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小明 原中國常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原副代表

美國會退出世貿組織嗎?

2019-08-26
B.jpg

上周,特朗普又放出風聲:如果世貿組織(WTO)不改革,美國就要退出這一組織。雖然特朗普上任後曾多次做過類似表示,但他的新威脅還是吸引了不少眼球。要知道,特朗普治下的美國可是“退群”出了名的。

美國對WTO改革有何訴求?美國是否會在不久的將來同它說再見?

歷史上,美國曾主導WTO的創建,如今美國依然希望按自己的願望來重塑該組織。它對該組織改革有兩大訴求,其中一個是廢除上訴機構,用仲裁取代裁決。

近兩年來,美國一直在阻擾世WTO上訴機構法官的補選。結果是,今年12月10日後,由於在職法官遠遠低於審理案件所需的法定人數,上訴法庭將關門大吉。

為解決美國的關注,WTO的100多名成員聯名提出了議案。然而美國依然不為所動,對國際社會的呼聲全盤否定,但又不提出反建議。

美國的意圖其實十分清楚,就是要迫使上訴機構無疾而終,為恢復關稅總協定時期實行的仲裁鋪平道路。與上訴機構的裁決不同的是,仲裁不具強制性,是否執行完全由當事雙方商定。美國永遠是強的一方,憑藉其無與倫比的實力,總能在雙邊談判中碾壓對方,從而在貿易糾紛案中戰無不勝。

美國關於WTO改革的另一目標是制定有利於美國的貿易規則,延續全球分工和利益分配體系。首先,美國企圖推翻WTO的傳統做法,自立“發展中國家”標準,並試圖強加給其他成員。美國還自立期限,勒令WTO在90天內整改。美國意欲以此剝奪一大批發展中國家應該享有的權利。此外,美國此舉也不無分化發展中國家陣營的圖謀。

其次,美國夥同歐日給中國量身定做立規矩,以抑制中國體制優勢的發揮。前年11月以來,美歐日貿易部長密集聚首,討論市場經濟、國有企業及產業補貼問題,並就此六次發表聯合聲明。目前,三方正緊鑼密鼓地制定這些“特殊規則”。

然而美國的訴求大有可能落空。在上訴機構改革這一問題上,美國幾乎是孤軍作戰,甚至它的盟友都站到了它的對立面,163比1的局面正在形成。除了美國外,沒有任何成員願意接受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為了使上訴機構免於癱瘓,其他成員已經提出了多種平行或替代方案。其中歐盟與加拿大共同聯署的提議操作性較強,有可能被眾多成員所採納,從而挫敗美國的圖謀。

在規則制定方面,美國收穫的也將是更多的失望和失敗。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不守承諾,導致多哈回合談判夭折,已經引起發展中成員的極度不滿。美國的主張將進一步蠶食它們的利益,激起它們的強烈抵制和反對。中國在原則問題上也不會輕易退讓。

此外,WTO的決策機制也將使美國難以如願以償。這一國際組織實行“協商一致“的原則,所有決議都必須獲得全體成員的一致同意。美國的方案顯然無法得到所有成員的首肯,胎死腹中必然成為其最後的結局。

WTO與IMF、世界銀行被稱為當今世界經濟秩序的三大支柱。雖然有時遭華盛頓的鄙視,甚至敵視,但WTO並沒有被特朗普政府拋棄,它對美國還有些使用價值。在向中國揮舞關稅大棒的同時,美國還沒忘記把中國告到WTO。

實際上,特朗普內心更傾向於留下來,在WTO改革中施加影響,發揮作用。很難想像,特朗普會把這一重要陣地拱手送給中國這樣的國家。此外,美國正試圖建立一個以美國為中心、由美國作為一方的多個雙邊貿易協議所構成的新全球貿易體系,來取代現行的多邊貿易體系。建立這一體系尚需時日,在它問世之前,美國沒有理由急於同WTO分道揚鑣。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在WTO去留問題上的決策還將受到國會的制約。從根本上說,繼續留下來符合美國的利益。“脫世”派在參眾兩院不佔多數,退出WTO將在國會面臨重重困難。

由此看來,特朗普的退群威脅,虛張聲勢的成分居多,其目的在於在WTO改革談判中為美國榨取更多的讓步。一年前,WTO前總幹事拉米曾告誡世人做好美國退出該組織的準備。但目前看來,人們沒有必要過分擔憂美國近期會另起爐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