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薛力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中心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

阿根廷會晤對中美意味着什麼?

2018-11-28
ee.jpg

11月30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將舉辦G20峰會,中美兩國領導人將在此期間舉行雙邊會談,探討化解中美貿易戰之處方。據報道,美國給中方開出了停止貿易戰的詳細清單,中國方面也在不久前給出了反饋意見。特朗普的反應是:中國希望達成協議,“中國的清單已經相當完整,但缺少四五個重要問題”。雙方目前正在緊密磋商中。特朗普已經明確表示,如果雙方無法達成協議,將對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這意味着中美貿易戰將全面展開。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全面貿易戰對兩國、對世界都將產生重大影響,中美股市近期對此有充分的展示。

那麼,中美雙方有可能在在30日之前達成協議么?如果達成了協議,對中美關係的走勢有什麼影響?這需要先對中美關係的性質做出基本判斷。

在《世界知識》發表的專欄文章中,筆者對冷戰進行了定義,認為冷戰的發生需要一些主客觀條件,然後比照現狀,發現中美之間缺乏這些條件,因此判斷中美之間不會發生新冷戰,而是將處於“冷纏鬥”(cold wrestle)狀態,即一種利益相互糾纏的角力。中美之間將在相當一段時期里處於這種狀態,以便在不同地區、不同領域、不同議題上確定中美關係的新均衡點。貿易戰就是“冷纏鬥”的一個範例。

經過2010-2015年的辯論,美國達成了一種共識:中國不是蘇聯,但屬於美國的全球戰略競爭對手,美國從尼克鬆開始的對華接觸戰略已經失敗,未來美國採取的策略將是團結所有的盟友與夥伴國,促使中國遵守“基於規則的秩序”,同時要求中國在雙邊交往中給予“對等待遇”,即中國從美國方面享受的條件與待遇,美國也要在中國享受到,並動員政府力量與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競爭。就特朗普而言,他對價值觀與世界領導權不敢興趣,他要的是實實在在的好處和利益,以服務於“美國優先”。他給中國開列的清單對此有清晰的展示。

中國外交素來是“吃軟不吃硬”,因此,中國敢於與美國進行貿易戰。這在當今世界是獨一份。但中國也意識到與美國保持友好關係的重要性,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希望能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因此,只要美國不損害中國的核心利益,中國將會表現出相當的靈活性,以便結束貿易戰。所以,中國採取了“打,奉陪到底;談,敞開大門”的策略,對美國提出的清單進行評估並給出了詳細的反饋。

既然特朗普對中國在大部分問題上的反饋沒有意見,雙方在餘下的問題上達成共識的可能性很大,但這需要美國也展示出足夠的誠意與必要的靈活性,而不能指望中國對美國的所有要求照單全收。作為精明的商人,特朗普對此完全清楚。從他與韓國、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國談判的過程看,“漫天要價、務實妥協、適時成交”是其主要特點。因此我們認為,中美在阿根廷“達成共識”的可能性要大於“無法達成共識”。也就是說,阿根廷會晤有可能終結中美貿易戰。

但是,達成協議、終結貿易戰,僅僅意味着雙方在一個議題上暫時實現了新均衡,並不影響美國把中國當作全面戰略競爭對手的判斷。在某些方面,美國可能還會把中國當作對手乃至敵人。即使是投資、文化交流,美國也會對華收緊政策,並迫使中國市場進一步向美國“開放”。因此,接下來中美雙方將在新的議題上展開“冷纏鬥”,如網絡安全、海軍航行權利、外太空開發、知識產權,等等,而且會“一波方平,一波又起”。總之,中美之間將進入“競爭為主、合作為輔”的狀態,並有可能在某些問題(特別是台海問題)上陷入對抗。好在中美兩個核大國都無意因為某個問題(特別是台灣問題)而全面開戰,預計雙方將會採取適當措施管控分歧並防止衝突升級。東海、南海的情形與此相似,但這兩個地方在中國國家利益中的重要性顯然弱於台灣問題。

在“一帶一路”背景下,周邊外交成為中國外交的優先方向。中美之間適當的競爭將為中國周邊國家在中美之間奉行“大國平衡”政策提供空間,但這些國家並不希望中美之間關係惡化到需要它們二選一的程度。這將嚴重衝擊它們的經濟,並波及到安全等領域。

對中國來說,在從“有全球影響的地區大國”走向“全球性綜合大國”以實現中國夢的過程中,既需要提升硬實力,也需要提升軟實力,從而提升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力。就周邊國家而言,中國有必要爭取做到對它們的整體影響力超過美國。對奉行不結盟夥伴外交方針的中國來說,這意味着不但要強化與鄰國的經濟往來、讓它們搭乘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便車”,更要增加對它們的吸引力、減少它們的疑慮與防範意識,成為他們可以信賴的“仁厚兄長”。這對中國來說是個不小的考驗。對於大國來說,外交上“示強”比“示和”容易得多。但是,在守護國家核心利益的同時展示親和性,是中國成為“仁厚兄長”的必要環節。中國在做傳統大國方面有兩千多年的經驗,但在民族國家體系下如何扮演一個有地區與全球影響力的領導國,還有許多東西需要進一步學習,包括向美國學習如何管理與小國的關係,向周邊國家(特別是漢字圈國家)學習如何維護與發揚傳統文化。

博採眾長方能成其大。這既是與美國競爭的需要,更是大國的修為之道。過去40年,中國做得不錯,但仍有提升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