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羅亮 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中菲海上油氣聯合勘探和開發合作可期

2018-10-30
b.jpg

10月18日,中國-菲律賓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第三次會議在北京舉行。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孔鉉佑與菲律賓外交部副部長馬納羅分別率各自國防、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漁業、交通運輸、能源、海警等部門的代表與會。雙方就當前南海形勢及各自關切交換了意見。其中,在不影響兩國各自關於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立場的前提下探討海上油氣聯合勘探和開發合作尤其值得關注。

南海油氣聯合勘探與開發的實踐

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政府就通過談判、管控和解決南海有關爭議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倡議。其中,以油氣資源領域的共同開發最受關注。2004年9月,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和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簽署《南海部分海域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後又經中菲雙方同意越南加入進來,中國、菲律賓、越南三國國家石油公司於2005年3月簽署《南海協議區三方聯合海洋地震工作協議》,商定在未來三年協議期內研究評估面積約14.3萬平方公裏海域區域內的石油資源狀況。因此,南海三方聯合海洋地震工作通常被譽為南海油氣資源領域共同開發的典範。同時中菲還在200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菲律賓共和國聯合聲明》文本中表述,“雙方同意,可以探討將下一階段的三方合作提升到更高水平,以加強本地區建立互信的良好勢頭”。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三方在南海油氣資源領域內的“試水”取得階段性成果後再未能繼續。

汶萊是否被彎道超車了?

2013年4月5日,汶萊哈桑納爾蘇丹訪華,兩國發表的《聯合聲明》支持兩國有關企業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共同勘探和開採海上油氣資源。哈桑納爾蘇丹還前往中國海洋石油公司參觀。同年10月11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汶萊進行訪問,兩國發表的《聯合聲明》再次對雙方在能源領域、特別是對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與汶萊國家石油公司簽署關於成立合營公司的協議表示歡迎。2014年5月,以汶萊中海油服合資有限公司完成企業註冊手續為標誌,中國與汶萊在油氣開採領域的合作正式啟動。該公司由中海油田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海油服”)與汶萊國家石油服務公司共同出資成立,是中海油服的首家境外投資企業,計劃將為汶萊Champion油田建造六座新平台,包括四座井口平台、一座鑽井平台和一座天然氣壓縮平台。四年時間,中國與汶萊在南海油氣資源領域的合作並無實質性進展和明顯突破,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歸咎於兩個方面:一是國際油價市場走勢低迷,油氣企業持續推動共同開發的意願不強;二是汶萊長期以來希望打破經濟過分依賴能源的單一格局,能源產業部門更換高官後,有關政策並不能得以延續。

中菲海上油氣聯合勘探和開發合作可期

菲律賓杜特爾特總統執政以來,中菲關係實現了歷史性轉圜,兩國關係步入健康發展的“快車道”。今年8月29日,菲方最大軍艦擱淺南沙半月礁,但在短期內得以有效解決,並未影響中菲兩國合作友好的大局,這既彰顯了中菲關係高度的政治互信,也表明了中菲雙方有智慧有能力應對和管控南海危機,致力於共同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

2017年5月確立的中國-菲律賓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為中菲雙方管控分歧,聚焦共同開發奠定了重要機制化安排。中菲在南海的共同開發一直被寄予厚望,也符合兩國最佳利益。在中菲關係健康穩步發展之際,中國-菲律賓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機制第三次會議順利召開,有力助推了海上油氣聯合勘探和開發合作的進程。與此同時,據《菲律賓世界日報》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11月對菲律賓進行國事訪問。按照慣例,中菲之間將簽署一系列合作協議以作為訪問取得的豐碩成果,屆時中菲海上油氣聯合勘探和開發協議有望簽署。

此外,根據東盟安排,菲律賓已接替新加坡於2018年至2021年擔任中國-東盟關係協調國,在中菲關係不斷“提升”階段,菲律賓作為協調國,將有利於進一步推動繼續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OC),為積極有序推進“南海行為準則”(COC)磋商創造良好的氛圍和政治環境。事實證明,中菲關係已進入近幾年來最好時期,這既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時代發展潮流和地區各國的共同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