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從厄瓜多爾到吉爾吉斯斯坦:一個悄無聲息的中國數字「一帶一路」故事

2019-12-17
163.jpg

後蘇聯時代中亞地區的一個多山的小共和國,與一個被太平洋、亞馬遜叢林和安第斯山脈環繞的南美國家,它們之間的聯繫並不像看上去那麼含糊不清。這個謎題的答案,也許與常識相反,就是“中國”。雖然今天的新聞頭條更多地聚焦在中美5G競賽和技術冷戰上,但中亞卻講述着(或者並未說出)一個悄無聲息的故事。

在吉爾吉斯斯坦的比什凱克,一個配備了閉路電視監控系統和面部識別設備的新警察指揮中心於本月啟用。據稱,面部識別技術是免費提供給吉爾吉斯斯坦的。現階段在這個首都將全城安裝60個閉路電視監控系統,其中20個配有面部識別技術,所有軟硬件都由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提供。

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是一家國有企業,獲中國政府授權為國外市場提供內部防範與安全電子解決方案。其產品涵蓋範圍從道路交通解決方案和太陽能發電設備,到無人機、雷達和航空管理系統。該公司在斯里蘭卡、委內瑞拉、巴西、玻利維亞、秘魯、緬甸、老撾、安哥拉、阿爾及利亞和埃塞俄比亞都有代表處,在歐亞大陸它的辦公室設在莫斯科。

吉爾吉斯斯坦與厄瓜多爾進行比較的更大切題之處,在於厄瓜多爾有約1600萬人口,街頭幫派文化盛行,一度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但自從2008年以來,厄瓜多爾的故意殺人率持續下降,有報道說兇殺率已經從2008年的每十萬人18起,下降到2018年的5.7起。是什麼讓受犯罪困擾的厄瓜多爾,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遊客新的熱門目的地呢?目前並沒有明確答案。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原因是那些團伙已經合法化,並且被允許參加社會活動。另一些人則認為是由於有了新憲法和新刑法。

儘管如此,相關討論還經常提到中國,以及它對打擊厄瓜多爾街頭犯罪所發揮的作用,特別是中國提供的技術解決方案。2016年11月,厄瓜多爾引進了緊急情況反應與監控系統——“綜合安全服務ECU911”。雖然該系統究竟是免費,還是貸款計劃的一部分,各方有不同說法,但它對提高應急服務的質量是至關重要的。在厄瓜多爾全國,該系統有4145個攝像頭和16個響應中心,它們與國家安全和救災部門相連。它甚至還有主動定位程序,用於在救援或警方行動中跟蹤移動設備。為厄瓜多爾提供所有軟硬件的,也是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

很顯然,除了逐漸成為中亞地區主要的經濟和發展合作夥伴以外,中國更着重於提升自己在該地區的獨家監控系統供應商地位。就在不久前它宣布,華為和中信國安信息科技計劃投資3億美元給烏茲別克斯坦的“安全城市”項目,這一項目包括用面部識別設備升級塔什干現有的閉路電視監控系統。幾年前華為也曾嘗試參與比什凱克的“安全城市”項目,但投資協議最後泡湯了。塔吉克斯坦的“安全城市”項目從2013年開始運作,中國提供了2000多萬美元貸款,其建成有華為的幫助。

不過,中國為什麼如此熱心在中亞和其他地區投資推廣監控技術、人工智能、蜂窩網絡、跨境光纜、數據中心和衛星導航系統呢?問題的答案可能並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

厄瓜多爾和吉爾吉斯斯坦都發現自己越來越依賴中國的貸款。2005年至2018年間,厄瓜多爾向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借貸近184億美元,用於為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籌資。其中一個項目是價值22.4億美元的科卡科多-辛克萊水電站,它的年發電能力預計為87.34億千瓦時。這本應是厄瓜多爾歷史上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不過很快就成為最大的尷尬。不僅大壩建在了一座活火山附近,對大壩所需水資源也沒有做初步分析,而且,由於中國承包商使用質量不合格的原材料,大壩已經出現7000多處裂縫。

吉爾吉斯斯坦也發現類似的情況。到2018年3月,吉爾吉斯斯坦的外債為39億美元,其中欠中國進出口銀行近17億美元。優惠貸款被用來投資輸電線路、道路和發電廠建設。其中一個項目是3.86億美元的比什凱克熱電廠現代化改造。然而,發電廠在第一個冬天就出了故障,這導致了對故障原因的調查,隨後,包括兩名前總理在內的一些吉爾吉斯斯坦高官因涉嫌貪污被逮捕。

所以我們不禁要問,中國願意向外國提供監控系統,是不是想把它作為一種便捷有效的解決手段,用來保護中國在這些自己無法更直接安全介入的地區的投資?又或者,就拿吉爾吉斯斯坦來說,中國更在乎的是不是其動蕩省份新疆的安全問題呢?長期以來,北京一直擔心阿富汗和中亞地區被激進的伊斯蘭分子用來培植新疆的不穩定勢力。因此向中亞國家提供監控“贈品”,也許只是想獲得該地區居民的個人數據。

無論如何,了解中國數字技術“走出去”究竟意味着什麼,對中國的近鄰和遠鄰來說都是迫在眉睫的事。“一帶一路”倡議自從2013年啟動以來,地域範圍急劇擴大,涉及到110多個國家。而且重建的絲綢之路也不再僅僅是陸路或海路,中國還致力於用數字“一帶一路”連接遠近國家。就像中國政府發佈的白皮書建議的,打造“信息絲綢之路”是“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合作重點之一。

對“數字絲綢之路”論述的增多,只能說明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新變化即將成為現實。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一帶一路”論壇開幕式上闡述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要加強在人工智能、納米技術、量子計算、雲計算、智慧城市、大數據等領域的合作,以推進創新驅動發展。此前,中國國務院還發佈了有關國家信息化的五年規劃,鼓勵中國科技企業全面參與打造新的所謂“網上絲綢之路”。

隨着“數字絲綢之路”或“網上絲綢之路”的推出,“一帶一路”的目標是否更在於推廣中國國內安全模式呢?中國國家信用管理體系——“社會信用體系”已經被人稱為“奧威爾式的噩夢”。據估計,中國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監控市場,全國截至2016年共安裝了近1.76億個攝像頭,2017年頒發了530個與照片和視頻監控有關的專利證書。換句話說,北京真的是圍繞着命運共同體理念,在網絡空間團結它的鄰國嗎?畢竟,因為降低了厄瓜多爾的犯罪率,中國的安全解決方案確實受到推崇,但我們距離21世紀新型數字專制僅一步之遙的風險也相當高。正如奧威爾寫的:“4月間,天氣寒冷晴朗,鐘敲了13下。” 嘀嗒、嘀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