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RCEP推動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

2019-11-20
ee.jpg

當前,全球保護主義盛行,全球90%的經濟體面臨增長放緩。貿易“裂痕”危及世界經濟,多邊自由化體系失去了前進的方向。而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作為應對亞太地區錯綜複雜的“意大利麵碗”效應的重大機制設計,是亞太區域內整合、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的重要一步,勢必影響未來亞太經貿乃至全球經濟發展格局。

近期,除印度宣布退出談判外,經過28輪磋商和18次部長級會議,RCEP的15個成員國了結束全部20個章節文本談判和實質上所有的市場准入談判,並將致力於確保明年簽署協議。RCEP這個縱跨南北半球兩大洲、涵蓋約35億人口、GDP達23萬億美元、約佔全球32.2%經濟規模及29.1%的貿易和32.5%的投資的超大型自貿協定,經過七年長跑終於成形。

事實上,隨着WTO多邊貿易體制不振,FTA(自由貿易協定)日漸成為新一輪國際經貿規則制定的主導力量。根據WTO所屬 RTA Database統計,1948-1994年期間,全球向WTO 報備的RTA(區域貿易協定)有124個;而1995 年烏拉圭回合結束以來,向WTO 報備的RTA 數量已超過400個。截至2019年6月,總有效RTA數量達474個,其中FTA性質的257個。相互交叉、碎片化規則帶來的“意大利麵碗”效應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

RCEP內部最初已經有5個FTA,如東盟-澳新FTA、中國-新加坡FTA、中國-澳大利亞FTA、日本-菲律賓FTA等,它們存在着相互疊加的優惠措施,原產地、投資開放、服務貿易等規則都不一樣,成為建立RCEP的一大障礙。但多年的努力,不斷使各項標準規則和優惠政策對接,為RCEP談判的達成奠定了基礎,降低了RCEP成員國之間的斡旋難度。而早期收穫更讓成員國享受到貿易投資便利化所帶來的福利,從而使各方對深化區域經濟一體化合作有更大的期待。

當前,在一些國家強調本國優先、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國際多邊貿易體系受到逆全球化力量侵蝕的背景下,維護自由貿易體制,加強亞洲價值鏈整合,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具有標誌性意義。本世紀以來,亞太內部的貿易依存度與一體化進程不斷上升。博鰲論壇發佈的《亞洲經濟一體化》數據顯示,亞洲經濟整體上對自身的依存度大幅提升,從2016年的50.74%上升至2017年的54.2%,為2004年以來最高。特別是,隨着中國市場規模的擴大以及改革開放力度的加大,區域各經濟體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也在同步上升。

另一方面,內部貿易聯繫愈發緊密,貿易粘性增強。事實上,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亞太區域內貿易的增長速度幾乎是世界貿易的兩倍,遠遠超過北美自由貿易區和歐盟域內貿易的增長速度。無論進口還是出口,區域內對外貿易額中的內部貿易佔比均呈明顯上升趨勢,達到60-65%左右,成為全球最具增長活力的價值鏈夥伴。因此,作為目前亞太地區規模最大、最重要的自由貿易協定一旦生效,通過實現原產地規則和相互認可等機制的簡化,以及貿易投資便利化的大幅提升,亞洲區域價值鏈也會變得更加緊密而穩固。

距離高質量自貿協定還有多遠?RCEP仍有非常大的進一步升級的空間。與近期已經達成的超大自貿協定,如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EPA(日本與歐盟的經濟合作協定)、USMCA(美-加-墨協議)等相比,RCEP更加強調遵循以WTO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制規則,側重發展中國家利益,注重“靈活性”和“高標準”之間的權衡。一方面,總體而言,RCEP的談判領域和議題仍以傳統議題為主,如規定關稅免除水平標準至少達到95%,比WTO各成員開放水平要高得多,但RCEP在開放程度上仍低於CPTPP。

而另一方面,隨着近年來對高標準國際貿易規則要求的提升,RCEP談判文本中加入了許多新興議題,目前涵蓋了貨品貿易、服務貿易、金融服務、電信服務、投資便利化、知識產權、電子商務、競爭政策、中小企業、政府採購、經濟和技術合作、爭端解決、原產地規則、關稅程序與貿易便利化等共18個領域。特別是在投資方面,RCEP啟動負面清單制度進行投資准入談判,體現了與高質量對標的積極努力,有利於促進區域內市場壁壘以及營商環境的大幅改善,有助於促進區域內要素高效便捷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