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何偉文 全球化智庫副主任兼高級研究員

雙40周年的歷史價值

2019-01-07
b.jpg
197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兩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 1月28日至2月5日,應美國總統吉米·卡特和夫人的邀請,鄧小平副總理和夫人卓琳對美國進行了為期8天的正式訪問。 (檔案照片)

2018年12月是兩個具有歷史意義的40周年紀念日:1978年12月16日中國和美國建交,1978年12月18日中國啟動改革開放。它們並非巧合,而是有邏輯和現實的密切聯繫。

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認為,中國要想成功改革開放,就必須與美國關係正常化。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前兩天,中美兩國簽署了1979年1月1日建交的聯合公報。一個月之後,鄧小平訪問美國並與吉米·卡特總統舉行了長時間會晤。

中美關係正常化的40年對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不僅為中國提供了穩定的國際環境,還達成確保互利合作的諸多具體措施。兩國簽署了數百項協議,涉及貿易、科技、教育、知識產權、農業、能源、旅遊、醫療服務、文化等等。美國跨國公司的大規模投資,使中國今天擁有超過68000家美資企業,為中國帶來大量新產品、新技術、新視野和世界市場機遇。這些企業還直接提供了174萬個工作崗位。從1979年到2017年,中美雙邊貿易增長233倍,這在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為中國經濟增長做出了積極貢獻。改革開放40多年來,有500多萬中國學生到海外學習,其中1/3以上是在美國留學,他們在全世界汲取着各領域的最新知識和技能。中國在現代法律制定和學習、遵守國際貿易準則方面也受益於與美國的合作。在經過艱苦和曠日持久的談判之後,中美兩國於1999年11月15日達成中國入世協議,這是兩年後中國成為WTO成員的關鍵。入世反過來又幫助中國在15年後成為領先的貿易大國。上述這些進程都有力推動了中國改革開放和融入世界。

另一方面,中國持續不斷的改革開放也為美國企業和美國人民提供了大量機會。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和牛津研究院的聯合研究,僅2015年的中美雙向貿易和投資就為美國貢獻了1.2%的GDP,並支持着260萬個就業崗位。近年來,中國對美出口使美國通貨膨脹率降低了1.5個百分點,每個家庭每年節省大約850美元。中國加入WTO也使美國獲益匪淺。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從2002年到2017年,美國對華出口增長了487.0%,是對全球出口增長123.1%(含中國)的四倍。同期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增長了303.8%,而從全球的進口僅增長了101.7%。美國對華貿易增速遠遠快於對世界其他國家,而且對中國出口的增長快於從中國進口的增長。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的平均關稅水平從超過30%降至2018年11月的7.5%,絕大部分非關稅壁壘已經取消,從而為美國出口商提供了不斷擴大的市場。中國目前佔美國大豆出口銷售的57%、波音飛機全球銷量的25%、美國汽車出口的20%。中國市場的不斷開放為美國跨國企業提供了大好機會。據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的最新數據,截至2016年底,中國僅佔美國跨國企業海外投資資產的1.6%,但卻佔到其海外銷售總額的6.0%、海外凈收入的2.6%、海外附加值總額的5.0%。這說明,對美國跨國公司來說,中國市場的回報率高於平均回報率。美國商會發表的2018年白皮書還發現,其近六成會員將中國列入它們全球投資目的地前三位,其中的1/3會員計劃在2018年將投資增加10%或更多。榮鼎集團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美國在華投資總額達到2000億美元,在中國本土的銷售額超過6000億美元,高於美國商務部統計的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5056億美元,並獲得了700億美元贏利。

過去40年已經證明,中美之間的良好關係對中國改革開放極具建設意義,而持續開放的中國對美國的全球環境和商業利益擴張也至關重要。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就職以來兩國關係的急劇下滑,特別是正在進行的貿易戰,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特朗普政府最新對華政策背後的根本問題是“中國威脅”意識。他們臆測中國會威脅美國在地緣政治和高科技產業的全球主導地位。而40年來的雙邊外交關係和中國的改革開放提供了一種共識,即中國無意在這兩個領域挑戰美國。

雖然中國的GDP已經是美國的2/3,但其2018年的人均GDP估計約為9700美元,仍低於11000美元的世界平均水平。中國經濟反覆出現下行壓力,說明製造業進一步升級以保持經濟增長的緊迫性。中國要想避免“中等收入陷阱”並邁入高收入社會,人均GDP至少要達到14000美元,或全國GDP達到19.6萬億美元,也就是說接近美國現在的經濟規模。這會對美國構成威脅嗎?絕對不會。處在這一水平的中國人均GDP還不到目前美國(60000美元)的1/4,不到經合組織國家平均水平的一半。要為人民帶來幸福生活,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它不會對美國的主導地位構成威脅。

兩個40周年對兩國來說都是珍貴的記憶,它提醒我們什麼是對雙方有利的,什麼是對雙方利益有害的。關係的穩定與未來的繁榮取決於兩國政府、企業、學術界和人民的戰略眼光和切實努力。無論前路多麼曲折,中美關係終將回歸到合作雙贏的軌道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