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傅瑩 外交部前副部長、清華戰略與安全中心主任

中美應該為「競合」時代做準備

2019-11-08
199.jpg

目前中美關係急劇下行,已超出所有人預期。雖然我對中美關係曾經感到悲觀,然而形勢下滑之快也超出我的預料。可以用“偏執焦慮”來描繪此刻在華盛頓談起中國時的氣氛。

特朗普政府上任不到一年,美國便宣布進入“大國競爭新時代”,將中國定性為首要的戰略競爭者,相繼挑起貿易、科技摩擦,在教育、人才交流方面也大小動作不斷。同時,美國調整軍事力量,聚焦西太平洋,鋒芒指向中國,在挑動對華緊張關係時要求同盟站隊。面對這種情況,中國雖未放棄長期以來的對美合作方針,但不得不對飛來的拳腳做出回擊。

冷戰後,中美的國家基本路線出現不同方向的演進。中國對世界趨勢的判斷是,在經歷了兩次熱戰和長期冷戰之後,各國都希望在持久和平的環境中謀求發展。中國順勢而為,堅持改革開放、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已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建立了廣泛的全球合作夥伴關係,對國際事務的參與和影響上升。

而美國在冷戰後試圖維繫世界霸權,按照自己的意願改造其他國家,發動了多場戰爭,透支了國家的力量。2008年的金融危機使得國內矛盾深化,中產階層生活質量下降,至今仍未完全恢復。近年美國社會進入痛苦的反思,但一些人士卻想找更便捷的道路:拿中國當替罪羊。美國試圖阻止中國崛起的做法,給國際形勢帶來不確定性。

挑戰在於,未來中美兩國能否在維護現行國際體系的基礎上解決彼此矛盾和分歧,這將是決定21世紀人類命運和前途的重大選擇。需要認識到的是,共贏就意味着雙方都有所得、也有所不得。

那麼,中方希望如何塑造中美關係呢?我觀察,中方始終抱有與美國保持合作關係的願望。在中方的積極推動下,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於今年六月大阪會晤時,重申將推動實現基於穩定、協調、合作的雙邊關係。貿易談判得以重啟,並且有望達成第一階段協議。

看未來中美關係,大概有三種前景。第一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較量和磨合,雙方應能找到新的交往路徑,實現某種“競合”(coopetition)態勢,即保持必要的互利合作,管控好不可避免的良性競爭。

這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前景,需要雙方共同努力去實現。然而,正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第二種前景是滑向全面對抗。美國決策層確實有股力量在推動對華政策往這個方向走,其動員力和影響力都在擴大。他們已經着力在推動兩國脫鉤,作為邁向對抗的前奏。

第三種趨勢則是繼續像目前這樣漂流一段,拖延對相互關係的最終定位,這樣有利於更加冷靜地觀察和判斷。挑戰在於如何把控好對突發事件的反應和再反應。

美國似乎認定中國是要爭奪主導世界的權力,因此把與中國的競爭視為一場輸不起的較量。這是在對中國意圖曲解基礎上的一種嚴重誤判。而在中國,許多人認為美國試圖阻止中國的發展,阻擋人民實現更好的生活。中國對此必須進行堅決的鬥爭,不能允許任何人阻擋我們追求人民幸福和國家富強的努力。中國從未提出要與美國爭奪世界霸權或取代美國的政策,我們走的是和平發展的道路,爭的是自己合理和平等的發展權利。

看中美關係的未來,關鍵在於雙方能否繼續在同一個國際體系內和平共存,解決分歧。如果兩國滑向對抗,則有可能導致世界的分裂。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其他國家也能發揮重要作用。

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並且主張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這是植根於中國政治、文化的大智慧,也符合世界潮流和各國人民的共同利益。這也應該是中美關係理性發展的方向。

(本文原刊於英國《金融時報》網站,本網站已得到作者許可在此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