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彼時之日本,今日之中國

2019-05-29
b.jpg

“當政府允許偽造或抄襲美國產品時,它就是在竊取我們的未來,而這也不再是自由貿易了。”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在1985年9月簽訂廣場協議後如此評價日本。在很多方面,今天發生的一切多麼像是這部上世紀80年代電影的重製版,但這次身處總統寶座的主角由一個真人秀電視明星替代了當年那位好萊塢電影明星,而電影的反派也不再是日本。

上世紀80年代,日本被描繪成美國最大的經濟威脅,不僅因為存在日本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指控,還因為美國人擔心日本匯率操縱、國家支持產業政策、美國製造業空心化以及存在規模龐大的雙邊貿易逆差。在與美國的對峙中,日本最終屈服了,但也為此付出了高昂代價,幾乎“失去”30年,在這30年中日本飽受經濟困頓和滯脹的折磨。今天,同樣的情節正在中國重演。

除了兩國共有的令人生厭的重商主義,日本和中國還有其他相似之處:它們都是美國為自身經濟問題尋找替罪羊這種惡習的受害者。正如上世紀80年代“敲打日本”一樣,今天“敲打中國”正是美國日益險惡的宏觀經濟失衡的副產品。在日中兩個例證中,美國國內儲蓄的大幅短缺滋生的大規模經常賬戶和貿易逆差為美國與日中兩個亞洲經濟巨人展開貿易戰預設了舞台,雖然這兩場戰爭相隔30年。

當里根1981年1月宣誓就職時,美國國內凈儲蓄率為國民收入的7.8%,經常賬戶也基本處於持平狀態。但在兩年半之內,因里根推出極受歡迎的減稅政策,美國國內儲蓄率下滑到3.7%,而經常賬戶和商品貿易也陷入了永恆的赤子。在這重要的一點上,美國所謂的貿易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作自受。

然而,里根政府卻拒絕承認這個事實。他們幾乎認識不到或完全否認儲蓄率與貿易失衡之間的關聯。相反,他們把一切都歸罪於日本。上世紀80年代前半期,美國對日本的商品貿易逆差佔美國全部商品貿易逆差的42%。從那時開始,“敲打日本”成為一股風潮,伴隨着的是廣泛的對不公平和非法貿易行為等一系列的不滿。當時領導這股攻擊浪潮的正是彼時還年輕的名叫羅伯特·萊特希澤的美國副貿易談判代表。

快進30多年,彼時與今日的相似之處顯而易見得令人震驚。與里根不同,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並未從前任手中繼承一個儲蓄充裕的美國經濟。特朗普2017年1月宣誓就職時,美國國內凈儲蓄率僅為3%,甚至遠低於里根時代初始的一半。然而,正如他能言善辯的前任鼓吹“美國正在迎接一個新的早晨”一樣,特朗普也選擇推出大規模的減稅計劃,而這一次是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

這樣做的結果是,聯邦預算赤字如預想般擴大,其幅度遠遠超出私營儲蓄的周期性增長,這種增長通常伴隨一個成熟的經濟擴張周期而來。結果,截至2018年年底,美國國內凈儲蓄率事實上下滑到僅占國民收入的2.8%,這令美國國際收支深陷赤字旋渦,截至2018年年底,美國經常賬戶赤字佔GDP的2.6%,同時商品貿易逆差佔GDP的4.5%。

而正是從這裡中國開始扮演上世紀80年代日本曾經扮演的角色。表面上看,中國對美國造成的威脅更為嚴重。畢竟,2018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逆差佔美國全部商品貿易逆差的48%,而上世紀80年代前半期,日本對美國的商品貿易逆差所佔比例為42%。但這種比較因全球供應鏈而扭曲,上世紀80年代這種扭曲幾乎並不存在。來自OECD和WTO的數據顯示,美中雙邊貿易逆差中約有35-40%反映的是那些在中國境外製造、在中國境內組裝並從中國運往美國的產品。這意味着今天美國貿易逆差中貼有“中國製造”標籤的產品份額實際上小於上世紀80年代“日本製造”的份額。

正如當年“敲打日本”一樣,今天爆發的“敲打中國”一直被便利地置於美國更廣泛的宏觀經濟語境之外。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如果沒有國內儲蓄率的提升——在目前美國預算走勢下這是極不可能出現的情景——貿易只會從中國轉移到美國的其他貿易夥伴。隨着貿易很可能被轉移到世界上成本更高的平台,美國的消費者等於被加稅。

諷刺的是,特朗普召喚的依然是那位處理上世紀80年代對日貿易爭端的老手萊特希澤,任命他來領導這場針對中國的戰役。不幸的是,對於今天的宏觀情況萊特希澤似乎像當年那樣無知。

在這兩場戰爭中,美國一直都在否認,這種否認甚至接近妄想的邊緣。沉浸在未經檢驗的供給側經濟學榮光——尤其是減稅會帶來財政自給這種理論——里根政府未能意識到日益高企的預算支出與貿易逆差之間的關聯。今天,低利率的無窮魅力加上巫術經濟學的最新變種現代貨幣理論,這些對特朗普政府及美國國會達成“敲打中國”跨黨派共識的人士而言同樣具有誘惑力。

一個儲蓄不足的美國經濟所面臨的嚴峻宏觀經濟制約就這樣被忽視了。沒有哪個美國政治選民層支持通過削減預算赤字來降低貿易逆差,進而提升國內儲蓄。美國既想保留蛋糕,又想品嘗蛋糕,其醫療體系吞噬了18%的GDP,防務開支超過了世界上第二到第八軍事預算大國的總和,減稅計劃令聯邦政府財政收入佔GDP比例降至16.5%,遠低於過去50年17.4%的平均水平。

退一步而言,這部老電影的重製令人不安。美國再一次發現敲打別人要比量入為出容易得多——當年是日本,今日是中國。然而,這一次的電影或許會有一個截然不同的結局。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 “Japan Then, China Now”(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