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子月 海國圖智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中美5G之戰會重蹈美日半導體競爭覆轍嗎?

2019-07-03
c.jpg

中美貿易戰依然在持續,對這場較量的分析很容易讓人回想起上個世紀美日貿易戰的歷史。美國與日本的貿易摩擦始於日本經濟快速發展的60年代末,終於90年代後期日本泡沫經濟破裂並逐步衰退。雙方競爭的領域從紡織品、彩電擴大到鋼鐵、汽車,再到80年代的匯率、半導體。可以看出貿易摩擦的領域從輕工業、重化工業演變到高新技術產業, 再到金融、宏觀領域,是一個逐步深化、加劇的過程。中美摩擦與中日摩擦也確實有很多相似之處,首先,中美摩擦與中日摩擦的背景都在於一國的經濟實力急劇上升,美國對其貿易產生逆差;其次,貿易摩擦的領域都隨着時間發展而擴大,並且對世界的影響都非常大。

美日半導體戰回顧

在政府的支持下,日本的半導體產業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芯片供應商。這引發了美國對國家安全風險和核心技術競爭力喪失的警惕和不滿。里根政府認為日本是對美國最大的經濟威脅;華盛頓指責東京的國家扶植產業政策,認為他們盜竊了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在美國市場上傾銷。

隨着日本半導體產業在市場上佔據的份額急劇擴大,發展勢頭迅猛,美國對日本的警惕也進一步加劇,甚至產生了一定的敵對情緒。在這種情況下,1988年美國和日本就半導體問題開始談判,美國以反傾銷為由對日本部分半導體產品徵收100%關稅。一年後,在與美國簽訂的為期五年的半導體協議中,日本同意監測其出口價格,增加從美國的進口,並接受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檢查。隨後是1991年的第二個五年半導體協議,其中日本同意將美國在日本的市場份額翻一番,達到20%。在1989年的另一項雙邊半導體協易中,日本被要求向美國開放其半導體專利。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加大力度幫助美國企業鞏固在芯片領域的產業影響力,並公布保護國內芯片產業的規則。可以看出,在美國和日本的半導體競爭過程中,美國一直處於主導地位,儘管日本在半導體科技領域的發展非常迅猛,但由於其自身經濟體量和政治、軍事地位的限制,日本自始至終處於劣勢,最終做出巨大的讓步和妥協。

中美5G之爭

中美在電信通訊領域競爭的最大主題是5G技術。此前,移動通信領域的變革主要由美國和歐洲的公司推動。5G技術的應用將再次改變人們使用互聯網的方式,只不過這次變革的推動者不再只有歐美國家,中國5G技術的開發改變了全球通信技術力量的格局,一場決定美國還是中國佔主導地位的競爭正在展開。當然,中國對科技領域主導地位的挑戰必然不會簡單被美國接受,5G技術的主導權之爭對中美兩國來說都至關重要。

美國國內及其重視5G技術的發展和未來的商用,同時對中國5G技術取得的進步感到擔憂。在2月份中美談判之際,特朗普表示鼓勵美國公司加強在這場主要由中國和中國公司華為主導的5G技術發展的競爭中的實力。美國政府擔憂中國將主導5G電信發展並利用該技術監視美國。由於美國對中國5G的警惕和敵視,中國5G技術在全球的合作受到了相當的阻礙。此前特朗普在對英國的國事訪問中,敦促英國要對華為和5G“非常小心”。隨後由於荷蘭政府準備拍賣新的“5G”互聯網權利,美國最高外交官又向荷蘭施壓,使其追隨華盛頓對中國的強硬立場。

雖然美國設下重重阻礙,但中國在5G領域取得的進步依然讓世界矚目。目前中國5G相關專利權在世界領先,即使是美國方面發表的《5G全球競爭》報告在4月2日的更新中也以“中美並列第一”為結果。而在一年前,中美競爭還未如此激烈之時,報告曾承認“中國,韓國和美國目前正在引領5G競爭,中國領先”。中國技術的硬實力是美國所無法否認的。美國針對中國5G的重點也在於知識產權、信息安全等領域,並在輿論中大肆宣傳華為被中國政府控制的言論,以引起其他國家對中國5G技術信息安全的擔憂。

中美5G之戰會重蹈美日半導體競爭覆轍嗎?

中美之間在5G領域的競爭與美日之間的半導體之爭都是對高新技術領域主導地位的爭奪,並且中國和日本都面臨著美國製造的強勁阻力,包括政策、輿論、國際競爭等一系列層出不窮的招數。從日本的歷史結果來看,即使日本在半導體技術上佔據領先地位,但依然在與美國的談判中節節敗退。現在的中國在經濟實力等國家實力中依然與美國有較大的差距,那麼中國會像半導體戰中的日本一樣,最終輸掉這場5G之戰嗎?顯然,中國並不是當年的日本,中美之間的情況要複雜得多。

首先,中國與美國更多的是在較為平等的關係上相互依賴或者相互排斥,並不是像日本一樣單方面依賴美國。這就導致日本向美國的妥協和屈服是非常容易的,而中國則並不會幹脆選擇接受美國隨心所欲的“安排”。 20世紀50年代初生效的《美日安全保障條約》使兩國間形成了特殊的軍事同盟, 實際上美國對日本在軍事、安全等關鍵領域進行嚴格的控制。日本作為美國的被保護國, 在貿易爭端發生時往往主動和解, 從《半導體協議》的簽訂就可以看出,從談判會議的召開到協議的簽訂,整個過程中日本都基本沒有主動權。而中國的態度則更為獨立自主,因此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也更為激烈,中美之間的談判也進行得非常艱難。所以,中國在5G領域也一樣不會簡單屈服於美國。

其次,在中國與美國關係更為平等、獨立的基礎上,中國本國的市場潛力和日本也有着相當的差距,對的美國經濟依賴也小於日本。美國也難以通過直接對中國施加政治經濟壓力的方式來強行佔據中國國內市場份額。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張茉楠說,“中國有巨大的國內市場潛力來解決經濟和技術發展之間的不平衡。這對跨國公司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吸引力,這將使中國能夠融入全球創新和技術合作。”

因此,中美在5G競爭中並不會像上世紀90年代的美日半導體戰一樣,以美國靠強硬地位簡單獲勝為結局。此外,中美之間的競爭也比美日之間的摩擦要複雜和激烈。5G技術依然處於醞釀階段,可以預見的是中美在5G領域的競爭將是一場漫長的競爭。儘管前方還有很多阻礙和未知的挑戰,但如果能夠抓住這個機遇,開發利用國內市場,開拓更多國際合作的可能,就勢必可以提高中國在5G技術上的地位。

(原文來自海國圖智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