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為什麼與中國的貿易戰如此危險

2019-06-12
b.jpg

特朗普曾經自信滿滿地預計,與中國打貿易戰的結果是達成一個很棒的新協議,但現在,貿易戰卻有可能成為中美關係的常態。之所以會這樣,與有爭議的具體貿易問題關係不大,更大的原因是兩國領導層的談判風格和做事原則截然不同。

讓我們回顧一下此次爭端所經歷的幾個階段:美國的要求升級、高層會晤、相互指責。是特朗普挑起的這場貿易戰,他譴責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導致了多年的巨額貿易順差,作為總統,他利用機會把自己對中國的敵意付諸實踐。很久以前他就說,如果自己是總統,他能迫使中國退讓,因為中國需要我們超過我們需要中國。

除非華盛頓或北京的想法出現巨大轉變,否則特朗普會繼續威脅對剩餘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徵收25%的關稅。在這之前,電信巨頭華為已經被列入黑名單,美國希望以此切斷華為所依賴的美製零部件的供應,進而將它擠出市場。下一個可能制裁的對象是視頻監控產品主要製造商海康威視,而且不是出於人權原因。特朗普正在做的事情完全符合他的商業風格:威脅對手,不讓步,不退縮,重要的是“贏”。

特朗普咄咄逼人風格的問題在於,他的中國對手有對付來自更強大國家威脅的悠久歷史,通常它會譴責這些國家的“欺負”和“羞辱”。特朗普及其所有顧問都對中國的民族主義歷史及力量沒有一絲一毫的概念,他們當中的邁克·蓬佩奧就認為,與華為的鬥爭是意識形態上的,他表示,統治互聯網的要麼是“西方價值觀”,要麼是共產主義價值觀。人們想知道,在讀到中國媒體翻譯的習近平和中共領導層對最新一輪外國攻擊的回應時,特朗普和同伴有什麼想法。中國領導人的回應提出要進行“新的長征”,要克服困難,捍衛眼下被稱為“核心利益”的中國式經濟發展道路。

“最重要的是,”習近平說,“我們要辦好自己的事情。”換句話說,中國不會背離現在的路線,這種路線對中國有益,甚至有可能讓它在美國一些最親密的盟友面前佔據道德優勢,例如日本和韓國,它們也感受到了特朗普交易風格的高壓。

特朗普顯然相信,中國最終會在美國的商業需求面前低頭。毫無疑問,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傷害比對美國經濟的傷害大,這一點他是對的,但中國領導人不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同意特朗普的要求。歷史、顏面和輿論都為對抗美國提供着強大的支撐。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偉大友誼”也不會讓事情有所改變,至少像特朗普與金正恩的感情不會影響金的戰略一樣。特朗普也許以為,微笑和盛大的接待可以超越國家利益,但中國肯定不是這麼想。如果有的話,特朗普也已經向習近平證明,中國最初對美國新總統的配合性評估是大錯特錯的。

儘管許多觀察人士對前景感到悲觀,但兩國共同的痛苦和政治現實也許最終會讓貿易問題暫時得到解決,這將有利於美中兩國企業,也是在華投資者和華爾街股東的福音。但這項貿易協議,就像2.0版北美自貿協議等其他協議一樣,將不會為工人提供強制性保護。這是缺失的內容,這種缺失同樣出現在大多數媒體報道中,這些報道使“貿易”看上去只與航運和市場有關,如同美國和中國政府所希望的那樣。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5月23日表示,如果美方態度是“有誠意”和“認真”的,中方對話大門是敞開的。但這位發言人補充說,“一個好的協議必須建立在相互尊重和平等互利的基礎上”。只有在歷史背景下,中國長期堅持的這些原則才能被理解。美方了解這些原則背後的原因嗎?首次提出的“核心利益”(通常是留給台灣和西藏問題)表明了中國的紅線,特朗普政府是否應該明白,這個紅線暗示着“贏”並不是一個現實的目標?

貿易戰不只是技術競爭、大豆甚至工人的權利。它是冰山一角,僅僅是世界秩序的一種反映,對中國人來說這個秩序正在迅速發生變化。中美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關係,在這種關係中,“贏”是一場失敗者遊戲。如果美中兩國不能正確處理這一關係,那麼無論是有意設計還是誤算,暴力事件發生的可能性都會大大增加。遺憾的是,正確處理這一問題的關鍵要素正在消失,它包括相互理解、尋求共同立場,以及在平等、具有全球視野和社會責任感的基礎上進行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