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跳出中美貿易協定看其影響

2020-01-21
5bdca59eceb856b6d1ddc21d222060fb.jpg

正如貿易戰很難分出誰輸誰贏一樣,一份貿易協議的簽署也難以分出真正的“勝負”。儘管中美關係已回不到過去,然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簽署仍具有十分積極的建設性意義。如果跳出中美貿易協定本身的直接影響來看,它對阻止中美經貿關係因貿易戰進一步惡化將產生三大深遠影響。

將不確定變為“相對的確定”

曠日持久的貿易戰隨着1月15日中美正式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所降溫,這對雙方而言似乎都是一場“勝利”,因為在很大程度上“第一階段”協議終止了貿易戰繼續升級給中美乃至世界經濟帶來的巨大衝擊。過去24個月以來,中美之間相反的策略形成不斷惡化的正反饋機制,不斷放大兩國之間的矛盾與衝突。美國主動挑起貿易戰,對中國實施懲罰性關稅,而中國作為回應也對美國產品實施報復性關稅,這導致兩國關稅呈螺旋式上升。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摩擦進一步外溢至世界其他國家,嚴重破壞了全球正常的經貿關係。

根據IMF最新預測,全球經濟2019年的增速將下滑至3%,並將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紀錄。全球經濟景氣放緩從製造業進一步傳導到服務業,貿易戰成為拖累全球經濟增長的最大因素。而比貿易戰更糟糕的是特朗普政策的不確定性。因此,“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特朗普的不確定性,給全球投資者以“相對確定”的預期。這也有助於企業規避不確定性投資決策的風險。從美國角度看,它從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為“短暫的有限獲益”而付出“長遠的實質性代價”。

重啟中美之間對話機制

為此,兩國急需做出努力並重啟制度性對話通道。在中美之間建立有效的協調機制和分歧管控機制,構建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仍是未來雙方共同努力的目標。中美自建交以來已經形成許多對話溝通機制,包括首腦熱線、戰略與經濟對話、中美商貿聯委會等。這些機制特別是戰略對話和軍事交流機制在關鍵時刻能起到確定共同利益、管控分歧、避免誤判甚至化解危機的重要作用。但這些機制有些因中美貿易戰升級而停擺。

“第一階段”協議規定了美國和中國將建立貿易框架小組,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中國指定的副總理牽頭,透過雙邊定期協商,處理解決與協議有關的爭端。與此同時,作為兩國“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活動的一部分,中美同意重啟半年一次的貿易對話機制來解決雙方結構性問題。這意味着中美開始重啟制度性對話通道,並建立新的合作框架。在這一框架下解決分歧,探尋一種制度化協調協商機制,有利於避免兩國關係繼續滑向冷戰甚至“熱戰”。

中美結構性問題解決有望進入“快車道”

首先,擴大對美商品和服務進口有助於解決“貿易不平衡”問題。無疑,中國主動擴大進口是“第一階段”協議中的重要內容,中方強調將“遵循WTO規則和市場化、商業化原則,增加從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進口優質、有競爭力的產品和服務”。這裡需要強調的是,中國將按照市場化原則和WTO規則,按照需要,在能源、製成品、服務等領域擴大從美國的進口規模。其次,擴大市場開放是中國邁向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根本利益訴求。事實上,新一輪市場開放更具自主性。去年G20峰會上,習近平主席提出了對外開放五大措施,包括進一步開放市場、主動擴大進口、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全面實施平等待遇、大力推動經貿談判。中國奉行一諾千金,這五點已經基本兌現。而“第一階段”協議中涉及的知識產權保護、技術轉讓、產業政策、國企改革、營商環境等問題從長遠來看都會加速解決。中國全方位制度型開放的步伐使得中美結構性問題的解決進入“快車道”。

貿易摩擦對中國經濟影響深遠,邁向高質量發展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提出中國要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未來中國將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以高水平開放促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中國下決心建立一個強有力的市場經濟機制,勢必會給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帶來更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