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劉遵義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教授

中國的「雙循環」戰略

2020-10-16
3f62d266b34a58b2de24be1bd4c80636.jpg

8月24日,在一個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國家的發展路線規劃:“要推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從1950年直到1978年啟動經濟改革開放,這期間中國經濟基本上只有一種“單一循環”,即國內循環。上世紀50年代中國還與前蘇聯和前東歐社會主義國家進行過有限的易貨貿易。究其原因,一部分是由於朝鮮戰爭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貿易禁運,一部分是由於從50年代末開始中蘇兩國出現爭端。

隨着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第二種循環——國際循環——再度起步,這可以看成雙循環的恢復。不過,這一早期階段的重點仍然是國內循環,而且兩種循環被有意分隔開來,目的是讓中央的經濟計劃能像以前一樣繼續下去。

也就是說,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這兩種循環是完全獨立的,相互之間沒有聯繫。在一種循環中生產出來的商品和服務,不能被用來供應給另一種循環,反之亦然。經濟改革開放初期的這種雙循環,可以說是互無交集的兩個圓,一個代表國內循環,一個代表國際循環,彼此幾乎沒有接觸,沒有重疊,而國內循環仍然佔據着主要地位。

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這兩種循環開始產生交集。外國直接投資者可以在中國境內購買它們的投入,銷售它們的產出。同樣,國內生產者也可以使用進口投入,並將產出賣給國內或國外市場上的任何人(最開始的前提條件是要先履行中央計劃規定的義務)。

2000年中國加入WTO,國際循環進一步擴大,一直到2010年左右,國際循環都佔據着主導地位。此後,由於人民幣升值、中國國內工資上漲以及中國商品在出口市場逐漸飽和,國內市場才開始重獲優勢。工資上漲提高了中國迅速壯大的中產階級的購買力,帶來了對進口消費品和含有進口零部件產品的巨大需求。

孤立和自給自足

儘管從原則上說,某種程度的完全孤立和完全自給自足是可行的,正如中國在1978年改革開放前的大部分時間裡證明的那樣(朝鮮今天似乎還在實踐),但從經濟角度來看,這些絕對是不可取的。

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它的貿易夥伴國也是。然而,全球化在給各國帶來巨大利益的同時,也在各國內部製造出贏家和輸家。自由市場只會獎勵贏家,卻不善於處理輸家的問題。

經濟全球化實際上給每個國家都創造了足夠的收益,原則上講每個人都可以過得更好。而補償輸家是各國政府的責任。問題在於,大多數國家都沒有為失敗者提供足夠的補償,中國則通過其社會保障網和減貧脫貧項目,確保了每個人都是贏家,儘管程度各異。

中國今天有可能做到完全自給自足,只是它的實際生活水平會顯著下降。過去40年里,中國製成品的質量有了很大提高,部分原因是與進口製成品展開競爭,以及“邊干邊學”。

但是,仍有一些產品是中國目前無法製造的,比如大型飛機和先進的半導體。一些大宗商品中國目前也無法足量生產,以滿足國內的需求,比如糧食、石油、銅和鐵。這些商品和大宗產品現在還需要大量進口。如果中國完全放棄國際循環,那就意味着這些商品和大宗產品要麼沒有,要麼數量有限。

回歸單一的國內循環不符合中國的利益。中國需要自力更生,但自力更生不應該與自給自足劃等號。與美國經濟脫鉤並不也不應意味着與世界其他地區經濟脫鉤。中國不能靠退卻取勝。為了維持國際循環,中國需要其他主要貿易國家的支持,特別是歐元區國家的支持。

考慮到中國的生產能力和消費潛力,雙循環實現可持續——以國內為重點、國內國際相互促進——是非常有可能的,但中國需要解決外國對關鍵產品和技術出口設限的問題,這可能需要一些時間。

當下的重點,是促進作為中國總需求組成部分的家庭消費。這需要提高勞動力在GDP中所佔的比例,也就是提高平均工資水平。低工資是中國非農勞動力全部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僱用,並由中央決定其工資水平的時代遺留下來的。現在的挑戰是如何放寬工資政策,而又不導致工資暴漲。工資大幅上漲有可能導致商品價格大漲。

當然,滿足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不能完全依靠私人家庭消費的增加,還必須增加由中央和地方政府主導的公共消費,包括環境的養護、保護和恢復,創造或維持藍天和綠水青山,提供人們負擔得起的教育、醫療和老年護理,以及為所有人提供充分的社會保障。

政府還必須承擔扶持自主創新能力的責任,特別是在基礎研究方面,以便使雙循環在長期內可持續。

要強調的重要一點是,只要經濟是開放的,贏家和輸家就會不斷產生。但自由市場體系本身並不能補償輸家,因此政府有責任對贏家的所得徵稅,並利用這筆收益幫助支持失敗者。除非失敗者得到補償,否則他們會抵制經濟全球化,支持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

中國在消除貧困方面取得了令人羨慕的成績。過去40年里,中國有8億多人脫貧,到今年年底,中國應該沒有一個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了。因此中國可以自豪地說,它沒有失敗者。與1978年時的境況相比,現在每個人都是而且已經是贏家了。減少和消滅貧困不僅使收入分配均衡,而且增加了總的家庭消費需求,因為低收入家庭有較高的邊際消費傾向。

中國今天面臨的最大風險是再次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中國必須繼續積极參与世界經濟,盡其所能做出貢獻,並維護國際秩序。可以考慮與志同道合國家相互實施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和零補貼的“三零”戰略,當然,幼稚產業不包括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