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美日貿易協議是一條美方受益的「單行道」

2019-09-09
c.jpg
2019年8月25日在法國比亞里茨舉行的G7峰會期間,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握手協商。路透社/卡洛斯巴里亞

在G7峰會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兩國就一項貿易協議的“核心內容”原則上達成一致。按照雙方安排,新協議將於9月簽署,年內生效。談判前後持續四個月,可謂速戰速決。

雙方沒有公布新協議的具休內容,但綜合各方面消息,新協議將聚焦貨物貿易,主要涉及農產品、工業品關稅和數字貿易等領域。在這三個領域中,有關農業的信息披露較多,而其他兩個領域則鮮有提及。

根據新協議,日本將對價值70多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開放市場,受益的將包括牛肉、豬肉、小麥、乳製品、葡萄酒和乙醇類等產品;對美國農產品的關稅降至適用於《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CPTPP)成員國待遇水平,比如對美國牛肉的進口關稅將從38.5%分階段下調至9%。日本還同意進口價值140億美元的美國過剩玉米。

從美國方面來說,日本汽車進口關稅將保持不變,既沒有取消對進口日本輕型卡車、汽車和部件的關稅,也沒有消除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征汽車進口關稅的威脅,更沒有廢除日本鋼鋁產品進口關稅。

顯然,在美國高壓之下,日本單方面作出讓步。這完全是一條美方受益的“單行道”,是特朗普《交易的藝術》實踐的一次生動體現。無怪乎有日本媒體提出,安倍欠日本人民一個交代:日本究竟從這項協議中得到什麼好處?此外,日本共同社也指出,新協議最後文本是否包括汽車條款,還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如果日本在這方面不能取得進展,很難說這是一份有效的協議。

事實上,美日之間一直沒有自貿協議的安排。奧巴馬政府啟動並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有可能成為兩國之間第一份自貿協定,但是由於特朗普上台後便宣布退出TPP(由日本主導後易名為CPTPP),兩國又擦肩而過。然而,CPTPP生效之後,美國在進入日本市場方面與澳大利亞、加拿大等成員國相比,沒有享有該協定成員國同等的優惠待遇,美國感到吃虧了。

為彌補損失,平衡兩國貿易,經過多輪磋商,美國與日本在去年9月安倍訪美期間發表聯合聲明,宣布開啟系列雙邊貿易協議的正式談判,而作為“早期收穫”,第一份貿易協議將涉及貨物貿易和服務領域。雙方還表示,一旦該協議完成,美日計劃進行其他領域的追加談判,如其他領域貿易和投資相關議題。

然而,新協議將服務貿易排除在外,只聚焦貨物貿易。其原因有三:一是美國迫切需要經貿合作成果,助推特朗普連任選情。以“美國優先”為圭臬,美國對主要貿易夥伴發起貿易摩擦,形成“全面開花”的格局,使多項貿易協議談判陷入僵持狀況。為了給特朗普競選連任造勢,美方現急需美日貿易協議這樣的“政績工程”,來安撫在貿易摩擦中受到傷害的農民;二是貨物貿易協議難度相對較小。由於雙方工業品關稅本來就不高,主要問題是農產品關稅,而這個問題在TPP談判時美日雙方已基本談妥,只要把先前談好的成果稍加修改挪過來便可大功告成。如果將服務貿易納入新協議,可能會節外生枝,拖延達成協議的時間;三是日本想破財消災,維護日美同盟關係。

從美日聯合聲明以及新協議的內容,不難看出美國對日本談判的策略是切香腸戰略。根據這個戰略,美國可依靠其超常實力,進行極限施壓,把全面綜合的自貿協議按不同議題切分成若干貿易協議,達到化整為零、各個擊破的目的。以新協議為發端,同樣一幕將會在日美之間不斷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