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劉遵義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教授

天塌不下來!

2019-05-27
a.jpg

中美貿易戰再次升溫。去年12月,我出版了《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一書。在這部書里,我探討了貿易戰的影響。現在寫下這篇文章,我想要表達的是,雖然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顯然是負面的,給中國經濟造成的傷害也會大於美國,但無論從絕對意義上還是相對意義上看,這些影響和傷害對中國經濟而言都是可控的。假設中國所有出口至美國的商品都被叫停,我預測這給中國經濟可能造成的最大傷害是2.4個百分點。通過合理提高中國國內總需求,貿易戰對中國實際GDP和就業的負面影響是可以緩解的。我們無需恐慌!

更多是由心理而非經濟基本面驅動的中國股市已經遭受重創。截至2018年年底,深圳證券交易所的股票已經平均下跌30%,上海證券交易所下跌20%,香港下跌10%。與之相反,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從2018年全年看並未遭受任何損失。當然,美國和其他國家在2018年上調利率也對股票價格產生了負面影響。2019年,中國證券市場先是持續下跌,然後開始反彈,這種反彈由投資者對於中美之間能夠成功達成貿易協定的希望所支撐。然而,最近中國證券市場再次開始下跌,這一進一退都折射出中美貿易談判的前進或後退。標普500指數也經歷了類似的動蕩起伏。

然而,中國證券市場指數並不是中國實際經濟狀況的忠實晴雨表。在中國,實際經濟增長率與股票市場價格指數增長率之間幾乎沒有任何關聯。這是由於超過80%的中國內地投資者都是個人散戶投資者,這些人平均持股時間都少於20個交易日。

貿易戰對中國實際經濟的傷害是什麼?2018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佔中國GDP的3.6%。這些出口的總附加值約為66%,假設這些出口被全部叫停,會令中國經濟遭受最大約2.4%的損失(3.6%X0.66)。更可能發生的情況是,如果中國出口至美國的商品有一半被叫停,中國遭受的最大損失約為1.2%,對於中國而言這是完全可控的。

我的估算並未將中國政府可能出台的任何經濟刺激措施帶來的緩和效用考慮進去。同時,我也並未考慮中國轉而尋求替代出口目的地的可能性。例如,一家工廠老闆決定不從中國起運,而是從他在越南的工廠起運至美國,同時將中國工廠生產的貨物運至日本。這就意味着美國雖然加征了關稅,但中國的出口總額不會減少。從更廣泛的意義上來說,原本目的地是美國的商品也可以被出口到其他市場。

我們不妨回想一下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發生了什麼。2009年,中國對全球的商品出口和對美國的商品出口分別下滑了16%和12.5%。這一年,中國的出口總額減少了2300億美元(以2009年的價格計算),大體相當於2018年中國對美國商品出口總額的一半。然而,中國的實際GDP在2009年依然實現了9.4%的增長。這表明這種程度上的出口縮減對於中國而言是完全可控的。

因此,貿易戰不太可能令中國經濟增長脫軌。過去十年,中國經濟增長對出口的依賴已經越來越低。然而,貿易戰造成的出口凈值減少會帶來總需求和就業水平的下滑,而這種下滑必須由其他增長填補。同時,中美之間未能達成協議帶來的不確定性極大影響了中國企業和家庭的投資與消費決策。中國不能也不應坐等達成貿易協議。即便貿易談判正在進行,出台經濟刺激措施的時機也已經到來。及時宣布出台刺激國內總需求的方案會降低不確定性,重振公眾信心,將人們對未來的預期從消極扭轉為積極。

那麼額外的總需求能從哪裡來?不是來自對傳統製造業或住宅建築的固定投資。相反,中國應當通過加大對公共產品的供給來增加國內總需求,如環境保存、保護與修復、教育、醫療和老年護理等。然而,中央和地方政府必須帶頭提高對公共產品的需求。中國經濟依然存在大量的過剩產能,以至於只要存在需求,就會有供給,同時不會引發通脹。

因此,我很有信心2019年中國實際GDP增長率至少能達到6%。貿易戰中沒有贏家。但只要中國經濟能夠維持6%左右的增速,同時就業情況基本維持在當前水平,中國就不會輸。

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破裂很可能是由於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對其再次當選的前景進行了重新評估。隨着美國經濟持續向好——他應該也肯定會把這歸功於自己,特朗普不需要與中國達成協議,因為這甚至可能會給其競爭對手提供攻擊他的口實。將全部過錯歸罪於中國並宣稱自己絕不會簽署對美國不利的協議,會令特朗普在競選上更加有利,正如他在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談判中表現出來的那樣。特朗普總統的忠實支持者們會相信他的這套說辭。如果美方現在真的嚴肅考慮與中國達成協議的話,它不會公開警告中國不要進行反制,這種警告事實上招致了反制措施,而中國的反制措施進而會給美國提供一個便利的借口加征關稅並出台制裁措施。中方並非不願做出讓步,但中方不願也不能在脅迫下做出讓步,因為這種讓步不僅令人蒙羞,還會證明威脅有用,從而帶來道德風險,導致對方在未來更頻繁地使用威脅手段,甚至提出更多要求。這種做法根本無法終結貿易戰。

然而,中美徹底斷交並開啟一場新冷戰也並不符合兩國的根本利益。中國與前蘇聯不同,中國完全無意將自身的政治和社會經濟體制強加於人,甚至不願強迫對方改變自身信仰轉而接受這種道路。對雙方而言,繼續談判都是有利的,或至少要表現得像在繼續談判。甚至特朗普總統自身都會意識到,中美雙邊關係徹底決裂對他毫無益處。因此,中美貿易談判很可能會拖延到美國總統選舉之後,雖然我們也不能排除雙方達成臨時協議,廢除部分關稅並推遲加征額外關稅的可能性。

中美之間在經濟和科技領域的競爭很有可能成為未來十年的“新常態”。對中國經濟來說,真正的風險是被隔絕於世界之外。中國應當通過降低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基於對等原則向外國企業提供國民待遇,繼續向國際貿易和跨境雙向直接投資開放經濟。這有助於中國經濟和中國企業變得更加高效,國家變得更加強大,人民生活水平越來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