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震 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學所研究員,法學博士

中東反恐局勢或面臨新拐點

2016-10-11

自2015年底以來,“伊斯蘭國”組織在敘利亞戰場上開始出現節節敗退的跡象。儘管其通過追隨者在歐洲和敘利亞周邊地區發動了一系列恐怖襲擊,但這並不能挽救其在敘利亞主戰場上的頹勢。土耳其發生“7.15”未遂政變後,進一步調整了其在“伊斯蘭國”和敘利亞問題上的政策,這一轉變或將成為壓垮敘利亞和伊拉克“伊斯蘭國”組織的最後一根稻草。

S3.jpg

眾所周知,土耳其在解決敘利亞內戰和“伊斯蘭國”問題上一直發揮着無可替代的角色。土耳其和敘利亞擁有800多公里長的邊界。2011年敘利亞危機爆發後,這條邊界成為敘利亞反對派和“伊斯蘭國”等聖戰組織獲取外部資源的“生命線”。數以萬計的外國聖戰分子,以及大量的黑市石油資金和戰略物資等經過這裡源源不斷地流入敘利亞戰場。與此同時,靠近敘利亞邊界地區的土耳其軍事設施還是西方各國打擊“伊斯蘭國”組織的重要軍事基地。“阿拉伯之春”爆發後,土耳其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最優先考慮是推翻阿薩德政權。為此,土耳其埃爾多安政權在打擊“伊斯蘭國”問題上態度曖昧,一直採取陽奉陰違的“走鋼絲”政策。對西方國家要求其關閉邊界的呼聲置若罔聞,甚至不願稱“伊斯蘭國”成員為“恐怖分子”或“極端分子”,並辯稱它很難鑒別來土耳其旅行的宗教人士和試圖參加“聖戰”的穆斯林。據海外媒體報道,一些土耳其官員甚至也參與了土敘邊境地區的黑市貿易,高峰時期土耳其每天從“伊斯蘭國”進口4000噸石油,使後者每個月可以從石油走私貿易中獲得1500萬美元的收入。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在遭遇一系列恐怖襲擊事件後,土耳其政府開始調整其在“伊斯蘭國”問題上的政策。今年7月15日,土耳其發生未遂軍事政變後,埃爾多安當局在敘利亞的優先考慮轉變為維護自身統治和地區穩定,從而加大了對“伊斯蘭國”組織和庫爾德武裝的打擊力度,並着手肅清其邊界地區的聖戰武裝。對於嚴重依賴外部資源的“伊斯蘭國”來說,土耳其的政策轉變無疑於釜底抽薪,將會加速其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戰場上的失敗。

S4.jpg

但是,“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失勢並不意味着中東反恐戰爭的徹底勝利,僅只是國際社會面臨的威脅和挑戰發生了新的變化。首先,“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地區的失敗將會加速其在周邊地區的擴散,以“化整為零”的方式繼續在動蕩地帶活動,比如利比亞、也門,乃至阿富汗和中亞地區。其次,無論是“伊斯蘭國”失去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控制區,還是敘利亞內戰走向平息,都會帶來嚴重的“聖戰士回歸”問題。根據位於紐約的美國情報諮詢機構蘇凡集團(Soufan Group)估計,今年初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作戰的“外國戰士”大約在2.7-3.1萬人之間。這些聖戰分子來自全球將近90個國家和地區,其規模和範圍遠超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阿富汗抗蘇戰爭中的“外國游擊戰士”。抗蘇戰爭結束後,這些被稱為“阿富汗阿拉伯人”的“游擊戰士”大多無家可歸,只能在世界各地繼續遊盪,尋找新的聖戰機會,本·拉登便是其中的一員。最後,即便“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失去了控制區,其所倡導的“聖戰”思想在短期內並不會煙消雲散,仍會在全世界吸引大批的信徒和追隨者,包括誘發無組織、無領導的“孤狼”恐怖行動。

與此同時,隨着“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地區的失勢,“庫爾德人問題”很快就會浮出水面。目前全球大約有3000多萬庫爾德人,主要分佈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亞美尼亞等國。在中東幾個主要民族當中,庫爾德人是二戰後唯一一個未能獨立建國的民族,因此這些年來庫爾德人從未停止追求獨立的努力。在打擊“伊斯蘭國”過程中,庫爾德人是西方國家最為倚重的地面武裝,並由此獲得了西方給予的大量裝備、訓練和經濟援助,其控制區域也得到了大幅擴展。我們不難想像,在面對已經被嚴重削弱的敘、伊中央政權時,背靠西方支持的庫爾德人尋求獨立的意願和能力也會今非昔比。一旦其政治要求得不到滿足,爆發武裝衝突就只是時間問題了。就此而言,近期土耳其和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之間的衝突並不是什麼好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