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相互依賴關係下的貿易戰

2018-10-02
6.gif

在人際關係中,相互依賴永遠沒有好結果,而從美國與中國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判斷,經濟關係也是如此。

2014年我出版了一本有關美中經濟關係相互依賴的書,我可能是最先承認這一點的人:把人類心理學知識用於評估國家的經濟行為,這是一種開拓。隨着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陷入危險的泥沼,其中的相似性令人驚訝,它的預後也更令人信服。

用最基本的術語來說,相互依賴發生於雙方關係處在一種極端的狀況下,即兩個合夥夥伴從對方索取的東西超過了向自己內在實力的索取。這不算是一種穩定的狀況。隨着合作夥伴的回饋變得日益重要,依賴程度會越來越深,結果就是自信心逐漸減弱。這種關係變得極其被動且令人充滿焦慮,緊張也不斷加劇。屢試不爽的是,當一個夥伴忍受到極限,開始尋找新的生計來源,另一方會感到被蔑視,並由此沉溺於否定和指責,最終懷着報復性衝動而出手還擊。

多年來,美中經濟相互依賴的狀況一直十分引人注目。在經歷過毛澤東“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的屢次動蕩後,上世紀70年代後期處在崩潰邊緣的中國很快轉向了美國,在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政策下尋求外部支持。與此同時,70年代後期陷入滯脹的美國也渴望尋找新的增長方案,而廉價的中國進口商品對收入有限的美國消費者來說簡直是解藥。

而且,美國還開始隨意取用中國龐大的剩餘儲蓄。對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儲蓄赤字國來說,這是一個簡單方便的解決方案。自然而然地,這種雙向依賴發展成了一種看似幸福的基於利害關係的聯姻。

可嘆的是,這並不是充滿愛意的關係。中國在19世紀鴉片戰爭後經歷的所謂百年屈辱,美國在評估中國這類社會主義國家的意識形態威脅時的固步自封,這些根深蒂固的偏見和怨念使長期以來的互不信任得以延續,也為當前的衝突打下基礎。正如人類的相互依賴病狀所預告的,雙方最終會分道揚鑣。

中國率先擁抱了變革,它通過把增長模式從外部需求轉向內部需求,從出口投資轉向私人消費,努力爭取實現經濟的再平衡。中國的進展情況複雜,但它從儲蓄過剩變成了吸收存款,從這一點來看,結果已經沒有懸念。在2008年達到52.3%的峰值後,中國的國內儲蓄率已經下降了大約七個百分點。隨着中國強化其一向不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鼓勵中國家庭減少預防性儲蓄,中國的儲蓄率還會不斷下降。

同時,日益數字化(無現金)的經濟下電子商務的爆炸式增長為中國新興中產消費者提供了強大的平台。按照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百年願景,從引進轉向自主創新是中國長期戰略的核心,既要避開“中等收入陷阱”,也為了到2050年實現大國地位。

與人類的相互依賴病狀一致的是,中國的轉變已經成為讓美國越來越感到不適的源頭。對於中國儲蓄上的變化,美國很難高興的起來。去年不合時宜地實行減稅之後,美國的儲蓄不足如今更加惡化,所以只能越來越依賴中國這樣的儲蓄過剩國來填補虧空。而中國變成了需要吸收存款,這就使選擇的餘地縮小了。

此外,雖然依大多數標準來說,中國新出現的消費驅動增長態勢令人印象深刻,但有限的市場准入限制了美國企業,使其無法佔領它們所認為的這一潛在富礦中的公平市場份額。當然,對於這種面向創新的轉變有巨大的爭議,這也許恰恰是當前關稅戰的核心。

無論是什麼淵源,相互依賴的衝突階段現在都已經到來。中國正在發生變化,至少它在嘗試這麼做,而美國卻沒有。美國仍然固守一個有多邊巨額貿易逆差的儲蓄赤字國的陳腐意識,它需要隨意提取全球的過剩儲蓄,來支持經濟的增長。從相互依賴的角度看,如今美國是覺得被以往順從自己的合作夥伴輕視了,因此它不出所料地開始出手還擊。

這就引出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美中貿易衝突將以和平解決的方式收場,還是雙方最終會慘烈地分手?人類行為的教訓也許能為我們提供答案。兩國都必須集中精力,從內部重建本國經濟實力,而不是用責備、蔑視和不信任來回應對方。這就要求雙方不僅在貿易方面,而且要在兩國所採取的核心經濟戰略方面作出妥協。

迄今為止,創新上的兩難處境是最具爭議的問題。在相互依賴的衝突階段,它被視為一場零和鬥爭,美國所指控的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完全被特朗普政府描繪成了對美國經濟前途的生死威脅。但作為相互依賴的經典癥狀,這些擔憂其實是過慮了。

對於任何國家來說,創新的確是持續繁榮的命脈。但沒有必要把它描述成一場零和鬥爭。中國需要從引進轉向自主創新,以避免中等收入陷阱這個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絆腳石。美國則需要再度關注創新,以克服另一場令人擔憂的、可能導致破壞性停滯的生產力放緩。

這也許是相互依賴關係中貿易衝突的底線。為了達到自身目的,按相互依賴的術語說就是為了實現個人的成長,美國和中國都需要創新驅動的經濟。把相互依賴的零和衝突轉變為互利互存的正和關係,是在事態變得無比糟糕之前結束這場經濟戰爭的唯一方法。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The Trade Wars of Codependency”(2018)