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貿易談判應有更多小型協議

2019-09-18
c.jpg

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的希望越來越渺茫,股票和債券市場的劇烈波動,反映出這場大戲每天都有新的視角——往往由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推特攻擊所引發。雖然起伏不定,但其背後的敘事表明,中美之間的鴻溝正在不斷擴大。

2019年9月1日開始實施的關稅,只會使這種不信任感加深。最近的消息表明,就連目前定於10月初在華盛頓繼續進行貿易談判的會議日程,中美兩國官員都難以達成一致。事實上,有跡象顯示,北京方面已經準備打持久戰,其部分原因,是中國官員對特朗普外交政策的反覆無常越來越感到不安。如果特朗普2020年再次當選,他對中國的態度可能會更加強硬。

但也不是希望皆無。一個富有成效的辦法,是把重點放在中美之間較小型的協議上,而不是像目前這樣,試圖達成一個包羅萬象的綜合性協議。這些小型協議的每一個,都要包含明確的補償條件,要遠離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經濟關係的進一步惡化。當然,即使要達成小型協議,雙方也必須同意進行結構性對話和停止貿易戰。

因此,第一份小型協議的基礎必須是雙方就重新接觸的基本條件達成一致,其中要包括若干規定。第一,雙方有明確的會晤時間表,最好是每月兩次,一次在美國(可以是西雅圖這樣的西海岸城市),一次在中國。第二,雙方承諾不再徵收新的關稅。第三,達成不必擔心特朗普出爾反爾、能夠讓雙方坐下來工作的“口頭停火協議”。

第二項已經在商談的小型協議,是把暫時解除對華為使用美國技術的禁令,與中方大量購買美國的農產品掛鉤。美國商務部已經把2019年8月19日到期的緩刑延長,給予華為公司另外90天的“臨時一般許可”。這就意味着直到11月中旬,華為都能夠繼續獲得美國的技術和為手機進行軟件更新。

雖然在不久前,特朗普把這類協議排除出了即將舉行的貿易對話,但它仍然是有意義的。華盛頓可以再提供120天的緩期,讓中國承諾在這一期間內購買大量美國農產品。如果購買成功,更多的中國輸美商品甚至可以再獲得180天的緩期,如此等等。

它將使美國公司繼續把高科技產品和農產品出口到中國,同時給華為的運營帶來更多確定性,包括部署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統。不過,這筆交易仍然會讓華為公司受到嚴格的約束,以審查它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影響。

華盛頓的強硬派肯定不喜歡這個協議,他們拚命想讓中美經濟全面脫鉤。這有可能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後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美國經濟出現令人擔憂的衰退。如果美國經濟2020年開始收縮,就有可能真正影響到特朗普的連任,也就是說它是不合時宜的。

這類小型協議將給全球市場注入迫切需要的信心,促使雙方着手解決更難的問題。下一個嘗試重點可以是貨幣,由美聯儲和中國人民銀行簽訂龐大的貨幣互換額度。我在今年早些時候寫過這種可能性。全球金融危機後,貨幣互換已經相當普遍。貨幣互換將會減輕人民幣貶值的壓力,迅速提高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

這項小型協議可以規定,如果人民幣升值10%,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則等幅下調,比如從30%降到20%,從15%降到5%。特朗普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美元走弱,以及通過這類協議提振市場信心,從而給美國經濟注入強心劑。

下一個小型協議更難達成,但已經打下重要的基礎。為了真正動起來,北京可以取消對美國商品的加稅(取消多少不得不靠談判),並承諾保護知識產權,包括停止強迫技術轉讓。作為回報,美國在協議達成後應把稅率降低10個百分點,並承諾在中國成功實施其措施後,美方的關稅將會全面降低。

這項協議的附帶協議可以聚焦於網絡安全,特別是竊取貿易與技術機密。奧巴馬政府和中國政府曾經達成類似的協議。它可以成為一個行之有效的模板,雖然對於網絡安全來說,真正有效的安排必須是一個多邊框架。

之後,留在談判桌上的會是兩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市場准入和產業補貼/產業政策。市場准入這塊比較容易一些,但仍然是十分複雜的。一份相互的市場准入協議(無論北京提供什麼,華盛頓都有所回饋)實際上對美國有利,因為它的市場歷來都對投資和貿易相當開放。在互惠的基礎上討價還價,同時在某些問題上讓步(例如不包括互聯網和與國家安全相關的項目),雙方就有可能達成協議,雖然這不會是容易的事。

有關產業補貼/產業政策的部分,最好是留到最後。正如WTO的波音對空客一案所顯示的,每個國家都在實行與技術發展有關的、具有各種補貼形式的產業政策。美國可以要求中國,作為第一步,其行為要更加透明(這也有利於中國中央政府,因為許多地方和中央的補貼是扭曲中國經濟的),同時,它的一些最惡劣做法要停止。作為回報,美國將放棄全部關稅,並提供一個長期框架,以便中國獲得美國的技術。

以上只是說明,眾多的小型協議是可以取得成效的。中美經濟關係如此之複雜,以致於無法達成一個一應俱全的解決方案。再加上雙方的不信任感日益加深,因此達成協議的前景根本是難以想像的。

然而,從具有各自明確交換條件的小型協議着手,取得進展的可能性會大得多。一旦達成兩到三項協議(接觸時的規則、用獲得技術換取購買農產品、可能的貨幣協議或知識產權協議),金融市場、更廣泛地說全球經濟的信心就會恢復。而每達成一份新協議,雙方都可以吹噓他們為此做了多麼出色的工作。對特朗普來說,這個算式應該很簡單:為什麼要冒全盤崩潰的風險,而不去多多地自我炫耀幾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