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積敏 中國國際友好交流聯絡會和平與發展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俄羅斯國家安全戰略的認知與走向

2021-09-06
陳積敏-2.jpg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繼承其大部分遺產,但因經濟實力大幅下落,國際影響力也有所弱化。對俄羅斯而言,保持安全的戰略空間、維護大國戰略地位是其主要目標。2021年7月2日俄羅斯發佈的新版《俄羅斯聯邦國家安全戰略》指出:“俄羅斯聯邦外交政策的目標是為國家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創造有利條件,加強國家安全,鞏固俄羅斯聯邦作為現代世界有影響力的中心之一的地位。”在國際秩序加速轉型的當今世界,俄羅斯對國際安全環境做出了新的判斷與分析,並據此調整了其國家安全戰略的方向與重點。

俄羅斯認為,當今世界處於大變革時期,主要特點是西方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式微以及新力量中心的崛起,多極化趨勢更加突出,大國戰略博弈更趨激烈,全球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增多,但世界總體和平的態勢有望維持。新版《安全戰略》強調:“現代世界正在經歷一個轉型期。世界經濟和政治發展中心數量的增加,新的全球和區域領先國家地位的加強,導致了世界秩序結構的變化,形成世界秩序新的架構、規則和原則。”

第一,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呈衰弱之勢,國家中心主義逐漸走強,多邊主義面臨挫折,國際社會“制度危機”凸顯。俄羅斯認為,西方主導下的國際體系正出現新的變化,這種變化主要表現為西方支配性能力的弱化,並由此導致國際制度及其功能的削弱,國際社會無政府狀態進一步顯現,國際秩序不穩定性增加。與此同時,主權國家在國際體系中的作用更加突出,國家中心主義傾向明顯,尤其是在面臨新冠疫情衝擊的當下更是如此。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020年瓦爾代會議上表示,無規則遊戲正變得越來越猙獰可怖,國家的作用和重要性不容忽視,“一個強大的國家是俄羅斯發展壯大的基本條件”。

第二,主要戰略力量的博弈日益激烈,國際衝突因素明顯增多,國際社會面臨的安全風險與挑戰增加。俄羅斯認識到主要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日趨激烈與顯化,大國之間的合作更趨困難,這造成了一系列不穩定局面。2020年瓦爾代年會研究報告認為,“主導型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正在加劇,為了獲得全球主導地位,其中每一個國家都在積極打造自己的軍事力量,全球各地的衝突點正在不斷增加”。

第三,多極化趨勢更為突出,國際權力制衡機制逐步形成,總體和平的國際態勢有望維持。俄羅斯認為,美國儘管仍然在綜合力量上領跑,但其力量的相對衰弱是不爭的事實。與此同時,中國、德國等正在邁向超級大國,印度、巴西、南非和一些地區性大國的影響力正逐步增強。雖然多中心國際體系之下國家間的戰略競爭在加劇,全球各地的潛在衝突點在增加,但爆發大戰的可能性仍然很低。2020年瓦爾代會議發佈的研究報告指出,任何國家都不再有能力獲得操縱國際體系的主導地位了,全球發展的下一個階段即將到來,“多元”將是這一階段的一個重要特徵。該報告還強調,一個互相遏制的平衡體系正在形成,衝突升級將因此得以避免。

面對國際環境的新變化與俄羅斯國家實力的現實,俄羅斯需要明確其國家戰略定位,釐清外交戰略的主要方向與目標,在大國戰略競爭的大背景下維持俄羅斯的國家利益與國際地位。

第一,將戰略注意力更多轉向東方,試圖在大國戰略競逐的重點區域獲得一席之地。俄羅斯一直將歐洲作為其外交與安全戰略的優先方向,但近年來則更加註重亞洲地區的戰略投入。這種選擇一方面基於亞洲地區戰略重要性的突出,另一方面也緣於歐美在歐洲方向對俄羅斯的壓制。換言之,轉向東方既具有一定的主動作為成分,也包含不得不為的被動性特點。這一特徵可以從2021年《俄羅斯聯邦國家安全戰略》的內容調整中窺見一斑。該戰略刪除了此前有關與美國建立合作關係、與歐洲開展互利合作等內容,明確提出“發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全面夥伴關係和戰略互動關係,特別是與印度共和國的特權戰略夥伴關係,包括建立可靠的機制,在不結盟的基礎上確保地區穩定與安全亞太地區”。

第二,打造中美俄三方新關係,保持俄羅斯戰略自主性。當今世界格局發生了重要變化,中美、俄美間競爭激烈,但三國關係不同於冷戰期間的中美蘇大三角關係,俄羅斯並不會在中美之間選邊。相反,中美競爭一定程度上使得俄羅斯戰略壓力有所緩解,也獲得了更大的戰略迴旋空間,可以採取更加靈活、更為有利的手段來維護自身利益。新版安全戰略指出,“俄羅斯聯邦奉行始終如一、獨立、多方位、開放、可預測和務實的外交政策,目的是保護國家利益和加強國際安全”,俄羅斯將“與所有有關國家保持平等互利的對話,以發展經貿合作,加強國際和地區穩定”。可以預見,俄羅斯會更加審慎處理三方之間的關係,同時保持自身戰略主動性,以成為維持全球戰略穩定的重要力量。

第三,加強國際機製作用,積極推進多邊主義。在俄羅斯看來,新的國際秩序將逐步取代舊的國際秩序。單一大國主導的時代將成為過去,國際秩序中將出現彈性結構,國家之間可能因利益而出現聯合,但均勢將讓位於多邊合作,國際組織與國際機制的作用應當引起關注。俄新版安全戰略強調發揮聯合國、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對話機制等國際和地區多邊機構的作用,尤其是“加強聯合國及安理會在解決全球和地區問題方面的核心協調作用”。當然,在地區機制中,俄羅斯更加重視與獨聯體國家等與其國家安全利益更為緊密地區的多邊合作,如新版安全戰略強調要“深化與獨聯體成員國、阿布哈茲共和國和南奧塞梯共和國在雙邊基礎上以及在一體化協會框架內的合作(主要是歐亞經濟聯盟、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和聯盟國家)”,並“在大歐亞夥伴關係框架內確保經濟體系的整合和多邊合作的發展”。可見,俄羅斯堅持維護並加強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多邊主義,但同時更加重視多邊主義的針對性與實效性,表達了與有意解決問題的國家一道解決全球挑戰的意願。

第四,加強軍事力量建設,增強核威懾力,維護戰略穩定。俄羅斯認識到當前軍事安全形勢異常複雜,鬥爭更趨激烈,加強軍事力量建設是其維護國家安全、發揮全球影響力的重要基礎。2021年新版安全戰略指出:“世界軍事政治局勢的特點是形成新的全球和區域權力中心,它們之間爭奪勢力範圍的鬥爭加劇。軍事力量作為實現國際關係主體地緣政治目標的工具的重要性正在增加。”除了常規軍事力量外,增強核威懾力顯得更具戰略意義,2021年新版安全戰略就強調要保持足夠的核威懾能力。可見,俄羅斯將積極發展核力量,以增強戰略威懾和戰備水平,謀求與美國保持戰略平衡,保障國家地緣政治與安全利益。

總體來看,俄羅斯外交戰略調整了重點,將注意力更多轉向東方,強調通過軍事力量建設、堅持多邊主義立場等措施,維護俄羅斯的國家安全,保持俄羅斯在國際事務中的話語權與影響力。儘管俄羅斯的經濟力量相對不足,2020年GDP僅為1.48萬億美元,約佔世界經濟總量的1.75%,列第11位,但俄羅斯的軍事力量、參與國際事務的經驗與能力等因素決定了它仍會是當前及今後國際格局塑造的重要參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