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再全球化預示世界新秩序的到來

2017-01-05

隨着“特朗普現象”及其向歐洲和各地迅猛蔓延,全世界有關全球化的辯論被顛覆了。“去全球化”和“再全球化”兩個各踞一方的陣營莫衷一是,沒有贏家。

S2.jpg

從歷史角度看,全球化進而世界歷史的發展都不是線性的,會有曲折起伏。全球化高速發展數十年,令全世界前所未有獲益,但我們也看到貧富差距的擴大,資本與勞工隔閡的加深,一如卡爾·馬克思所預料的那樣。因此,結論應該是,全球化仍將繼續,但會採取不同的範式或敘事,也就是說,會迎來一個再全球化的新時代。其中,中國被期望發揮關鍵的引領作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份將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再次表明中國高度重視“讓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再上路”,雖然目前全球化略顯支離破碎,亟需有所改變。

當前曲折演變着的全球化正在塑造新的世界秩序。當選總統特朗普會採取什麼樣的反全球化措施,未來幾年歐洲政壇會發生什麼事情,尚不得而知,但某些趨勢無疑是會繼續下去的。

一個趨勢就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新自由主義在全球迅速瓦解消退。還有一個是,儘管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但在全球經濟治理當中,中國經濟增長路徑與模式在具有彈性的政治體制和強大制度安排下表現突出。

西方新自由主義崩潰,中國倡導與踐行的新發展模式受到歡迎,這兩種對比不可無視。我相信在即將來臨的達沃斯年會上這也是重點話題。過去十來年,中國在從上合組織到亞投行、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的新自貿協定到“一帶一路”倡議等全球公域採取了積極主動的措施,推進了全球治理共同發展的新思想。

隨着美、英、意、法等主要發達國家政治經濟多變導致不確定性增加,中國作為穩定錨在全球治理和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的國際努力中脫穎而出。當前最大的不確定性無疑是特朗普先生將採取的經濟與貨幣政策。貿易保護主義、減稅、增加1萬億美元基礎設施投資、美聯儲繼續加息,這些已經擺上檯面。這組政策將影響全球貿易與經濟。問題是,世界各經濟體與全球生產和金融流動的相互依存究竟有多強,有多久?對現有體制的任何干擾,都可能讓許多國家特別是小國和依賴單一商品的經濟體付出沉重代價。

顯然,這不只關係中國和美國,還關係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政治經濟版圖的改變,關係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以幾百年前工業革命以來未曾有過的規模“再平衡”或“趨於一致”。或者說,全球治理正處在由“西方治理”轉向“東西方共同治理”的歷史進程中。我們能否使新興的世界新秩序得以成功塑造,使其更公平、更公正、為國際社會提供更好的全球治理架構,將決定是否形成事實上有互利關係的利益共同體。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巨大挑戰。如果某個或某些被國內政治經濟或地緣政治裹挾的國家成為再全球化的障礙,而不是推動者,那將是十分可悲的。新時代已經到來,時不我待,快速變化的世界註定需要彼此相互理解,需要國際社會所有成員在全球治理上協同一致推進再全球化。

最後同樣重要的是,再全球化並不意味着拋棄現有全球治理體系。中國一再堅定重申願意維護和加強現有治理體系。國家之間經過廣泛細緻磋商之後,需要做的是應考慮以及採取什麼樣的改革措施,去改善這個有明顯缺陷的體系。

美歐不斷上升的民粹主義不是平白髮生的,不能被忽視。總的來說,它的出現與強化是由於資本與勞工之間的不同收益導致收入與財富鴻溝不斷加深。民粹主義只是一個標籤。在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促使民粹主義者起來反對精英的根本原因是清晰可見的。如果這種焦慮得不到舒緩,那麼對世界新秩序的任何討論都將是徒勞的。中國成功實現持續增長,以及它為減少和消除貧困而做出的巨大努力,為他國樹立了一個好的榜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