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趙啟正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院長

美國全面遏制中國將是一個歷史性錯誤

2020-07-14
趙啟正.jpg

在中美關係正處於十字路口的重要時刻,中美關係何去何從?這也是世界各國都擔憂的大問題。

回想2000年是美國的總統大選年,那年,我在訪美前受約瑟夫·W·普理赫大使邀請去美國大使館會面,並接受美聯社等媒體採訪。我說中美關係雖有進步,但仍不算好。記者問:“你看,什麼時候美中關係就算是變好了?”我回答:“當美國競選總統時,候選人不再用攻擊中國獲得選票的時候,兩國關係就到了新階段。”我一直深感兩國人民之間的陌生和誤解是中美關係的重大障礙。

今年又是美國大選年了。我看到了一張政治漫畫:共和黨和民主黨立場一致,把如何遏制“中國崛起的威脅”作為主題,向中國射出很多飛鏢。諸如此類的宣傳導致美國民眾對中國的負面認知劇增,美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高漲。

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始以來,中國一直以誠心和誠信與美方進行了多輪談判,今年1月終於取得了貿易談判第一階段的成功,但美方仍舊堅持把中國列為最主要的對手繼續攻擊。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宣布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者和主要對手。2019年6月,美國國防部發佈《印太戰略報告》,提出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擔憂,矛頭直指中國。就在今年5月,白宮又發佈了《美國對中國戰略方針》,宣稱“中國正在經濟、價值觀和國家安全三大方面對美國發起強烈挑戰。”凡此種種,表明美國正在製造中美之間的“修昔底德陷阱”。

中文雜誌3.jpg
點擊閱讀最新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第26期

2017年,哈佛大學的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出版了《註定一戰》(DESTINED FOR WAR),這本書很快有了中譯本。中國讀者並不認為中美會重複歷史上發生過的爭霸之戰,但是,美國強硬派說美國的主要敵人並不是恐怖主義,而是一個主權國家。冷戰後美國需要新的敵人,美國的新保守主義勢力要把中美關係逼入“修昔底德陷阱”。

歷史可以證明中國有悠久的“和為貴”的文化傳統。15世紀初,中國明朝政府派出強大的鄭和船隊遠航不是為了開闢殖民地,只是為了宣揚國威和加強與海外諸國的聯繫。在今天,還有亞洲的歷史學家和政治家問我,西班牙哥倫布船隊規模雖小得多,卻有直接的經濟利益和對土地的追求,中國那麼大的花費,但沒追求任何土地和財富,中國人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們至今仍百思不得其解!

中國長期存在的與周邊國家的“朝貢秩序”並非殖民主義制度,而是以“和為貴”的信仰維持了與周邊國家長期的和平。我願意補充一段經常被忽略的史實,明朝洪武年間,開國皇帝朱元璋宣布了一條給子孫的“訓令”:永遠不得對周邊15個國家發動爭討戰爭。

1949年新中國成立了,可是以後又長期陷入冷戰的漩渦中。上世紀80年代以後,中國走上了改革開放之路,開始進入了較快的發展過程。中國從毛澤東時代至今一再強調不走“國強必霸”的帝國主義道路,中國從來沒有挑釁過美國,中國也絕不想參與一場新的冷戰。

美國對中國的遏制,最典型的案例是對華為的敵視。美國沒有任何證據,就斷定華為對美國構成了安全威脅。甚至英國人也曾問“到底誰在怕華為?”“為什麼要怕華為?”美國這樣極端地扼殺華為,是毫無道理和極其蠻橫的,是中國公眾最看不懂的問題!中國人認為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偽命題”。

中美兩國都需要在此關鍵時刻努力把握歷史發展方向,應該有能力也有智慧避免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恕我直率地說,美國強硬派對中國的崛起過敏了,美國全面遏制中國將是一個歷史性錯誤!

近幾年來,中美關係跌入谷底,在政治、經濟、安全和文化等方面矛盾和衝突不斷。即便如此,習近平主席仍多次強調,中美兩國誰也離不開誰,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合作是最好的選擇。

我曾在上海擔任副市長,1990年中國宣布了浦東開發,一時間國際輿論認為這只是口號,而非行動。在90年代,基辛格博士以上海作為中國經濟的觀察點,多次來浦東新區考察。他是第一個說“浦東開發不是口號,而是行動”的西方人士,以後的事實證明他是對的。眼前,推動中美關係的改善,也到了需要切實行動的時刻了。

浦東很快由一片農田變成現代新市區。在浦東開發中有很多與美國人合作的故事:浦東新建的三座超高層大樓,是中美合作的“產品”,它們的高度是400米、500米和600米,是浦東開發的標誌,也是美國設計公司的高水平設計標誌。

通用汽車集團和上海汽車集團的合資公司在1997年一年內建成投產,後又在全國建了幾個整車生產基地,很快就達到年產400萬輛,成為通用在全球效益最高的工廠。2009年通用遇到重大困難,申請了破產保護,上海合資方以最高的誠信和行動,協同理乍得·瓦格納先生一起挽救了通用。

今年新的故事是特斯拉在上海浦東工廠的裝配線開動了。人們問,明天還有新的故事嗎?似乎任何人也不能給出肯定的答案。

如何管控中美關係中敵對的成分是對兩國的共同的挑戰。我們都是為中美關係做過歷史貢獻的人士,我們應該有責任幫助兩國民眾減少誤解,增加了解,任何時候良好的民意都是雙方政府合作的基礎。警覺衝突,減少對抗,我們兩國一定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