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徐賽蘭 紐約州立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

中國影子銀行如今是合法金融形式嗎?

2019-04-04
b.jpg

中國2月份的信貸數據之低出人意料,金融機構發放的人民幣貸款為8858億元,低於1月份創紀錄的3.23萬億元。表外融資減少3648億元。這些指標低於分析人士預期,是中國經濟放緩的另一個跡象。與此同時,數據顯示官方正在努力抑制金融風險,確保經濟有充足的流動性。難怪一些政府官員認為,在財政穩健政策環境下,某些形式的影子銀行即使沒有吸引力,至少也是可以接受的。

只要有利於實體經濟就是好的

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在全國人大會議期間表示,對於影子銀行機構,“有利於為實體經濟融資且內部風險管控比較好的,我們會繼續允許它們存在並給予支持”。他還表示銀保監會已要求商業銀行向小微企業投放貸款並遏制風險。

去槓桿降風險運動旨在減少給產能過剩行業的貸款,抑制影子銀行業的風險,但它同時使民營企業的借貸受到限制,而這些企業的確需要融資。被允許存在的影子銀行渠道可以幫助緩解民營領域的信貸緊張。

影子銀行可取嗎?

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即中國影子銀行業的一些要素能否被合法化,變成金融體系中可行的組成部分。目前,還沒有影子銀行業的哪個領域可以明確地合規經營,雖然其中一些細分業務的風險低於其他的業務。我們來看看作為影子銀行主業的資產管理產品,這其中包括理財產品、信託貸款、委託貸款和互聯網金融。

過去幾年裡,包括理財產品在內的資產管理產品遭遇了更嚴格的監管。新規中,影響最大的可能是要求取消隱性擔保,因為看許多散戶看來此類產品是沒有風險的。此外,中國大型商業銀行將設立獨立的理財子公司,以響應貸方應將理財部門與母公司分離的規定要求。除了迫切需要控制資產管理產品的風險,新規還使理財產品不再有隱秘性,儘管這類產品傾向於流向高風險、高回報的標的資產。

信託業號稱金融業四大支柱之一,但是,信託貸款在過去已擴大到了風險較高的借貸方。該行業已經受到規範,它涉及資產管理業務,以及銀行的表外業務。信託業本身受到數次監管評估。信託公司被敦促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同時受監管機構的審查。這有助於降低行業風險。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大多數信託公司只是其產品的被動管理者,而對房地產投資的趨升,在某種程度上帶來了相關風險。不過,大多數信託產品是投資於工商企業,對金融機構、基礎產業和證券市場的參與程度有限,這表明它們在一定程度上是紮根實體經濟。因此,儘管信託業十分複雜,而且不夠透明,但它有可能是被官方合法化並被更多依賴的領域。

委託貸款受監管,為的是減少商業銀行在交易中的作用,禁止商業銀行投資於債券、衍生品或資產管理產品。商業銀行還必須加強對委託貸款的風險管理。由於這些規定,從2018年到2019年委託貸款總額已經下降。

在政府去年介入同時要求貸款平台只提供信息中介服務之前,互聯網金融尤其是P2P貸款的風險極高。該行業正進入快速衰退期,有傳言說政府將徹底取締這一行業。P2P借貸公司最大的風險是信用風險,因為許多小公司沒有足夠能力,來確保借款方有良好的信用。P2P貸款機構中還出現了龐氏騙局欺詐案,導致行業聲譽受損。影子銀行業當中的這一領域前景不妙,能否存活無法保證。

要信任信託業嗎?

在影子銀行的主要業務中,信託業看來最適合獲得認可,其他則不然。資產管理產品、委託貸款和互聯網金融仍然極具風險。雖然它們確實為無法獲得資金的企業提供了資金,並且給沒有其他替代選擇的投資者帶來了回報,但是,單就其特性來說,這些領域就是風險高發地。例如,在企業借錢給其他企業的委託貸款方面,輕輕鬆鬆地對高風險企業進行投資就很成問題。而對P2P貸款公司來說,建立一個沒有充分信用核查的平台是非常有誘惑力的。最後,在資產管理產品尤其是理財產品方面,過去八年左右開的一個重要先例,就是在不透明和高風險的標的資產基礎上創造有吸引力的回報。

雖然信託業不管怎麼說都不完美,但它一定程度上確實是在為實體經濟服務。這一行業的背後也有監管支持。中國銀保監會在2018年表示,“信託公司要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大力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銀保監會已經加強了對該部門的監督和政策指導。

因此,雖然對中國經濟來說影子銀行風險仍然過大,無法作為可靠的融資形式徹底合法化,但在強有力的監管下,其中一個部門也許能緩解銀行滿足不了的融資需求壓力。事實也許證明,信託公司沒有辜負監管機構所做的完善其業務實踐的努力。不過我們也知道,這並不是萬無一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