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斯蒂芬·羅奇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摩根士丹利前亞洲區主席

美國貿易政策混亂的危險性

2024-06-05
羅奇2.jpg

 美國缺乏連貫一致的貿易政策。它的政治戰略偽裝成貿易政策,矛頭直指中國。毫不奇怪的是,中國採取了同樣的回應措施。由於這兩個超級大國都依靠盟友的支持——美國依靠七國集團,中國依靠全球南方,所以經濟脫鉤倒不是我們最擔心的事情。

對於這種令人遺憾的事態變化,外界很容易歸咎於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喬·拜登:特朗普打響了中美貿易戰的第一槍,拜登則加倍推行保護主義。然而,這些問題早在兩位總統就任之前就已經出現,原因主要是數十年來對開放經濟體中外貿作用的誤解。

政客們傾向於黑白分明地看待貿易平衡:順差是好事,逆差是壞事。1970年以來,美國的商品貿易除兩年外一直處於逆差狀態。所以,美國認為貿易是有害的,它導致原本強勁的經濟實力外流,給就業、企業、社區和收入層面帶來壓力。

所以,美國將自己視為其他國家不當行為的受害者。20世紀80年代時,日本被看作罪魁禍首,現在是中國。美國還指責世貿組織,過去五年,美國阻止世貿組織上訴機構法官的任命,實際上導致該組織失去了作用。

指責是政治性的,不是經濟性的。經濟學專業的學生一入學,就會立馬被要求尊重國民收入核算的基本前提:一個國家的貿易差額等於投資與儲蓄之差。由此可見,儲蓄短缺的經濟體想要投資和增長,必須從國外借入盈餘的儲蓄,就需要和世界其他地區保持國際收支和貿易逆差。

這個概念框架非常適合美國經濟。 2023年,美國的國內凈儲蓄率(個人、企業和政府部門經折舊調整後的儲蓄之和)為負,占國民收入的-0.3%;相比之下,二戰後的平均水平為6.4%。這種情況以前只出現過一次,那就是在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以及剛剛結束的時候。

這導致對貿易做出了政治上令人不安的判斷:根據國民收入特徵,儲蓄短缺的美國出現了巨額外部赤字。2023年,其經常項目逆差相當於GDP的3%,商品貿易逆差為GDP的3.9%,分別是戰後平均水平(1.3%和1.7%)的兩倍多。

克里斯托弗2.jpg

將這個問題歸咎於其他國家是一種逃避。沒有國內儲蓄短缺,就不會存在貿易逆差。國內儲蓄短缺主要是國內因素造成的,是巨額聯邦預算赤字的產物,因為這些赤字在國民收入賬戶中被算作負儲蓄。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衰退期間,美國的預算赤字在2020-21年飆升至GDP的13.3%,2022-23年仍徘徊在GDP的5.8%,幾乎是1962年到2019年平均水平 (3.2%)的兩倍。國會預算辦公室的基準預測顯示,未來十年的赤字份額將保持在當前水平附近。

這種結果不是中國造成的,是美國政客做出的決定導致的。然而,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將美國不斷擴大的商品貿易逆差直接歸咎於中國,理由是從1999年到2015年,中國在美國貿易逆差里的份額從20%飆升至近50%。特朗普獲勝後,迅速對中國商品加征了關稅。

在某種程度上,這一策略似乎有效。 2018年到2023年,關稅使得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逆差減少了1388億美元。然而同一時期,美國總的對外貿易逆差增加了1810億美元,這符合人們對儲蓄率下降國家的預期。隨着來自墨西哥、越南、加拿大、韓國、台灣、印度、愛爾蘭和德國的凈進口激增,美國的商品貿易逆差(不包括對華逆差)在2018年到2023年期間增加了3190億美元。

換句話說,儘管美國領導人努力說服選民,表示自己正在解決本國的貿易問題,但“敲打中國”的想法聽起來很空洞。通過打擊中國,美國將貿易關係從低成本的生產國轉移到成本更高的國家。這相當於對美國消費者加稅,從而提高了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代價。與此同時,華盛頓完全滿足於維持巨額預算赤字,而這將進一步抑制國內儲蓄,刺激進一步的貿易轉移。

如果事情到此停止就好了。貿易衝突使得華盛頓能夠對中國發起火力全開的政治攻擊。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不僅引發了科技戰爭,過度的恐華情緒也增加了網絡戰爭的爆發風險。

此外,美國剛剛宣布對中國商品徵收另一輪所謂的301關稅,涉及電動汽車、太陽能電池板和電池——在這些領域,美國幾乎沒有比較優勢。隨着氣候變化的影響日益明顯,這將損害美國的綠色能源目標。而且,此舉散發著虛偽的味道。畢竟,美國抱怨中國對其替代能源計劃提供不公平的補貼,但卻忽視了一個事實: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向特斯拉等公司提供巨額補貼。

自由貿易和全球化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這一結論在戰後時期成為公認的道理,但現在卻被看成異端邪說。如今美國貿易政策變得混亂:面對儲蓄造成的貿易逆差無能狂怒,在國家安全方面無端恐懼,同時擔心要依靠中國的所謂“過剩產能”來應對氣候變化。這種混亂可能讓世界變得更加糟糕。全球治理已經支離破碎,超級大國爆發衝突的危險讓人不禁痛苦地回想起20世紀30年代的場景。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Dangerous Incoherence of US Trade Policy”(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