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對華為開戰將毀掉美國半導體主導地位

2020-06-07
GU.jpg

由於美國的特朗普政府最近試圖對中國電信技術龍頭企業華為公司關上大門,他和他的中國問題顧問打破了迄今為止國際合作的黃金標準,這個標準的代表就是世界半導體工業。

美國商務部最近宣布,沒有商務部的事先批准和許可,今後任何美國公司所產設備製造出來的半導體芯片都不能賣給華為。

這一新規定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它破壞了設備買賣雙方正常的銷售合同。同時,人們很難知道商務部這麼做是否有任何法律的上依據。

鑒於集成電路的複雜性,其製造過程往往有十幾個步驟,或者更多,而許多關鍵的步驟要用到美國公司設計製造的精密設備。實際上,要求獲得許可證才能向華為銷售產品,就是威脅不要向華為供應半導體。

半導體誕生於舊金山灣區的硅谷,美國公司至今仍主導着日趨複雜的半導體器件所需生產設備的製造。世界上的五大半導體生產設備製造商中,有三家是美國公司。

半導體行業的咒語是製造的集成電路要一代比一代更快、更小、更便宜、更強大,其性能大概每18到24個月就提高一倍。為保持這一趨勢,製造設備必須更複雜、更強大,因此也更昂貴。

廢棄過時的生產線並投資於下一代技術形成了一種障礙,只有資本雄厚的跨國公司才能做到。為此,台灣半導體生產商台積電提出了一種全新而獨特的經營主張。

台積電的半導體行業革命

他們宣布將投資並且持續投資於最先進的芯片設備,為其他希望利用這類“付費”生產的企業提供“晶圓代工”服務。

於是,台積電不可逆轉地改變了該行業的商業模式。企業沒有必要投資於一家“晶圓廠”,而可以專註於設計新的芯片,來執行新功能和新任務。花在計算機化設計工具上的100萬美元,如今可以用來啟動一家抓住市場機遇的有想法的創業公司。公司在十年前至少需要投資10億美元,現在則至少要投資100億美元,才能擁有一家半導體晶圓廠。

在過去30年里,“生產外包”的企業大量增加。英偉達等一些公司專註於專利芯片設計以供市場銷售。其他公司,比如華為,則有能力設計供自家使用的專用芯片。

毫不誇張地說,正是這種獨立的晶圓代工模式,才使近年由高科技公司驅動的經濟繁榮成為可能。

全世界都受益於這一良性循環,創新的芯片由生產外包的公司設計,由獨立的晶圓代工廠製造,再賣給像蘋果和華為這樣的電子產品製造商。

芯片設計藉由半導體製造設備的進步而進步,之後,這些設備又有新的專業用途和新的應用領域。鏈條上的每一環都激勵着下一環的發展,以實現更高水平的技術進步。

數字貨幣、自動駕駛和基於人工智能的應用,都在等待下一代半導體器件的問世。

直到特朗普政府驟然改變遊戲規則。突然間,美國生產的半導體製造設備無法再為華為公司生產半導體芯片了。

在這個過程中,台積電不知不覺地成為特朗普政府擠壓華為把戲的受害者。華為一直是台積電最重要的客戶之一,占其年收入的20%。

台積電最終還是決定屈服於白宮的壓力,同意在亞利桑那州興建一家晶圓廠,既讓特朗普有面子,也希望以此換取美方的善意,讓它保住自己與華為的業務。

台積電被特朗普算計了?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台積電簽署協議,同意投資120億美元在亞利桑那州興建晶圓廠的第二天,美國商務部宣布了有可能迫使台積電停止向華為出售產品的規定。

不到兩周前,美國商務部還對華為使用障眼法,暗示它將允許美國公司與華為一起參與制定最新無線技術——5G的行業標準。

此舉顯示美國商務部最終意識到,華為在5G發展中佔據了主導地位。同意與華為合作,似乎暗示着和平協議正在醞釀中。

然而情況並非如此。欺詐和不守信用已經是特朗普政府的標誌。

當然,隔離華為,將給在中國所有的半導體銷售都帶來嚴重影響。美國依然是世界半導體行業的領導者和最大供應商,而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客戶。疫情之前的2018年,美國向中國出售了價值750億美元的半導體芯片,大約佔到美國產量的36%。

如果中國為了報復減少從美國的購買,美方享有的大量貿易順差就會縮水。銷售下降意味着利潤下降,用於研發的資金也會減少,從而削弱美國在這一高科技領域的領導地位。

日本和韓國的芯片供應商將樂於填補美國留下的空白,而且,中國將比以往更加堅定地投資於半導體技術的開發,進而打破對美國的依賴。

短期結果是雙輸,長期後果對雙方都將是災難性的。讓各方獲益的良性循環將被惡性競爭和市場碎片化所取代。

在周五的玫瑰園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宣讀了一份聲明,闡述他對中國、世衛組織和香港的立場。他沒有明確威脅說,要撕毀今年1月與中國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但是,人們很難不得出雙邊關係正走向脫鉤的結論。

雙方將面臨痛苦的未來

一旦北京對保持和解以及期望和解感到厭倦,他們的報復就會很讓人生厭,並且有可能造成最大的痛苦。它不會僅僅是不購買大豆和波音飛機。

正如澳門新聞社所指出的,未來兩年澳門的博彩牌照要續期。已經開始有傳言說,金沙中國的續約成問題,這將讓大股東謝爾登·阿德爾森的凈資產受損。

阿德爾森一直是特朗普政治財富最重要的保險人,每一個選舉周期,他拿出的資金都超過1億美元。特朗普將會感受到阿德爾森的痛苦。

當雙邊關係分裂成為美國勢力範圍和中國勢力範圍的時候,世界會是什麼樣呢?

最能代表美國勢力範圍的,是能言善辯的首席外交官、國務卿蓬佩奧的“魅力”。他在世界各地大搖大擺地走着,卻沒有提供任何好處,只是威脅如果哪個倒霉國家不按他的指示迎合美國利益,就會受到制裁。

一些小國確實被嚇到,並且屈從了,因為它們害怕美國的制裁。在特朗普的執政下,這些制裁可以是隨意的,可以是特朗普的一時興起。

其他人站隊是因為覺得需要美軍的存在以確保安全,例如台灣。儘管特朗普政府不負責任,但台北政府卻甘願被冒犯,任由華盛頓脅迫台積電把其核心業務放到亞利桑那州。

然而,與美國作經濟盟友是沒有回報的。如果你,比如越南,賣給我們的東西比從美國買走的多,我們就會不高興,就會對你的商品徵收關稅。如果你碰巧擁有我們沒有的比較優勢,我們就會要求國會頒佈一項法規來打掉你的優勢。我們是霸權國家,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特朗普“一個人的多數”看來不妙

然而,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正在開始一磚一瓦地崩塌。無論是氣候變化、武器不擴散、開放天空、伊朗核協議還是其他問題,歐盟國家都對自己在美國的決定面前沒有發言權感到不滿。不管華盛頓出於美國的最大利益做出什麼決定,它們都只能遵守,有時連禮貌的協商都沒有。

對蓬佩奧來說,歐盟與美國的利益不一致不重要。不過,當蓬佩奧發表聲明時,歐盟成員國越來越頻繁地裝做聽不見。

正如《亞洲時報》所指出的,中國和亞洲國家在抗擊新冠疫情方面遠遠領先於西方,經濟也恢復得不錯。中國與亞洲國家的貿易額是中美貿易額的三倍。作者接著說,亞洲增長的長期驅動力是中國崛起成為一個技術超級大國。

某些國會議員和特朗普似乎認為,中國迫切需要把學生送到美國來竊取美國的技術。他們可能不知道,中國已經在超級計算、量子計算、5G電信、高超音速武器、土木工程、高鐵、電動車、自動駕駛汽車和公共汽車等眾多學科領域位居世界第一。

在周五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宣布他將中斷與世衛組織的關係,並停止為該組織提供資助,因為他聲稱世衛組織已被中國控制。當然,他欺騙不了任何人。他必須加倍指責世衛組織,這樣就不必解釋為什麼有10萬多美國人死於新冠肺炎了。

在10天前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上,來自194個國家的代表都表示支持世衛組織,認為它對保障全世界的健康至關重要,只有美國例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講話。他當時並不知道美國將扣下每年給世衛組織的4億多美元財政支持。習宣布,中國將在兩年內每年提供10億美元幫助世衛組織抗擊疫情。

習近平還通報說中國有五種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候選疫苗。如果任何一種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他承諾中國將向所有人提供。

美國也在研發疫苗。然而,他們的立場是疫苗的使用將由知識產權所有者決定。《亞洲時報》對這場“疫苗戰”做了精彩的分析。

如果你是那190多個國家之一,必須決定加入一方的勢力範圍,你會選擇哪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