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冠狀病毒全書」惡毒的附和

2020-05-19
AA.jpg

“不要去維護特朗普……要去攻擊中國。”分發給美國共和党參加競選人員的一份內部備忘錄如此敦促。“推動對中國因行動不力導致疫情擴散的制裁。”這是這本“冠狀病毒全書”給出的建議。它是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和阿肯薩州參議員湯姆·科頓的戰略顧問布萊特·奧唐奈爾的主意。備忘錄於2020年4月17日發佈,其中充滿惡意的語句在過去幾周內流毒甚廣。

人們可以在福克斯新聞、周日脫口秀、科頓參議員新聞稿、國務院政策發佈和總統的推特上聽到對這些有毒細節的應和。這一無恥的政治路線由一位選舉戰略師炮製,再經由尋求擴大權力範圍的共和黨成員重複並具象化。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最善於阿諛奉承的特朗普維護者們都很難跟得上這位總統的一日三變,更別提在邏輯上維護他那空洞的推文與胡扯、出爾反爾的政策以及有毒的自戀了。

至於邁克·蓬佩奧,這位前地方參議員、前間諜頭子變身的外交官公開承認“撒謊、欺騙與偷竊”是治國大計不可或缺的工具。作為國務卿,他給何為糟糕的外交藝術提供了大師級作品,並向世人證明了自己是一個推諉、欺騙和破壞外交聯盟的高手。

今年1月初,蓬佩奧負責對伊朗的卡西姆·蘇萊曼尼實施了一場秘密襲擊,這是他的一次成功的無情清算暗殺。近期,蓬佩奧對在南美海岸被捕的美國僱傭兵的激烈言辭也暗示,他插手了針對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馬杜羅的類似行動,但行動宣告失敗。

好消息是蓬佩奧的意見並不總是被總統聽取。攻擊中國是一個小插曲,而非特朗普外交政策的特色。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痴迷於貿易,但相對務實。

的確,特朗普近期的言辭一直在應和“冠狀病毒全書”的要點,但在中國問題上,他自有一套說辭。

壞消息是,無論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都把中國作為假想敵,來煽動並團結各自的基礎選民。這對選舉年的美中關係而言並非好事。尤其是,拜登與特朗普都被顧問們敦促,要將中國抹黑為對美國選民利益有害的外部勢力。

然而,特朗普短暫的注意力,他對情緒而非智識的偏愛,以及他對意識形態矛盾的高容忍度,或許會使美中關係免受他的中國問題“專家”在意識形態驅動下尋求“脫鉤”的傷害。

如果讓邁克爾·皮爾斯伯里、彼得·納瓦羅和馬修·波廷格自行其是的話,他們會單方面發動一場新冷戰來懲罰並孤立中國,而新冷戰很容易升溫到不可控地危險與動蕩,更不用說對經濟的摧毀。

需要警惕的是,無情攻擊中國的言辭中存在明顯的種族暗流,尤其當它出自一個由富有強大的白人組成的政治陰謀集團。副國家安全顧問馬修·波廷格炫耀性地用中文就“五四”發表簡短的視頻演說。鑒於他從前作為記者有在中國的經歷,他可以勝任在鏡頭前靠注釋音標念一段中文,但他絕不是歷史方面的專家。

作為非官方人士,在特朗普身旁撥弄是非的史蒂夫·班農也曾在中國待過一段時間。他是一個拉斯普金般的神秘人物,樂於煽動衝突與混亂。他是最早的新冠疫情陰謀論擁護者,他稱該病毒是其他手段的戰爭。

 

特朗普近期關於中國的一系列過激言論,包括挑釁性地使用帶有貶義的“中國病毒”一詞,以及言辭犀利地指責中國讓病毒實驗室“出來”,都是沒有助益的。它們的特徵都是輕浮、曇花一現。

甚至蓬佩奧對總統的即興胡謅表示支持的言論聽上去都很虛偽。他在電視訪談中自相矛盾,一會說病毒來自實驗室,一會說不是來自實驗室;一會說病毒是人為製造,一會又說並非人造;要麼是僅僅暗示美國擁有“大量證據”,但又拿不出一點證據。為支撐這種空洞的言論,他求助於不擇手段的攻擊,似是而非地稱“中國有感染世界的歷史,他們有運行不合格實驗室的歷史”。

另一方面,特朗普也無前後一致的標準,但在當前語境下,這並非完全是壞事一樁。他喜歡一些無傷大雅的瑣事,例如在海湖莊園招待習近平時稱讚作為甜點的巧克力蛋糕有多麼美妙。

當然,對於一位總統而言,這種言談並不正常。但特朗普像孩子般容易分散的注意力,他對閱讀情報報告的拒絕,以及與生俱來的無法保持前後一致,都會使其“智囊團”精心策劃的計劃和競選活動受挫。

我們希望,中國的美國問題觀察家們足夠明智,可以認清選舉年惡劣競選口號和裝腔作勢的本質,這是為國內受眾設計的骯髒把戲。我們同時也希望,中國的領導層足夠明智與審慎,不會對這種廉價的挑釁做出過度反應。

“冠狀病毒全書”是經典的宣傳伎倆,通過攻擊被污名化的人群來分散注意力。對於美國的政治宣傳者而言,針對一個外國敵人的捏造攻擊是扔給共和黨州狂暴民族主義者的一大塊肥肉。他們正在被利用以達成邪惡目的,即幫助道德淪喪的共和黨政客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保持不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