·亞賽隨即呼籲“克制和冷靜”。隨後幾個月里,杜特爾特派出了前總統菲德爾·瓦爾德斯·拉莫斯負責修復與中國的雙邊外交關係。這為杜特爾特10月份對北京進行的國事訪問鋪平了道路,其間杜特爾特宣稱,希望菲律賓戰略上“脫離”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建立新聯盟。

杜特爾特又向中國拋出了橄欖枝,作為2017年東盟輪值主席國,菲律賓拒絕在包括東盟等地區會議上提及南海仲裁判決 。他甚至不允許批評中國在南沙群島的大規模填海造島和建立軍事設施等活動,而菲律賓在該地區控制着包括中業島在內的九個島礁。

杜特爾特還取消了與美國在南海舉行聯合軍演的多個計劃,並否決了在該海域開展聯合巡邏的初步方案。作為回報,中國同意向菲律賓提供數十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並向菲律賓軍方提供5億美元貸款。

自此,中菲兩國雙邊關係迅速正常化,投資交往逐步升級,同時雙方也正在探討加強國防合作。滿意於雙邊關係的發展,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稱,中國與菲律賓的雙邊關係進入了“快速發展黃金期”。

在南海仲裁案判決一周年到來之際,新上任的菲律賓外交部長艾倫·彼得·卡耶塔諾堅稱:“當下(圍繞南海)的領土爭端應當本着睦鄰友好關係的精神進一步解決。”菲律賓駐華大使奇托·桑塔·羅馬納則強調“務實”的重要性,鑒於雙方需要彌合分歧,不應一味地只堅持原則。

杜特爾特大事化小的做法在菲律賓國內多個部門激起了強烈的批評聲浪。在仲裁庭判決中擔任顧問的菲律賓最高法院法官安東尼奧·卡皮奧形容政府的做法缺乏“明確的方向、連貫性或遠見”。

杜特爾特充滿爭議的言辭,尤其是他2016年後期“把仲裁庭的裁決擱置一旁”的宣言,在那些認為菲律賓外交政策過於順從中國的人看來,實在令人擔憂。

“這一事件(杜特爾特的言論)形象地展示了裁決之後菲律賓在南海爭端上的外交政策,”卡皮奧在為紀念仲裁庭裁決一周年召開的一次高規格研討會上嘆息道。

“杜特爾特政府拒絕歡慶裁決勝利,哪怕這一裁決從法律上令菲律賓擁有了一大片海域,其面積甚至大於菲律賓全部領土面積總和,”卡皮奧繼續說道。這位極具影響力的法官已經勸誡政府,如果中國繼續無視裁決,菲律賓應當考慮採取多種手段,包括針對中國再次提交仲裁申請。

最近幾個月,菲律賓國防部門其他一些有影響力的成員,包括前外交部長艾伯特·德爾·羅薩里奧,也批評政府的做法,這令杜特爾特大為光火。諸如菲律賓重要海洋法律專家傑伊·巴湯巴卡等著名人士也指責政府為換取中國投資不惜軟化立場。

截至目前,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針對中國僅獲得了臨時有限的權宜之計。中國已經允許菲律賓漁民在爭議熱點區域黃岩島附近海域進行作業,該島目前處於中國海警船隻的行政管控下。

然而,菲律賓漁民依然被禁止進入黃岩島環礁湖區域,這片區域漁產豐富,同時也是漁民們重要的休憩、修理和修整地,尤其是在暴風雨多發季節。很多專家也懷疑,中國和東盟於近期達成的南海各方行為準則框架草案是否會對中國在該區域的活動產生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同時,中國繼續在爭議地物上擴展其軍事設施建設,這引發了菲律賓國防、知識、媒體界的不安。人們擔心,中國可能會在黃岩島上建造設施,並將其主權主張區域擴張至菲律賓東部海岸,尤其是賓漢隆起。

雖然杜特爾特為爭取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戰略和經濟關係而儘力弱化中菲間的領土爭端,但南海問題持續困擾着這兩個鄰國間的雙邊關係。在未來的幾個月或是幾年內,這位菲律賓總統註定要面臨更大的壓力,要求他在雙邊和多邊論壇上祭出南海仲裁裁決這面大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