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發揮全球抗疫領導力在此一舉

2020-04-10
brown.jpg

本周,來自醫學、經濟、政治和民間社會的領袖人物正團結起來,要求立即採取協調一致的國際行動,在未來幾天內調動必要的資源以應對新冠肺炎危機,防止當前的衛生災難演變成史上最嚴重的災難之一,同時避免出現全球性經濟蕭條。正如一封致世界各國領導人的信件所指出的,由於我們遠遠落後於新冠疫情的發展曲線,許多人正無謂地失去生命,其他健康問題正被忽視,社會和經濟正遭受破壞。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G20領導人努力協調全球的應對行動。在以往的其他緊急事件中,如海嘯、內戰或流行病,各國組成的聯盟召開捐助國會議以籌集必要的資金。今天這兩者我們都需要:一個協調國際援助的G20工作組,一個讓援助富有成效的捐助國會議。

十年前,當全球銀行體系的資本不足問題得到解決,迫在眉睫的經濟危機就是可以克服的。這一次,經濟危機在衛生突發事件得到解決之前是不會結束的,而衛生突發事件也不會僅僅因為一個國家解決了這種疾病而終結。它只有當所有國家都擺脫疫情並且疫情不會定期復燃的時候才會結束。

所有醫療保健系統和社會——即使是最先進和最富有的——都在冠狀病毒帶來的壓力下崩潰了。可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任其在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城市和較小社區擴散——這些地方几乎沒有檢測設備,醫療系統脆弱不堪,而且不可能保持社交距離——那麼它將造成破壞,使疫情持續存在,或許還會不可避免地刺激全球其他疫情的爆發。

儘早結束這場危機的唯一辦法,是做我們多年來已經忘記做的事:為那些擋在我們與全球災難之間的公共衛生、科學和經濟機構提供資助。世界各國領導人應當立即就一筆80億美元的首期承諾達成一致,其中的10億美元用於世衛組織在2020年期間繼續開展關鍵性的工作,其餘資金用於支持“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以協調開發、製造和分發有效的診斷法、療法和疫苗。如果我們想結束這場大流行,防止未來出現悲劇,這些進展和為所有國家提供公平機會是至關重要的。

此外還必須提供資金,滿足全球對呼吸機和個人防護設備的需求。我們不應讓每一個國家、州或省從現有產能中搶奪一部分產品,那樣只會帶來成本通脹式競爭,我們應該通過協調這些醫療用品的全球生產和採購,大幅提高生產能力。而且,如果有了疫苗,就必須撥出足夠的資金,通過“全球疫苗免疫聯盟”這類現有組織把疫苗提供給最貧窮的國家。

據倫敦帝國理工學院最樂觀的估計,亞洲將會有90萬人死亡,非洲將會有30萬人死亡。發展中國家不僅缺少現代衛生系統,它們的社會保障網絡也完全不足。要提供關鍵醫療用品、招募工作人員和增加國家應變能力,至少需要350億美元,

雖然危險日漸逼近,但根據世衛組織的數據,近30%的國家並沒有針對新冠肺炎的國家防備與應對計劃,只有一半國家有預防和控制傳染的規程。許多國家缺乏足夠的水、衛生設施和衛生保健設施的衛生標準。據估計,富裕國家只會擁有1/7重症監護所需的病床,而貧窮國家的床位少得多,許多國家則根本沒有。

各國政府還在努力應對本國經濟的下滑。然而,為了防止流動性危機轉變為償債能力危機,防止今天的全球性衰退變成明天的蕭條,我們還迫切需要更好地協調財政、貨幣和貿易措施。

如果所有有能力實行財政刺激的國家都加入進來,目前一些國家實施的財政刺激方案就會有效得多。而若想限制大規模裁員(已經以可怕的規模出現了),銀行迅速落實政府貸款擔保、為企業及其員工提供所需的現金支持也是至關重要的。

最窮國需要特別的經濟援助。國際社會應當首先免除發展中國家今年的債務償還,其中包括非洲應償還的440億美元。不過現實情況是,為了保護髮展中經濟體,至少還需要1500億美元新的資金。

世界銀行可以在滿足其貸款上限的同時按比例擴大國家支持。但這還不夠。2009年經濟大衰退期間,世界銀行的支出從160億美元增加到460億美元,現在也應該確保與之相同地擴大可用資源。IMF已經表示將調動它的所有可用資源,它應該撥出大約5000億到6000億美元的特別提款權(SDRs)。

時間緊迫。理想的情況是,所有這些應於本周內達成一致並宣布,同時在4月17-19日召開的IMF和世界銀行開發委員會會議上予以正式確認。這也許對全世界來說是最可行的脫身策略。雖然看上去價格不菲,但不付錢的後果很可能是災難性的。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Now or Never for Global Leadership on COVID-19”(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