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冠狀病毒加速金融危機

2020-03-16
NOLT.jpg

全球金融市場上周意識到,從中國蔓延到世界其他地區的新冠肺炎(COVID-19)的經濟後果影響深遠。這種影響由於正在失去動力的負債繁榮已經出現不確定性而被進一步放大。

大量債務是現代經濟的潤滑劑,經濟繁榮持續的時間越長債務就越多。把越來越多貸款提供給押注房價將繼續攀升的投機者,推升了包括股票和房地產在內的資產價格。一旦經濟開始放緩,信貸開始收縮,經濟“軟着陸”(即限制經濟下滑)的機會往往很小。許多資產所有者的債務槓桿極高,若價格有一段穩定,他們必須要麼迅速賣出,以清償貸款減少損失,要麼繼續持有甚或借錢加倍買入,寄望於價格下跌只是暫時的。如果繼續跌,空頭賣家會把價格推得更低,試圖等待行市變好的多頭則會恐慌。很多人持有下跌資產的時間過久,就會破產和拖欠貸款。隨着越來越多充斥銀行投資組合的信貸資產消失,過度擴張最嚴重的金融公司也面臨破產,很多公司取決於日漸不安的貸款方是否提供新的貸款。

債台高築的經濟可能沒法緩緩地減速,就像調低暖氣的溫度,或者降落一架飛機。平均條件不重要,重要的是槓桿率到達極限時的恐慌,它會讓經濟在商業周期結束時陷入深度衰退。我們現在似乎就是這種狀況。

通常,當商業周期進入尾聲的時候,利率會隨着信貸需求的飆升而高企。因此,如果各國央行降低利率,同時向信貸系統注入充足的流動性(通常被錯誤地稱為“印錢”),也許就能避免深度崩盤,同時實現軟着陸。這是中央銀行家們的標準理論。但這一次的問題是,利率已經處於創紀錄的超低水平。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首次跌破1%,至0.5%。日本和歐洲大量主權債務的收益率甚至更低,有些甚至是負的。實際上,投資者(主要是金融機構)是在用錢向政府購買獲得貸款的特權。這簡直再離奇不過。

這次冠狀病毒的性質表明,它不僅僅是一次短期衝擊。病毒攜帶者不必發病就能傳播病毒,而當他們發病後,可能已經感染好幾百人了。隔離往往來得太遲,控制它比控制典型流感病毒要困難得多。因此,縱使全球確診的病例數已經上升到10萬以上,但真實的數字可能要高得多,因為大多數新感染的病毒攜帶者是沒有癥狀的。已經有3600多人死於這種像流感癥狀的疾病,雖然絕大多數人正在康復。迄今大約90%的不幸者是中國人,而病毒還在迅速擴散。經濟後果已經很嚴重,可能還會變得更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疫苗或治療的方法。與網上傳言相反,我們也不能保證天氣轉暖會令病毒的擴散速度放慢。不管怎麼說,南半球的氣候正是相反的。

首當其衝的行業之一是全球旅行和旅遊業。最初的影響主要局限於中國,但現在正波及全球。在世界各地,各種不必要的旅行和公眾聚會已被取消。旅行大量減少引發對全球經濟衰退的預期,導致油價下跌。由於預期生意興隆而借款的各類公司將難以償還債務。

這次病毒也許讓公共衛生系統的弱點暴露無遺。最大的問題之一,可能就是美國的低薪打工者普遍缺少醫療保險。低收入、沒有保險的人不太會去接受檢測,由於通常沒有帶薪休病假等福利,他們更有可能帶病上班。這些人很多是受雇於服務業,包括老年人護理、日托、餐飲服務、美容院、住宅及商業建築保潔,如果被感染,他們是有可能大範圍傳播病毒的。雖然韓國這類有高效公共衛生服務和全民保險的國家正在提供廣泛的免費檢測,以快速鑒別感染者,遏制病毒的傳播,但私人保險五花八門,有大量無保險下層階級和弱勢勞動者的美國卻可能因為疫情的悄然擴散遭受更大的衝擊。這種病毒或許喚醒美國人,讓更多人意識到全民健康保險對公眾的好處。

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已經非常嚴重。旅行禁令和對病毒的擔心使數千萬民工滯留在了家鄉,即使他們的工廠、建築工地和服務行業在政府把春節假期(當時病毒剛開始變得廣為人知)延長數周之後終於復工。中國幾乎所有高校都要關閉好幾個月,學生們設法在家裡上網課。由於許多餐館仍然不允許堂食,食品配送服務十分紅火。加油站開始出售食品雜貨,因為許多購物者寧願躲開擁擠的商場。全中國各地的公共場所都異常的冷清。

中美臨時貿易協議實際上已是一紙空文,它本應是朝解決特朗普強加於人的貿易戰邁出的一步。特朗普答應暫時不給中國新加關稅,並把針對消費品的大部分特別關稅從15%降到了7.5%,儘管中國約一半的輸美產品仍被徵收25%的關稅。作為回報,中國承諾未來兩年內從美國增加高達2000億美元的進口。這個目標一直是不切實際的。即使中國無論如何都避不開這個協議,但病毒引發的經濟衰退為它最終違背協議提供了一個現成的借口。特朗普是想假裝自己解決了與中國的貿易問題,以增加連任的機會,但只要美國或中國承認部分協議已經失效,他就有可能再次加稅進行報復。特朗普還可能以病毒源自中國為借口,進一步限制來自中國的旅行和移民。總之,對全球經濟以及中美關係和特朗普的連任來說,這場大流行都是不祥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