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小明 前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團副代表

世貿組織改革:中國的願望清單

2020-02-25
zhou.jpg

在一些西方媒體上,中國常被描繪成世貿組織中(WTO)的反派,意欲破壞該組織的規則。一些美國人把中國稱為“修正主義國家”,指責中國通過強制性技術轉讓、侵犯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等不公平貿易行為,使競爭環境向有利於本國產業的方向傾斜。

當然從邏輯上說,出於自身利益,這個世界最大貿易國也許贊成對世貿組織進行改造。然而出乎許多人意料的是,事實恰好相反。

中國認為,世貿組織正面臨生存威脅,需要作出改變,以便提高它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效率、權威性和相關性。然而,中國所呼籲的只是“必要改革”,也就是有限改革,而不是根本性改革。中國認為世貿組織曾很好地服務於中國和全世界的利益,直到不久以前一直為全球貿易提供着穩定、可預測、可執行的貿易環境,使全球貿易受益良多。

所以中國希望保持該組織的完整,維護該組織的核心價值和基本原則,如非歧視和開放。同時,中國認為目前亟需保護該組織不受貿易保護主義者的攻擊,不受成員國單邊措施的影響,這些是導致世貿組織出現危機的根源。

例如,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鋼鋁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就是違反世貿組織的規則,擾亂了國際貿易。同樣,美國所採取的單邊措施,如提高進口關稅,對其他成員國實施經濟制裁,也引起人們的嚴重關注。這些行為破壞了多邊貿易體系的權威和相關性,中國擔心,如果放任美國大肆使用國家安全例外和其他單邊措施,世貿組織有可能會崩潰。

中國還希望世貿組織機構能夠繼續運作。中國堅持認為,應該讓爭端解決機制繼續發揮作用,雖然中國自己對它的某些裁決有異議。中國“入世”以來,從2003年起,美國針對中國向世貿組織提起15項訴訟。據美國的一項統計,其中有10起案子是判美國勝訴。

中國同意該組織眾多成員的看法,即爭端解決機制儘管存在缺陷,但它是世貿組織成功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以規則為基礎的體系是對抗叢林法則、保護弱小成員的可靠屏障。正因為這樣,過去兩年多來,中國和歐盟一直帶頭努力,試圖化解美國阻撓上訴機構法官任命所引發的體系危機。

為平息美國的關切,中國與大約120個國家合作提出了具體建議。上訴機構因缺少資源和人員而停擺的那天,中國駐世貿組織代表張向晨大俠戴了一條黑色領帶出席會議,表達中國對這一不幸事件的看法。

中國還認為,世貿組織的關注重點應該是經濟發展。中國自視是發展中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同舟共濟,在中國看來,發展是世貿組織一切工作的核心。因此,中國懇切希望將發展置於改革的中心位置,以使一個經過變革的新世貿組織更好地推動包容性發展。

也因此,中國對“特殊和差別待遇”原則有特彆強烈的感受,因為它有助於發展中國家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中國反對歐盟和美國散布的觀念,即一些發展中國家——也就是中國——需要承擔與發達國家相同的義務。中國以為,成員國確定自身發展階段的權利應當被尊重。為解決發展赤字問題,中國希望基於新的貿易投資規則,為發展中成員提供充分而有效的優惠待遇。

中國還希望保留世貿組織的決策機制。在一些發達成員看來,這種在協商一致基礎上決策的機制繁瑣且效率低下,因此建議修改這一機制。與之相反,中國呼籲堅守現行體制,認為該機制是保護所有成員權利和利益所必不可少的,特別是那些弱小的發展中國家。讓弱小國家在攸關本國利益問題上有發言權,就是在國際舞台上踐行民主。

中國在它的世貿組織改革議程中還提出其他一些修改建議。目前中國正推動採取措施,糾正某些規則當中的不平等內容,以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當前的農業規則,特別是與綜合支持量(AMS,即每年為農產品生產者提供支持的總金額)有關的規定,允許發達成員享受高水平補貼,而絕大多數發展中成員卻享受不到。這些規則嚴重扭曲了農業生產和貿易。在漁業部門,補貼已經導致生產過剩,也就是過度捕撈。中國呼籲修改農業規則,特別是要清除AMS和其他扭曲市場與貿易的規則。

中國贊成制定嚴格的全球規則,防止國家安全例外規則被濫用,並抑制單邊制裁和缺乏國際法依據的長臂管轄。中國還提議在電子商務、投資和中小企業援助規則等新領域展開談判。

隨着中國世貿組織改革議程的提出,它發現自己正被迫面對所謂“合作三方”的攻擊。美國、歐盟和日本這三家,試圖把世貿組織改革變成主要針對中國的改革。公平地說,這些國家對中國的指責並不說明中國沒有遵守世貿組織規則,而是如歐盟所承認的,它說明“規則手冊有漏洞”,也就是說,世貿組織規則已經無法解釋中國的行為。為此,合作三方一直在就政府補貼及其他問題(包括國有企業)制定新的全球規則,同時為落實這些擬議中的行為守則設計新的工具。

中國可以接受與其經濟改革開放議程相符的建議,但可以預料,它將抵制以中國成功經濟模式核心內容為目標的規則改變。

這也提出了一個問題:有沒有可能通過國家或群體選擇的不同經濟模式來達到一致?畢竟,不是所有麵包都是一個烤箱烤出來的。

而且中國認為,要求它改變道路是不合情理的,因為事實證明這條道路不僅對中國是成功的,對世界其他國家也是有益的。中國為什麼要削足適履呢?在中國看來,合作三方建議的規則改變是出於一己之私,隨着中國在經濟和技術上的迅速追趕,它們企圖束縛中國的手腳,削弱它的競爭優勢。

不可否認,中國在世貿組織改革中面臨著新的挑戰。然而,作為這一多邊貿易體系的後來者,中國第一次有機會為塑造全球貿易未來的法律框架貢獻力量。鑒於中國在世貿組織改革中將日益發揮實質性作用,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國將為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全球貿易體系做出重要貢獻。這一體系不僅將使中國受益,而且會讓該組織所有成員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