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小明 前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團副代表

爭議焦點:發達還是發展中?

2019-11-29

在討論WTO改革的初期階段,“發展中國家”標籤迅速成為核心話題,也成為該組織發達成員和發展中成員的一個爭議焦點。

發展中國家在WTO可以獲得特殊的優惠待遇。例如,其進口關稅的上限要遠高於發達成員。發展中國家還被允許在更長時間段內履行其WTO協議下的義務或承諾。

如今,美國正試圖定義何為“發展中國家”,並提出了一系列標準來判定某個WTO成員是否為發展中國家。

7月下旬,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批評一些發展中成員自我認定這一特殊地位,並要求儘快解決“過時的兩分法”。他威脅說,如果在90天之內沒有突破的話,將採取單邊行動。歐盟也試圖改革這一體系,並抱怨很多國家自稱“發展中”,從而不公平地獲得“特殊和差別待遇”(SDT)。在其去年7月發佈的WTO現代化改革建議中,歐盟呼籲採取“需求推動的、基於證據的方式”,來確保SDT優惠“儘可能精準”,並且這種“靈活性能被那些真正有需要的成員獲得”。

SDT的歷史可以追溯到約60年前。當WTO的前身GATT(關貿總協定)在1947年成立時,只有23個締約方,其中11個是剛剛獨立的國家。富國亟需為它們的產品和投資開拓市場。基於這一目的,它們希望GATT的發展中締約方開放經濟,並吸引其他窮國家加入GATT。

不過,窮國並不熱衷於自由化它們的進口制度,並擔心貿易自由化會損害它們培育本土產業的努力。

為了誘使窮國降低貿易壁壘,富國向它們提供優惠條件。因此,1995年GATT納入條款,令窮國可以不用執行和更工業化國家一樣嚴格的貿易規則和紀律。從此以後,SDT方案成為全球貿易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SDT對將更多發展中國家納入WTO發揮了關鍵作用。自1995年WTO成立以來,成員數量從75個增加到164個,新增了大量發展中成員。SDT條款給予很多發展中國家一定的保證:即便天塌下來,它們也有時間逃跑。它們相信,有了發展中國家地位,就可以採取措施減少市場開放帶來的副作用,貿易自由化將變得更少痛苦、更可承受。顯然,如果沒有SDT條款,WTO成員快速擴容是不可想像的。

同樣重要的是,通過令談判變得更加順利,SDT很大程度上幫助達成了烏拉圭回合談判。這有助於將發展中國家整合進全球貿易體系,反過來又使發達成員在廣大發展中世界獲得更多的市場准入。

顯然,多年來SDT條款被用來獲得市場准入。從效果看,這是工業化國家為在發展中國家實現貿易自由化而構思出來的。因此,它對發達國家來說構成一項義務,而發展中國家有權決定是否放棄它們的特殊地位。一些發展中成員,如巴西和韓國可能希望放棄這一標籤和相應的SDT待遇,它們的決定應當得到尊重。但其他發展中經濟體有權保留它們的地位。

發展中國家絕對不應被強迫放棄它們來之不易的合法權利。強迫它們放棄發展中國家地位既不合情也不合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巨大差距仍然存在,例如經濟結構、人均GDP、教育和健康。正如路透社所說,這有可能成為“另一個本質上無視部分WTO規則的行為”。

基於這一背景,美國和歐盟試圖區別對待發展中國家的努力不受歡迎便不足為奇了。在日內瓦,一個又一個來自非洲大陸的發言人和其他地區發展中國家發言人一起,譴責美國和歐盟的計劃。

發展中國家相信——它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它們已經履行了自己的承諾,如今該是發達國家履行而非背棄它們的承諾了。發展中成員越來越懷疑,華盛頓和布魯塞爾正在密謀分裂它們,並最終徹底取消自己對所有發展中成員的義務。尤其是美國的計劃日益被視為“美國優先”的體現。很多發展中國家仍在哀嘆多哈回合談判的失敗,認為這一失敗源於發達國家未能履行承諾。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繩。這次,它們就顯得更加警惕。

而且,美國和歐盟此舉也將無助於WTO事業。很可能的是,它將適得其反。取消發展中國家地位,意味着拿走了抵禦市場自由化衝擊必不可少的緩衝。這只會令很多發展中成員在參加貿易和投資自由化談判時變得更加猶豫。雄心將因此受挫,共識將更難達成——如果還能再次達成共識的話。

因此,與美國和歐盟的主張正相反,取消發展中國家地位將給WTO的談判功能帶來更多傷害而非好處,並使把更多發展中國家整合進全球貿易體系的努力受阻。

作為多邊體系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發展中國家地位仍然重要並有價值。無論從道德還是務實層面來看,它都應當被保留而非拋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